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世界第一家

于中旻

 

  美國沒有皇帝,既然大家都是人民,總統的家庭也自然就成為“第一家庭”。不過,這不是說,各方面都是第一;有時還跟理想相差頗遠。
  如果說“第一家”是個牧師的家庭,大概還少人聽說過。
至於說“世界第一家”,許多人會茫然不知所對。

  離開牧會工作已經十七年了,退休放下中國信徒佈道會的總幹事,又是好幾年;已經是孔子獲麟之年,七十三歲高齡的鄭果牧師,又再任牧師。牧師就是牧師。自然不應該掛名遙領。老牧師再牧會並不希奇;牧師到老不牧會,才是希奇。但希奇的是,鄭牧師如何能夠去山景城(Mountain View)牧會?他家居帕城(Petaluma),到山景城路途迢遙近百哩。老人家就是在年輕時候,也並不是聖經中捷足善跑的亞撒黑。何況就算他是先知以利亞,也不是多次由北國以色列,多次作往返何烈山的長跑。那麼,鄭牧師如何每週去到那裏按時分糧?
  有一次,跟鄭牧師一起坐下來,問起了這個問題。
  鄭牧師說:“你知道,我不會駕汽車,也沒有汽車。十年前,我們全家沒有一部車,現在我們一家有二十五部車;五名兒女結婚後成為十人,他們在中國都生了孩子,這些孫子孫女都在美國讀大學,各都有車,也都能開車。這樣,問題來了:不是沒有車的問題,而是車太多的問題。他們都爭着駕車接送我們老人家。因此,我排定名單,每週一人接,一人送,並且首選兒女五人作首批司機。”
  鄭牧師說來那麼平淡,沒有炫誇“發達福音”的意思。這個我知道。我也知道,他的車隊並不是全新的RR。但我卻覺得,這個故事極不平凡。實在的,我立即意識到是“世界第一家”。(“世”的意思是世代相續,“界”的意思是上下四方;合起來是是說古今的存在。)這樣的說法,是否太誇大了些?
  完全不是!我相信過去不曾有過,因為過去歷史中找不到汽車;現在汽車自然是有了,更大的車隊也多的是,但沒有一家肯如此使用汽車,更何況要有人,有車,有心,才可以作得到;因此,就所知,現在也沒有別家。更重要的,這不是說物質的豐富;而是說,鄭家全家信主,以服事他們的父親祖父為事奉神,在主的愛裏孝敬長輩,在現今的工商業社會極之難能可貴,稱之為“第一家”並無過譽不實。當然,我很希望看到第二家,第三家。
  這是多麼榮耀主的見證!如果有人妄指基督教不顧倫理,希望他能指出更好的典型模楷。

神叫孤獨的有家

  初見鄭牧師,是在二十多年前,在新加坡。那時,他是菲律賓靈惠堂的主任牧師,是華人教會的“差傳先生”。他是孤身一人在那裏工作。
  二十世紀的中葉,是中國歷史上的大動亂時代。受到最嚴重摧折的是家庭維繫。一家人星散,難民難軍逃到海外的,會方便的說得到“神的啟示”,妻子已死亡,重行婚娶,不幸的是後來發現妻子仍然活着;留在國內的,經過了肅,反,和運動,連番折磨,有的被強迫離婚,跟丈夫“劃清界線”,真是各種亂世怪現狀都有。
  生逢其時的鄭果,在1949年去福州讀神學院。那時,他年近三十,已經結婚並生兒育女了。到了1951年,申請出國到香港繼續讀神學;其餘的家人,未得到批准離國。
  一個人,只有一元港幣,鄭果進入了香港。但他有天上的父供應看顧。
  1954年,神學院畢業了。鄭牧師被留在母院教書,並受邀在各教會講道。1959年,應聘到菲律賓牧會。鄭牧師說:

