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蘇堤秋韻

湮瀅

 

  我多次尋訪的蘇堤,皆為早春時節,堤旁只能看到一片映眼的桃花,柳條都是光禿禿的,只冒出一點點嫩芽,春風過處,也盪不起來,少了柳絲該有的風韻。這次是秋末走訪,湖中的荷花已謝,僅留下了一塘殘梗敗葉,但卻呈現了另一種淒清之美;是張大千最擅長寫的那種殘荷的風致;最適於潑墨揮灑的神韻。花卉中只有荷花開殘了還可以欣賞;哪一支支枯乾的蓬槁,與一片片殘敗的焦葉,為西湖寫下了另一道風景。
  蘇堤全仗着堤畔的那一抹楊柳,少了柳絲便會淹沒了西湖大部分的美,只有在微風中盪漾的柳絲,才能寫出十二分蘇堤的秋色。


蘇堤秋韻

  湖水不過是襯托柳絲的背景,西湖的迷人處,是水波縹緲的煙樹;西湖若少了柳絲便如同美人少了秀髮;只有擺盪在湖波中的千縷碧絲,才能突顯出西子的萬種風情。而在煙波與柳絲間,湖面的輕舟偶爾也會成為詩句中的一些逗點,讀起來更有節奏感;遙望對岸,一片迷濛的灩瀲碧波,如詩似夢…
  我獨坐在柳下的堤岸上,從思潮中刪掉了所有唐詩與宋詞的章句,只涵泳清澈的湖水;讓西風隨意為我寫一首絕句,讓秋波刻意為我填一闋“雨霖鈴”。
  出人意外的,在隱蔽的荷塘中,竟悄悄地伸出了一角紅樓,檯榭宛然入目,原來荷塘深處藏了一家“風荷御酒坊”;我在酒坊水榭旁邊,找了一個緊靠荷塘的座位,隨意點了幾碟小菜,配上殘荷更有韻味;而端上來的菜色,卻讓我驚艷;皮蛋豆腐能堆砌成白玉塔,那碟小黃瓜像是故宮中典藏的翡翠,連豆腐皮也能烹成朵朵的菱花,以菜色燴製成的彩畫,伴我消磨這堤畔的黃昏。
  忽憶蘇軾文集中有一味豆腐羹,但埋在思緒深處的卷軼中,一時無法端出,而眼前這碟“松花白玉塔”,卻已勝過了“樓外樓”的東坡肉。

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歲月沉香:小書齋作文習字敘。
台北:道聲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