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普卡康蒂公主的故事

史直

 


迪士尼動畫影片 Pocahontas
的宣傳海報

  1995年,迪士尼樂園公司出品動畫影片風中奇緣Pocahontas),故事的來源是根據美國早期的移民史實,以普卡康蒂與英國探險家約翰史密司(John Smith)相戀之說為號召。
   過去,我們曾多次讀過這句話:史可信,亦不可信。大凡一個史實,凡經過傳佈,或記錄,總會沾上一些本身的利害關係,國家甚至政治上的色彩。例如在過去數世紀以來西方國家所公認的航海家及探險家們恆被弱小民族譏為帝國主義侵略的先鋒。環境既有不同,因此所見也異。
  迪士尼過去的出品以教育,歷史及適於家庭老少咸宜同觀的性質而著稱,唯其編導人今後未必仍繼循創始人的初衷來貫徹到底。本片倘以“愛情故事”為號召,結果將會造成偏差。
  普卡康蒂公主(c.1595-1617)本為維珍尼亞州印地安人一族長普卡坦(Powhatan)的女兒,其“公主”尊稱是當年新移民(1607)與該族交好後,直到他初訪倫敦謁見安妮皇后(1616)英人所予的而流傳後世。
  約翰史密司是倫敦的維珍尼亞(開發)公司所遣領導第一批移民進入維州的領導人,此人初為冒險家,繼為探險家,航海家,比普卡康蒂公主年長十六歲,在當年的環境下,竟能與一印地安少女相戀,是件不近人情亦屬不可想像的事。那時普卡康蒂年紀尚不足十三歲。為節篇幅,只寫公主兩字。
  讀者可能無不知曉:英國的清教徒為了逃避宗教迫害,取道荷蘭,攜家帶眷,乘“五月花”號航抵麻州海岸上陸定居的故事。由於美國人在十一月的第四個禮拜四全國舉行感恩節的歡慶,每年重溫一次舊課,而致往事猶新,永誌不忘,但對較早的移民反感到生疏。
  由史密司領導的移民比清教徒早十四年,不僅為首先的一批,其特點為一百零五人全屬男性,分乘帆船三艘,加上船員為一百四十四人,其複製品仍寄舶於舊日的詹姆斯城(Jamestown)旁的河邊。今日James River舊稱依然,但Jamestown已不存在,僅有後來加築仿照早期移民的簡單住屋多所,以及抵防印地安人突襲的木圍尚在。


畫家筆下1615年的Jamestown

  正是公主具有惻隱之心搭救了史密司,並說服了他那族長的父親,使他成為普卡坦族的一員。早期的移民是年隆冬才從印地安人處獲得玉米的接濟,而免於饑饉並保全了大家的性命,否則維珍尼亞的早期史必須重寫了。
  本世紀初期,在詹姆斯城故址的高地上,興建紀念教堂一所,堂之側史密司與公主各有銅像,面對着銀沙蘆岸和水天一色的詹姆斯河口。