我想,若是妻子能來菲與我同工,那是何等美好;我便為此向主禱告,求主成全。主藉聖經給我話語:“神叫孤獨的有家,使被囚的出來享福。”(詩篇68:6)當時有人問我:“你有沒有把握申請家人出來?”我便在講道或與人交談時都大膽的說:“神必定帶領我的家人出來,與我團聚。”

異床同夢三十年

  信心,希望,總要經過考驗,經歷了多少的艱苦,嘗受了多少的悲傷。三十年,真是一條漫長的路。
  1980年元月三十日,鄭夫人在香港機場,投入了等候已久的丈夫懷中。等候,等候,多久的等候呀!是神的恩典,使他們有這重逢的喜樂。
  這只是先嘗初熟的果子。以後陸續的有更多的家人出來。


鄭果牧師與夫人攝於美國加洲寓所外

  鄭果在離國時,留下的是妻子和五個稚齡的兒女;兒女仍然是五個,幸喜沒有減少,當然,如果加多了也不好。兒女也都生兒育女。1980年開始移來,到1984年,來美的大家庭,共是二十七人!(一名傳道人收入有限,只能分批申請;先來的到達後安頓就業,再申請第二批,現在俱各就業就學。)
  1983年,我們訪墨西哥歸來,經過加州,承鄭牧師約往府上午餐,見到了鄭夫人,他們有的兒孫還暫時住在“祖宅”。據鄭牧師說,一度曾是一枝一室,三房住在那裏。
  信實的神果然使孤獨的有家了。不但有家,而是如此興盛的家,蒙福的家。

被囚的出來享福

  留在中國大陸,擔當師母任務。在過去的年代,並不是值得羡慕的工作,甚至是最艱辛的工作,但卻是最重要,最有價值的工作。
  不明不白的給扣上了“美國特務”的帽子,證據呢?講證據就太落伍了,“牧師”的名銜就是罪證,家屬需要間接背十字架,受相當嚴厲的迫害。他們曾被下放到農村耕田(是以人代畜力的耕田);在“文革”十年動亂中,更是遭受苦難:鄭師母及長子,次子,都被鬥爭過,被毆打,有的還曾被監禁。雖然,舊的創傷有時候還會疼痛,還有記憶的創痕。但是,感謝主的恩典,他們都出來了,長大了。
  他們全家都出來了。是從無神論中出來,接受了基督;是從謊言文化中出來,進入了真理。本來被迫分散的家庭,不是適合兒女成長的環境。但那位作缺席家長的父親,天天為子孫提名禱告;作母親的則在艱難之中,用各種方法,把主耶穌介紹給他們,使他們聽受生命之道的種子。所以來美國之後,渠成水到,兒孫們分別在三個教會受水禮歸於基督,並皆參與教會事奉。“出來享福”,在物質意義上說,也許還彀不上大安福尊榮的水平;但他們得到了永生的福分,也照神應許祂僕人亞伯拉罕後裔的話,使別人得福。

  這一家的故事,似乎是大時代洪流中的一個小泡沫,在歷史紀錄中,能讀得到這故事的機會不大。但歷史中有過這樣的故事嗎?這是得勝的紀錄,在天上會被記念,比名將的征戰更可夸耀。也許,看來這不過是他們各照自己的本分,作平常該作的事;這正是“倫”“常”的意義啊!現在,不正常的事太多了,正常的人和事才更顯得寶貴。這是我所知道的世界第一家,絕不希望這是唯一的一家。盼望讀者效法這蒙福的典範。

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甚麼德行,若有甚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記念。你們…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立比書4:8,9)

(1993年)

補記:

又過了十年。昨天跟鄭牧師談話,他們四代的家庭,人口已經增加到四十八人,包括結婚和新生的;去年一年內,就添丁四人,因為歲值申猴,祖父說是增加了四隻猴子。汽車呢?現在共擁有三十五部。我說:如果都買新車,編號CHENG字 1至35,該是多麼好的見證!(誰樂助其成?)

無論如何,鄭牧師不必為交通工具發愁。
(附照片中,有少數成員不在其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