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感恩節無恩可感

余卓雄

 


遠眺派克山峰(Pikes Peak

  某年秋年我曾被邀請到科羅拉多州去主持一個佈道會。那處海拔六千尺,崇山峻嶺,呼吸也較困難。夜來溫度降到十五度,早上醒來,窗外一片白雪。沒有看見雪有十多年,心情有點孩子氣般的激動。大地如銀,雪的確是美的。當我離開三藩市時還是七十度,身上衣服單薄,也願冒冷到外面去抓起一把雪花,不久便在掌上融化。我才驚起:“夏天真的已經離開!”

  科羅拉多的郊野風景素以豪放著名。你不需要到別處去找尋上帝,你可以在自然界中體會到造物主的偉大。在我作客的屋後,和一萬四千尺的派克山峰 (Pikes Peak)只在伸手之間。有一天我乘坐纜車直下離地面一千尺的深淵,裏面寒冷無比,萬年化石,有若鬼斧神工,又是另有氣魄。

  回程公路上,樹木全被金黃色葉子裝飾,表現勇敢高貴。一路有成群結隊的獵人,載着勝利品,諸如山羊和鹿。秋色處處,不禁想起秋天又是感恩的季節。

  我告訴你們這些景象,乃因上帝不斷藉着四時顯現。祂不竭工作,表明了祂是活的,是永恆的,祂在掌理宇宙。每一個季節的變換,恰到好處,意義奧妙。安靜的人會開始思想自然定律,看見上帝穿着不同顏色的華服,在我們之中行走。

  十七世紀科學家牛頓發現地心吸力以後,他說:“我雖不知道我為何出生,但我一生好像一個兒童在海灘遊耍,驚異貝殼的構成和泡沫的破滅。宇宙如無盡的海洋,等候人去探討彼岸的真理。”牛頓深信上帝的存在,為哲學家稱“設計辯證論”。我想只有愚人才會匆匆下定論,說天地是偶然演變而成。誠然適者生存,進化顯而易見。但萬物總應有個起頭,看四季神奇來去,非有永恆的主宰操縱不可。

  讓我們在夏天的夜晚仰觀星辰奔馳太空吧。又在四月的早晨到園裏去欣賞百合花的盛放,聽它告訴我們復活的訊息。你有沒有把疲倦的手放在小溪去的經驗?水多麼溫柔!或是拾起岸旁的一顆小石,它可能已放在那裏有千百年了。人,七八十年,算得甚麼?

  無怪乎詩人大衛在舊約詩篇讚美道:“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耶和華啊!我的盤石,我的救贖主。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裏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悅納。”

  在我們所住的大都市,高樓大廈遮蓋了太陽的溫暖,文明社會的人很難領略到自然的靈感。當然上帝的影像漸漸模糊不見了,有人強辯光是從電燈泡裏來的。

  然而上帝是在農村的。祂行走在林木之間,以高山為祂居所的屏障,以江河為洗濯的地方,水流不絕,甚麼是生命真諦呢?就是自然,上帝和人的聯合。

  上帝給我們自然生產五穀,自然為了我們的勞動而生存誇耀,人不能離開自然而生存,這也是上帝為甚麼創造人,為的是叫我們善用全地。農耕時代的百姓比現代城市家庭對上帝更接近更感激,因為他們靠天生活。第一次感恩節在美洲,從而開始。

  我對四季十分敏感,因為僅是一個季節是不夠的,不完全的。春天是開始,是希望,象徵罪人可以悔改來歸。夏天是工作,是活力,是人類力量的最高表現。秋天是成熟,是收穫,是感恩,每天勤勞者可得着賞賜。到了冬天,在一年將盡,山窮水盡之時,光來到人間,祂就是耶穌基督,生在伯利恆,聖誕的懷想何等和平安穩!

  聖經傳道書云:“凡事都有定時…”。生命有快樂,也有痛苦。有生也有死。有太陽,也有風雨。兩者相依為命。那些信賴上帝的人,不勉強,不憂慮,常常感謝。因為“凡事都有定時”,四季變換,運行不息。感恩節教訓我們“種甚麼,也收甚麼”,沒有人能種“貪婪”而獲“滿足”。

  每個人今天的享受,乃是昨日有人犧牲,為後來者鋪路,因而我們都欠別人的債。如果我們生存僅為了收受,變為不生產者,那麼所負的債,將更沉重。於是各種困難,不快樂,憤怒,失望,皆由“不感激”而起,把上帝和別人的恩惠,一筆勾銷。

  今年感恩節,你真的無恩可感嗎?如果我們明白健康,生命,家庭,兒女,朋友,智慧乃無價之寶,那麼我們每天將會過得更圓滿。

  今天在你下班以後,駕車到郊外去一趟,對落葉祝福。你雖然不明白風的聲音,但當風掠過之處,你必同意誰人能控制風的方向呢?不要讓季節在你身旁走過而不自覺,這正是上帝的腳步。時不我與,謹此共勉。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