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開門的爭論

亞谷

 

  有好些人聚集禱告…彼得不住的敲門。(使徒行傳12:12-15)

  逾越節前夕的深夜,傳來一陣陣的叩門聲。
  那是在耶路撒冷,馬可的樓房。外面的敲門聲雖然甚急,很像是彼得的性情。一名使女出來問:“是誰?”
  意外的回答:“我是彼得!”
  羅大非常驚喜,顧不得開門,連忙轉身急跑上樓,向大家報告好消息。
  沒有誰下去察看。沒有歡喜跳躍的慶祝。因為大家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於是先忙着展開一場辯論。

  有的人在推理是否可能:
  現在逾越節快到了。希律要討猶太人歡喜,才捕殺了我們的長老雅各;他沒有理由對彼得特別仁慈。所以,幾乎可以確定,不會是彼得。不開門為上策。

  有人先講神學的道理:
  會不會是彼得的天使?這個要深切的研究,考慮。耶穌說過:小孩子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父的面。(見馬太福音18:10)小孩子既然有天使護衛,我們使徒的老大哥彼得,豈不更應該多有幾名天使?所以是他的使者來敲門,只是要我們繼續儆醒禱告,如果天使要進來,自然可以隨時會進來,任憑他們吧!不必麻煩去開門了。

  也有人認為是品德的考驗:
  “不錯,我們是在為彼得禱告。但我們知道,主要信從這道的人,作殉道的見證。雅各已經光榮犧牲了。我們知道,彼得曾經臨難苟免;所以我們為他禱告,是求主幫助他,能夠有胸膛,站穩立場,有這次的機會,勇敢的作個殉道者!我們相信,主會照我們的心願成就。”

  又有人注重科學的證據:
  有人說:“敲門的聲音不會太大,在關着門窗的樓房裏,怎麼能保證清楚聽到?莫不是那使女羅大弄錯了?”
  的確,如果心中有希望的傾向,就會以為真的發生了。
  多馬說:“如果誰認為確實是彼得,有沒有問問他:當主耶穌領他出來的時候,他有沒有摸着主手上的釘痕,就可以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了。我們不會輕易上當的!”

  不過,還是倫理的優先:
  約翰說:“夜,這麼深了。逾越節前的時令,還只將入春,寒夜在外面久站,夜露滴溼,會很冷的,何況還偶然有細雨?我們應該有愛心,是友人,自然該先讓他進來,不必儘延長討論;即或是敵,也躲不過,為甚麼不讓人家進來?”

  不過,不能忽略現實的問題。
  馬可的母親馬利亞說:“馬可,你還是先從後門出去吧,等我們弄清楚到底外面是誰。”
  馬可說:“當去年耶穌被捕的時候,我作了孬種,不曾幫忙抵抗,趁黑暗逃跑在橄欖樹叢的陰影中。那是我畢生的恥辱啊!在馬可樓上聚會的事實,幾乎全城都知道;猶太人如果想充公外面的財產,他們該早就這樣作了。管他是誰!該來的必然要了,跑也跑不掉。我不怕,我自己去開門!”說着,他衝下了樓,並沒有放輕腳步。

  原來只要開了門,就可以明白是怎麼回事。
  是道地的彼得站在那裏。馬可請他進來,向大家說明:他如何被關在深監裏面,被鐵鍊捆綁,有羅馬兵丁嚴密看守。忽然,暗夜裏發光,主差遣天使,解脫鎖鍊,領他出監牢,使他得以自由。這樣,教會大得安慰,感謝讚美主,敞開門出去,到處傳揚福音。

  主耶穌升天後,門徒遵從主的命令,往各處傳揚真道。在第一世紀還未完,就傳遍到當時所知人住的地方。
  約在漢明帝永平七年(主後64年),福音的信息,從波斯傳到古老的中國。有神蹟奇事隨着。皇帝夢見金人,從西方來,要內臣尋訪異象的來源。一時絲路上似乎開啟了光明的門,引向偉大的帝都洛陽。
  不過,教會遲疑了。甚麼“金像”?好像是巴比倫王的偶像吧?不可能是從神來的啟示。
  次年(主後65年),漢朝使者蔡愔的旅隊,橫越大漠,走上西域的道路。又過了一年,蔡愔帶回了佛僧。中國的大門,緩緩的關上了。

  唐貞觀九年(主後635年),聶斯託利(在中國稱為景教)主教阿羅本(Alopen),齎聖經和“聖像”,遠道自波斯到了大唐的京都長安。
  這一次,皇宮的大門也敞開了。皇帝特派宰相房玄齡,出郊外禮迎,榮封阿羅本為“鎮國大法主”,像是大祭司崇高的職位。
  在皇帝支持之下,御用的宗教興盛起來;寺滿域內,民納景福。信眾增多了。在平“安史之亂”的軍事行動中,景教徒也積極參與。只是景教的教職人員,只致力於培養宮廷關係,缺乏基層群眾,更忽略了文字事工。二百年的時光,靜靜的流逝了。景教借用了大批的佛道語詞,連一本可讀可誦的譯經也沒有留下。這一次,不僅門關上了,廟堂也弭為平地。

  元朝的成吉思汗(1155-1227),英武蓋世,開疆拓土。他為兒子塔里,娶了克烈部族信奉景教的公主為妻,就是元世祖忽必烈(1215-1294)的母親。那時的基督教稱為“也可利溫”教。
  威烈一世的忽必烈汗時,意大利商人麥浮孛羅和倪可孛羅(馬可孛羅之父)來覲見,忽必烈要他們向教皇貴歌利十世傳達,要求派一百名明道深思的宣教士,來教導中國人民。結果是只三名教士來華。
  忽必烈又對馬可孛羅說:“四族不同的人民,分別信奉四位先知:基督,謨罕默德,摩西和佛陀。我同時尊崇敬奉四者,向他們禱告,看哪一位最高明的,能夠給我幫助。”1289年,特設官署,掌理基督教事務。
  約在1333年,揚州,杭州等各文化中心,設有教堂,有一座教堂且在皇宮附近,信徒共約六千餘人。
  但幾年幾代之後,廣大的蒙古帝國,成了喇嘛僧的天下,不久,也就趨向沒落。

  復活的主耶穌,是“那聖潔,真實,拿着大衛的鑰匙,開了就沒有人能關,關了就沒有人能開的”(啟示錄3:7)。
  在人看來,是關閉的門;但祂能夠打開銅門,砍斷鐵閂。
  使徒保羅在以弗所,遭受強烈的反對,似乎福音的門是關閉了。但那信心堅定的使徒說:“但我要仍舊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節,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哥林多後書16:8,9)
  人的反對,並不是門關了,正是敞開的門的明證。如果門關了,就沒有反對了。正是門敞開,反對才多,因為福音的光就是不受黑暗歡迎的;不過,工作的功效也多。感謝主!
  只要你敞開心門,就可以知道主奇妙的工作。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