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夏天綠衣的遐思

凌風

 

  綠色,是夏天的顏色。深的綠,濃的綠,就是這一陣的綠色,整片的綠色。
  綠代表的是生命。枯萎瑟縮的冬天過去了。鵝黃新綠的柳絲,展放綠色的葉子,在春風中搖曳。
  卻不曾着意,夏天忽然駕着醉人的南風湧來。夏,仿佛是無情的擁擠上來,踏着凋落的花瓣,佔據了枝頭最顯著的位置。
  夏,像是濃妝艷抹的婦人,豐滿,喧囂,貪婪,使人有脹膩的感覺。

  繁盛的夏天,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發展上,擴張沒有底止。難道這就是為了證明存在,和存在的意義?
  樹葉濃深處,高昂的蟬噪,仿佛是夏的聲音。
  蟬在唱些甚麼?“知了,知了!”有時曳長的餘韻,拖得很久;有時戛然中止。到底它是否知道了局?又有多少人,當意了局?
  有個寓言:夏天,蟬在樹梢悠閒的高唱,蜜蜂在花間飛來飛去,匆忙的工作,勞碌不息。蟬向可憐的蜜蜂,推銷它的生活哲學:“你那麼忙碌作甚?何不像我來享受清風?”蜜蜂只顧採蜜,不接受蟬的好意。花開又花落,秋天結實。寒風吹起,寒蟬噤不作聲,終於抱不住黑色的枯枝,同落葉一樣墜地。
  先知耶利米,看到猶大和耶路撒冷的百姓,行惡不肯回頭,發出警告說:“麥秋已過,夏令已完,我們還未得救!”(耶利米書8:20)
  這豈不是夏天的信息?
  也許,我們該重寫雪萊(Percy B. Shelly, 1792-1822)的名句:夏天來了,秋天還會遠嗎?
  不要像夏蟬一樣,只得意的在綠蔭中狂噪,忘記了預備後來的秋天。

  綠,生命的顏色,也象徵着平安。
  秋的腳步,悄悄的走來。
  驀然間,一片黃葉被推下枝頭,飄然着地。不過是昨日,它還綠得明亮。一年已經過了一半。
  不要忘記:過了人生道路的中點,就開始走向下坡。
  是陸游說的:“人生五十即稱翁”。
  在古時,年過半百,即可算是長壽的長者了。
  英國名詩人,聖保羅大座堂主牧但恩(John Donne, 1572-1631),看到鏡中的白髮,驚覺到老之將至;他稱那是前導者用粉筆畫下的記號,預備君王駐蹕。那也仿佛是使徒保羅所嚮往的回聲:“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23)。
  今代的人,藉科學和醫藥的幫助,無饜無止的,想延長夏天的綠色,不願想秋天,更不說為冬天準備了。
  但時序運行,當令的夏,施展完了炎威,終究會過去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