繁體
简体


陳納德與飛虎隊

史直

 


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
LIFE, Aug 10, 1942)

  1958年,陳納德(Claire Lee Chennault)患肺癌逝世,享年六十八歲,下葬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是日參加葬禮人數約達五千,倘與他在日皇宣佈投降前一個月於重慶市接受百萬民眾夾道歡呼那場面相比,不免過分遜色。
  抗戰時期,美國志願軍飛虎隊(Flying Tigers)的功績本是家喻戶曉的。中國政府為表揚陳納德自1937年來華服務,美政府任命第十四航空隊長直到卸任為止,共滿八年,特頒給青天白日的勛章。陳納德是中國有史以來唯一獲此殊榮的外籍人士。他一生又獲英空軍紀念章,美空軍飛行章和十字章,海軍紀念章,印,緬,中國地區美陸軍部的橡葉章。逝世前美總統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頒令追加一級,升為三星中將,用以表揚其戰時功續。
  陳納德的父系祖先是法國移民,定居南方,參加過獨立戰爭。他的外公是美國南北戰爭時南軍總司令李將軍(Robert E. Lee)的親兄弟,所以在傳統和血液中即有果敢和英武精神。
  陳納德於十六歲時計劃投考西點軍校或海軍官校,俱未成功,遂考入路易西安納州大(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的陸軍士官系,讀三年級加讀教育系,完成學業,陳納德繼入軍官訓練營,習氣象,通訊,飛行訓練,地勤,保養及修理,奉派不同空軍基地,在夏威夷卒晉升第十九戰鬥機隊長,是年僅三十歲。那時,日本佔據青島和侵佔膠濟鐵路沿線權益。中國的國難加深,激起五四運動(1917)。夏威夷等於美國在太平洋的前哨,日本的軍國主義為陳納德所洞悉,多次發表言論,可惜無動於美國朝野。
  陳納德時常參加各州的飛行競技和傘兵表演,一度為蘇俄軍事代表團所賞識,許以四倍駐夏威夷隊長的薪俸,並以上校官階為餌,請他擔任該國空軍教練,但他未為利誘所動。
  九一八事變(1931),日軍進佔東北,同年,中國在杭州設航空學校,次年閩變,凡外籍教官不肯參加攻擊叛軍的,一律令其返國。1934年,意政府助設空軍洛陽分校並在南昌設飛機裝配廠,卻不料後來意籍教官密通日本。1937年,陳納德應中國邀請,辭去美國空軍職務,時為少校年四十四歲。


陳納德與蔣介石夫婦

  陳納德的首要任務是協調在中國不同國籍教官的工作,檢視各種正在使用的飛機,建立京,滬,杭三角地區的防衛網。蘆溝橋事變,上海有八一三之戰,陳納德受命空軍指揮。當時中國僅有不同機種九十多架。他選出數架可供俯衝而速度快的合力來炸正在黃浦江上的日本旗艦“出雲”,予以重傷下沉。消息振奮了全國人心。八月十五日,日機炸南京,陳納德見轟炸機群沒有戰鬥機護航,是為弱點,他着每三架為一組,專找日機一架猛打,上,下及殿後各一為組,窮追不捨取油箱和引擎為目標,直到打落為止,結果劉粹剛,高志航等第一次出勤即打落日機三架,中國空軍五天內打落敵機五十四架,中國方面人,機亦多傷亡。劉,高二位成為抗日初期的空軍英雄,一時婦孺皆知。
  日本吃了大虧,照會美國召回陳納德和他的助手。美國駐上海領事武裝了一些美國僑民企圖綁架陳納德返國。陳獲悉後到他處躲避,並公開發表社論於中,美兩國報紙,抨擊日本政府和上海美領事的非法行動,並作嚴正聲明:等到日本被逐出中國後,他自然會愉快地離開。
  作戰不到四個月,中國所有的“雜牌”意,德,美,法等國製飛機損毀慘重,可供作戰的所餘無幾。第二年春天,武漢保衛戰時,陳仍任指揮,但無威力可發。那時,蘇聯援助的飛機和駕駛員到達,開始協助空戰。陳納德與中國當局開始查知:蘇聯無非旨在訓練作戰駕駛技術,比較日,蘇戰機的性能與本身子彈的發射力,並無誠意援華。蘇聯製戰機繼續在中國戰場上使用,並能取得供應,直到1939年德,蘇交惡為止,蘇製戰機性能較遜於日本零式。
  美國基於中立法案,禁止本身介入國際戰爭,但交戰國仍可使用現款購買所需的商品。日本的外匯充裕,繼續購買美國的石油和廢鐵。美國對於中國的呼籲置若罔聞,取隔岸觀火的心態,無異間接幫助了中國的敵人。
  另方面,中國外匯告枯,不得不將白銀作為抵押或出售,但只准穩定在美國的外匯基金,不准購買軍火。後來的美麥借款和桐油抵押都是純商業性的,後來又有錫,鎢等。美國深信這一切交易有助於自己的工業,並能幫助中國來禦外侮。上海商業銀行的主持人陳光甫在美國各地奔走一年多,只獲得借款四千五百萬,而中國所希望的是四億,那時中國抗戰已進入第三年,死亡兩千萬以上,美國政府似乎無動於衷。
  1940年,英,法兩國在遠東的殖民地受到威脅,美國始對日禁運廢鐵和航空汽油,並准予中國購買P40戰機。
  早在華北及武漢保衛戰告一段落後,陳納德到昆明設空軍學校。創校的次年,陳納德返美,組成援華志願隊。此時,歐戰吃緊,美國許多志士都去加拿大報名前往英國去助戰,肯幫助中國的為數甚少,而經費及購買戰鬥機的代價全憑陳納德一人來籌措。性能好的戰機既被英國訂購一空,餘下水冷式速度較差的P40型僅可升高一萬八千尺,但橫行中國上空的三菱零式轟戰兩用機速度較快,能升高兩萬六千尺,故P40型並非零式的對手。倘將後來空戰的實力相比,中國居於二十比一的劣勢。
  自華中保衛戰結束後,日本以平均每天以百架飛機的威力來空襲中國後方城市,包括予重慶六個月的“疲勞轟炸”。
  陳納德僕僕於中,美及昆明,緬甸間。

