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藝文翻讀

吳昌碩的治印

 

  吳昌碩是我國近代卓有成就的藝術家,金石書畫,造詣精深,詩文也有他的獨到之處,無疑的,他在我國近代藝術史上,是佔有重要的位置的。


墨梅圖.吳昌碩

  他對自己的藝術曾有自白:“人家說我善於作畫,其實我的書法比畫好;人家說我擅長書法,其實我的金石更勝過書法。”他這個自我評述,可說“所供是寶”。原來他因鑽研金石,寫字才飽含金石氣,因為書法老到,又運用篆筆作畫。這樣,淵源所自,金石書畫,融化為一,金石居於首位。現在來說說他的治印。
  懂得金石的人,莫不眾口一詞的說他的刻印雄深蒼渾,在近百年的印人中,沒有一個能夠比得上。自然,他是不長於刻元朱文一類的印的,刻小璽,他也恐怕比不上李茗柯,但是他的成就是獨特的自樹一幟,這是“同行”所公認的。

 
吳昌碩的刻印作品

  少年時期,他就喜刻印,常是躲在屋角裏,磨石弄刀,可是當時物質條件困難,沒錢買石頭,便就地找些破磚爛瓦來奏刀。有時偶然得到一兩方劣質的石章,便歡喜若狂,刻了又磨,磨了又刻,往往刻到不能用手指抓得住的時候,才不再刻,由此可以想見,他早年勤苦學習的情形。


吳昌碩

   他的公子東邁,及弟子王个簃,曾經和我談過吳老先生的治印,是先從浙皖諸家入手,跟着向金文,印璽,封泥,石刻(尤其是石鼓文)等文字從事鑽研,融會貫通,因之分朱布白,造意構體,各盡其妙,沒有一些矯揉造作的俗態。
   一般印人的刻印,多用利刀,而他卻用圓幹的鈍刀。他採用圓幹,是因它運用自如,鈍刀則便於硬入,所刻的文字,古樸蒼勁,情趣深厚。但是,若果對於此道沒有精深的造詣,只有搖頭縮手,是不敢奏刀嘗試的。他的刻邊款,從不先行塗墨,拿起石便刻,所謂鐵筆,真是名實相符。
   他的“缶廬詩”,“刻印”長古一首,表達了他對刻印的見解,是反對保守而主張創作的(全詩見“從缶廬詩看吳昌碩”一文)。
   最近我兩次遊杭,於西冷印社裏的“吳昌碩紀念室”,看到俞曲園在他的印集上的題詞,其中有說:

昔李揚冰稱:“篆刻之法有四功,侔造化冥受鬼神謂之神,筆墨之外得微妙法謂之奇,藝精於一規矩方圓謂之工,繁簡相參佈置不紊謂之巧。”夫神之一字固未易言,若吳子〔昌碩〕所刻,其殆兼奇工巧三字而有之者乎?”

從這些文字中,可以見到吳昌碩的篆刻是到了何種境地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