John Smith 畫像

Pocahontas 公主畫像

  繼哥倫布的發現,意人卡布(John Cabot or Giovanni Caboto)首抵紐芬蘭(Newfoundland)及美洲之北端。三十餘年後,法人哥提艾(Jacques Cartier)於1534年(明嘉靖中葉)首入加國的勞侖斯河口,此後重來,登陸多次,十年後始建殖民地。1584年,英國自命為“處女王”的伊莉莎伯敕令情人洛列(Walter Raleigh, 1554-1618)設殖民地於維珍尼亞,意為“處女王之地土”(Virginia),唯她本人並未親臨維州海岸。晚年,涉嫌篡位,被囚,獲釋後遠航中南美,無所獲,終因暴行而召殺頭之禍。英國史上曾載有在1588至90年期間至少兩次移民橫過大西洋前來北美,途中不幸遭遇西班牙艦隊襲擊而沉沒或在某地上陸後被殺害,事後無法查知。因此,史密司一行的移民相較之下,不但實具規模,財政上的支援,且至早成功的一批移民。1983年的暑季,我到該區小住,參加了一個導遊,欣幸該日隨車的導遊員是附近威廉斯堡舊城裏威廉瑪莉大學的一名歷史教授。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原是維州早期的首府(1699至1780年),俟十三州宣佈獨立後,始建首府於列治文市(Richmond),即後來美國的煙草中心。上述的大學由英廷出資,成立於1693年,是繼哈佛(1637)在北美的第二間大學,但名氣遠不能與哈佛相比。該校之命名旨在紀念荷蘭王公威廉與蘇格蘭血統的瑪莉公主同繼大統的史實,唯在大學成立前瑪莉已經亡故了。
  導遊員的講述後,我獲得印象深刻,並寫下筆記。今日在本市圖書館少可找到三四本舊著可將史密司及公主的事蹟,略加查考。
  史密司生於1579年,二十歲時即離家出走歐洲,參加奧匈帝國軍隊(自稱基督教軍)與突厥語系民族建奧吐曼帝國軍隊(自稱伊斯蘭教軍)的戰役,失利後被俘,在今土耳其境被賣為奴,後殺其主而飄流地中海一帶並從事過戰爭,以上是史密司本人的說法,後世的英史學者對此無法證實,或加以否定。
  史密司一行於1606年(明萬曆三十四年),冬季自英國啟行,航程約四個半月,循北美海岸南行,依上當時的簡圖終抵維珍尼亞,見一河口,逆水而上,遠離海岸,西班牙海軍不能察覺,發現一沙洲(今已不存)四面為水所繞,印地安人泅水及箭力皆不能達,食水稱便,於是登洲而暫居。次年,史密司命名此河為詹姆士河,對面其北的岸上為詹姆斯城,以示紀念其國君。詹姆士一世是蘇格蘭女王瑪莉的獨生子,她母親是伊莉莎伯的表姊。今日原有之城已不存在,不過是個地處威廉斯堡東南十二英哩處的歷史保留所在。但威廉斯堡卻為一歷史性的觀光盛地。三百年前殖民地時代全部城區的建築物和陳設保留完好迄今,並有當年人民生活形態,衣着,服飾,禮節的展覽與表演,連所有的飯店內外裝潢以及烹調方法無不模仿效舊時。凡美國公民,不可不前去一看。
  史密司顯然善於作戰,但也與印地安人交好,做交易,儼然一理想領導人選,唯冒險的精神與職責所在遂驅使他不斷向內地探所及伸展。1606年冬,缺糧,帶着人員深入印地安人區,途間中埋伏,為公主所救,那時她仍不滿十三周歲。據說公主身材不高,慧而貌端正,態度文雅,不像一名缺少教化的印地安少女。那原是西方人的觀點,“教化”原非西方文化獨有。
  史家記稱,他兩人見面,先後不過六次。初時言語不通,年紀相差太遠,又有習俗及宗教上的藩籬,不知可供“談情說愛”的條件何在?
  1606年,史密司失慎,火藥爆炸,損及下體,此可能為他一生守獨身的原因。他一度返回英國就醫,愈後再返,此後便多次往來英國,美洲之間。
  新移民增多,初見遍地野果,便來試行釀酒,取河邊白沙試製玻璃器皿,又見野桑甚多,養蠶繅絲,銷往英國,但皆不甚成功。第三年,農作物歉收,在營養不良,貧病交加的冬季裏,死亡三百名以上。今日,該地仍有舊式的玻璃廠工作展示觀光來人。
  1613年,移民與印地安人交戰時期公主被俘,於是她因地置宜,開始學習英語,入教,取名利百加。次年,和一名種植煙草成功的英國移民雙雙墮入愛河,取得她族長父親的同意,結果成為John Rolfe夫人。1616年夫婦與維州的總督夫婦同往倫敦,接受朝野人士的歡迎,安妮皇后親予召見並賜貴婦人(Lady)名銜。是年,史密司士在倫敦,公主斥他對她有意規避。次年,倫敦流行天花,公主傳染,不治而殞,得年僅二十二歲。
  史密司一生將探險所得寫書六本,繪航海圖多幅,卒於1631年,算來享年五十二歲。
  詹姆士河的兩岸為普卡坦族的世居地,由於雙方媾婚,和平的氣氛維持了八年。公主的父親故後,新族長領導下,戰爭始起,當時至顯明的原因是移民從事礦業,在印地安區域的“聖山”之下擅自動土,1622年那次屠殺中,約千餘名的移民只倖存了三百四十七人。公主的丈夫同時喪生。公主所生的兒子Thomas在英國學成後始返維州,成為當代名流。
  關於普卡康蒂公主的事蹟,當時記述很少,故今日所知也不多。史實不能隨意編寫,更不可妄加,引伸揣測,繪聲繪影,予以戲劇化,商業化。總之,此段歷史事蹟可列作悲劇,絕非喜劇。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