  緬甸是當時中國唯一對外的通路,在該地訓練志願軍和中國空軍便於取得汽油的供應。唯因美,日兩國還未在交戰中,英國駐緬當局給陳納德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和限制。訓練期間,因病或不合格的二十餘名志願軍先後返國,同時撞毀的P40機及不堪重修的有十數架。由此可見訓練工作進行之艱苦。
  P40戰機開始投入中國戰場,志願軍和中國空軍健兒並肩作戰,支援各地失利退卻中的部隊,有利於減少軍民的傷亡。志願隊分為三個戰鬥中隊,兩隊駐昆明。
  那時戰區的人民,凡見到側面有青天白日徽和機頭漆有鯊齒的P40戰機飛過,無不驚喜歡呼,一時成為抗戰必勝的象徵和確據。


機頭漆有鯊齒的飛虎隊P-40戰機

  日本偷襲珍珠港,香港陷落,日艦進迫馬來亞。緬甸英駐軍司令請陳納德將志願軍全部駐緬甸,陳不肯,只留一中隊保衛仰光和滇緬公路。
  P40型的引擎是水冷式,機身重,因此有俯衝快速的優點,陳納德對敵機的戰術是不作正面攻擊,升高一萬尺以上等待,狀似餓鷹捕食,凌空而下,三架對一,除非打落敵機,絕不干休。
  太平洋戰始,美國予中國五億貸款。
  1941年十二月,日機空襲昆明,飛虎隊升空迎戰,旗開得勝,一小時內打落敵機九架,餘一架倉皇而逃。
  三天後,日機集中主力襲仰光,每次約百餘,是佔領緬甸的前奏,志願軍迎戰,三週間打落敵機79架。志願隊在昆明和仰光上空,一個月內毀敵機88架。輝煌紀錄震撼世界。贏得“飛虎隊”英名。
  飛虎隊的勝利戰果是一比十四,當時英國對德國的空中紀錄僅為一比四。
  仰光終於陷落,中國對外的通路殆危。


二戰時期日軍侵佔地(紅區),緬甸(Burma)於1942年陷落

  P40戰機的改良型運到,又獲地勤人員和駕駛員,一時達二百五十名,加上新添B25型輕轟炸機,飛虎隊在華中,華南戰線及保衛後方的上空發揮了極大威力,直到歸併美軍二十三大隊為止。七個月間,飛虎隊付出了重大代價,陸上被毀61架,被打落12架,壯烈成仁二十三名,跳傘被俘三名。戰果為:落敵機299架,傷敵152架。
  美國派出史迪威(Joseph W. Stilwell)到中國來,他的職務和名銜是:駐華美軍代表,盟軍緬甸戰區總司令,租借物資的管理人,在華美軍的總指揮,中國戰區的參謀長。
  史迪威態度傲慢,欲置中國軍隊於他管理之下,故與蔣介石衝突屢屢。他也看不起陳納德和飛虎隊。誠然,志願軍的素質和訓練遠不及正規空軍只在料中。他甚至認為這個飛虎隊僅可發揮空中阻嚇之功而無助於收復失地。因此在飛虎隊被迫編入第二十三大隊後,恨忿中的隊員數十名請辭返國。
  陳納德初受任二十三隊隊長不久,即升任美駐華空軍的副司令,自上校晉升少將,兼領第十四航空隊。中國新軍到印度受訓,於是產生了中美混合空軍團,接收新來的飛機,在成都和加爾各答(Calcutta)築機場以備B29型超空中堡壘攻擊東北和日本本土。

