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好鄰居

李永成

 

  我與妻於1994底搬到威基基(Waikiki)的現址居住,晃眼十年多,對門的芳鄰也轉了好幾回:
  先是一位中年的女教師,是白人,斯文安靜,我們相處得很好。跟着是一個日本男孩子,大概是大學生,有點害羞,不常見到他,彼此只是有點頭之交,感覺還不錯。
  之後是一對美國夫婦,很爽朗大方,那位太太尤其是笑容可掬,但不久他們就搬走了。
  然後住進來一個高大的中東人,棕色的皮膚,濃眉大眼,說話略帶一些特別的腔調。偶爾在走廊聞到從他家廚房飄出來的“香味”,就覺得不對胃口,明顯的是“非我族類”!
  我平常很少接觸中東人,尤其是近距離的接觸-我們兩家的門相對只隔開四呎,常有碰面的機會。
  與美國白人來往,我沒有甚麼心理障礙;與黑人來往,我也很自然;與日本人,韓國人當然更容易相處,因為都是黃皮膚,黑頭髮。但與中東人接觸,我就好像有點不知所措!我知道中東人不一定都是回教徒,回教徒也不一定都不友善,更不一定是恐怖分子,然而,在我心裏卻有意無意的設了防-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這鄰居先是單身一人,不久,媽媽來了,弟弟也來了,有時還多加一兩位親友,訪客川流不息。只有一個臥房的小公寓單位,我奇怪他們怎能擠得下四五個“大人”!
  我與妻都希望鄰居是簡單,清靜的人家,但他們卻是人丁旺盛!
  這鄰居關門關得很重。他早上四,五點出門上班,總會把我們從夢中驚醒。有一天我忍無可忍,特別跟他說:“關門的時候,請你注意輕一點…!”他說:“對不起,因為風太大…。”真給他氣壞!還好,之後他是比較謹慎了。
  他的嗓門很響,他和朋友談笑的嗓音常會穿過牆壁傳到我們家來,有這樣的鄰居,注定永無寧日!
  他倒是相當友善,無論在街上或在大樓裏,看見我他就遠遠喊着:“嗨,好鄰居!”我當然是禮貌的回應着,但沒有表示特別熱誠。我不太覺得他是我的好鄰居。
  在一個晚上,有人敲門:是鄰居的母親笑容滿面的捧着一盒禮物要送給我們。她的英語非常有限,勉強可以表達,原來是她的小兒子剛從約旦回來,帶來一盒家鄉甜點。是名產,滿滿的一盒。
  我打開包裹的紙,裏面是個寫着阿拉伯字的盒子(是異類!);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堆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又是異類!)。鼓起勇氣,拿一小塊來嚐嚐,味道實在不錯,有點像我們中國的酥糖,裏面夾着各種果仁。
  彷彿耳目一新,我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
  外表似乎怪異,其實是很甜美的!
  外表看來怪異,只因為我不熟悉,不了解。
  當了幾十年基督徒,讀了幾十年聖經,“愛鄰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這樣的道理我豈不是耳熟能詳嗎?為甚麼先送禮物給鄰居的不是我,而是這位我認為與我很有距離的“中東人”?我對人原來有偏見!
  這位來自約旦的鄰居,原來在很多方面跟我們中國人一樣:重視家庭生活,重視友情;勤勞,溫厚,良善…。當然也有人的軟弱。我們畢竟沒有太大差異。
  有一首短詩這樣說:
“我用主的愛真誠來愛你…,因我見你裏面有主的榮美!”
  我們應該以上帝的眼光來看人,這是我要從頭再學的功課!
  我們彼此勉勵,彼此代禱,求上帝幫助我們脫下有色的眼鏡,讓我們能作別人的好鄰舍,正如主耶穌所吩咐我們的。(路加福音10:25-37)
  最近有人問我:對海峽兩岸的緊張關係有甚麼看法。我知道這是今天許多華子孫都關注的問題。我相信在上位的政府要員早有安邦定國的大計。我認為,我國同胞若能更多遵行“聖經”的教導-努力作別人的好鄰舍,“兩岸問題”就比較容易解決。我們的國家民族,也必定有更美好的前途。您同意嗎?
  這就該從我們本身開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