  珍珠港事變,美投入太平洋戰爭後,陳納德所需關於日本在海,空兩方面的活動和各地的氣象報告等有賴於太平洋海軍。美海軍部特派梅樂士(Milton E. Miles)上校前來,主要任務是在建立淪陷區的情報網,便於佈水雷於敵人海域,救助失事後的空軍人員等工作。中國方面派出戴笠與他成立中美合作所。
  梅樂士是美國情報方面的要員,他將史迪威大權獨攬,取一呼百諾的姿態,輕視陳納德和中國政府的種種事實經過,認為長此足以損害整個戰局,具文上告美國軍部。史迪威為之氣結。
  在此應加說明:軍部即陸軍部。海軍部與軍部同,各自獨立。戰後,在1947年始成立三軍總部,1949年改稱國防部。
  陳納德受任第十四航空隊長直到請辭,共滿三年,指揮作戰的地區南及仰光,海防,東至香港,台灣,北達鄂北,湘西後期及鞍山,日本,飛機少,給養缺,但戰區廣大。其間整個投向敵人的炸彈竟不及歐洲方面盟軍轟炸機柏林(Berlin)和重工業魯爾區(Ruhr Area)一天的噸數。第十四航空隊顯然已淪為第二,三流的空軍。一位是以整個戰局的得失為念,另一位是處處在展示高官的威風。史迪威又動輒以扣留美援物資和美軍可隨時退出中國戰場要脅,作為推行他自己主張的資本。中國政府難予長期忍受,遂正式照會美國政府召回史迪威,其職改由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繼任。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一向同情陳納德,此點堪以記述。
  史迪威被解職,遂老羞成怒向軍部告狀:陳納德在兩年間不忠職守,不服命令。陳納德廣搜證據和證人準備在軍法會議中答辯並反訴,魏德邁勸他忍耐,事態未曾擴大或為魏德邁的一功。
  在陳納德擘劃及指揮下,自1942年四月至1944年九月,兩年半之間,第十四航空隊所獲的赫赫戰果如下:擊落敵機1023架,予重創516架,自己損失105架,支援陸戰時炸毀地上敵機357架,掃射敵軍約二萬四千人。海上炸沉大小艦船317艘,重創206艘。後期(自1944年九月到勝利)十個月中的戰果缺如。
  1945年四月,羅斯福遽逝,參謀長馬歇爾(George Marshall)與史迪威的私交甚篤,軍部中蘊釀着一股不利於陳納德的暗流。陳納德勞碌過甚,嚴重危害了健康,多次入醫院,同年六月,歐戰結束,美國陷沖繩,海軍進逼日本,日夜施轟炸,勝利在望。
  陳納德功成思退,請辭本兼各職照准,可能他正在返國途中,日皇宣告投降。
  九月二日盟軍代表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在東京灣密蘇里號(USS Missouri BB-63)戰艦上接受日本投降。附近有美,英各式艦船380艘相陪。中國代表徐永昌領先登艦,繼有英,蘇,澳,荷的代表。
  麥克阿瑟元帥環視左右及前面問:陳納德將軍呢?
  一個人或一個國家有其光明的一面,但也有陰暗的一面。著文論史,若只寫中國軍民和其政府陰暗的一面,不但有失公允,且必顯示著書人的偏見和人格卑鄙。史迪威在戰後寫書一本,一時洛陽紙貴。多年後,我曾借閱,為之氣忿,不欲卒讀。
  戰後杜魯門(Harry S. Truman)和國務卿馬歇爾甚至許多美國人俱被該書所影響。
  1946年春,即勝利後第二年,陳納德抵上海,針對中國當時的需要,將救濟物資輸送到內地各區,遂組成民航公司CAT。當時就山東各地而論,物資集中青島機場,採用雙推進槳小型運輸機,名Curtiss Queen駕駛悉由前飛虎隊員擔任。凡無飛機場之地,只要有平坦草地一大片,落地後邊跑即將物資推下,即時起飛,旋空,落地再推,直到完成任務,真是無遠弗屆,無難不克。我因公務,時常進入機場,親見飛機上貨,與地勤人員談話有所得,因此所寫絕非子虛。
  1948年,陳納德與中央社記者兼作家陳香梅結婚。英雄才女,中,美聯姻,一時傳為佳話。


1958年,陳納德患肺癌逝世,享年六十八歲,
下葬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

  附記:路易西安納首府Baton Rouge海軍博物館陳納德將軍紀念中心之紀念品的充實,有賴於東北出生清華卒業生王德碩。王君在抗日戰爭時期任職新一軍,服役緬甸,親見飛虎隊之勳蹟。戰後王君以中校銜退役,卒業普渡及路州州大,任職路州政府工程師,致力路州首府與台中結為姊妹城的工作。晚年,並為陳納德銅像在台北塑造由中華民國政府贈予的事奔走五年,終底於成,在1976年雙十節日將銅像樹立於路州大學的軍事學院門前。不幸王君辛勞過度,在1990年紀念中心工作時,患腦溢血倒下而逝,享年七十四歲。追悼會之日,中美人士約二百人參加,海軍鳴砲一響,三空軍戰機衝向太空,以示敬意。

本文參考:
1. Nathaniel Peffer: The Far East
2. 陳香梅:Chennault and the Flying Tigers
3. 吳相湘:第二次中日戰爭史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4.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4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