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福音使者徐復生

曲拯民

 


徐復生(1909-1993)
(攝於1990年)

  自入社會,已逾半世紀,為了時局變易和求生,換居三洲,七度遷居。然而所親見的中西人士,毀家興福音而親身實踐者,唯數徐復生一人。
  徐復生原名祖鑾,江蘇揚州人。初在其家鄉教會所屬的美漢中學讀書,繼升學煙台益文商專,不久即歸主,領洗成為基督徒。所以他算是我的學長,亦是少年時期的近鄰。
  徐於益文畢業後,經校方推薦,於1929年入大連市美孚行石油公司任職。兩年後,瀋陽事變,東北被日軍佔領,遂攜眷返回煙台。時逢煙台福音工作興起,王明道,計志文,宋尚節,倪柝聲等先後蒞煙台證道。他於此時受感,決志為主耶穌工作,時常參與傳福音事工─在市郊及鄉區的福音堂,並春夏兩季的大帳棚佈道。1933年,徐身染重病,臥床經月,醫生束手。在病沉重時,曾見到異象,未久即不藥而愈,更堅信神之選召。以後工作範圍遠及河北,內蒙及各省份。為了膠東地區工作之方便,特自置半新汽車一輛,俾方便各位同工遍走各地。他在揚州故鄉作見證亦始自此時期。
  1937年,七七事變,徐復生率全家離煙台,返回原籍地揚州,在邵白真武廟鄉下,於其父晚年建成的一間小禮拜堂繼續工作。同年末,日軍陷江蘇,蘇北為新四軍地區,日軍僅佔據沿長江地帶。徐復生被日本特務疑為間諜,共軍則將他列入鬥爭對象範圍,各有敲詐勒索,迫得他於1940年重返煙台避難。次年,珍珠港事變,駐煙台日本憲兵隊逮捕傳道人,徐復生被拘三晝夜;經查與西方差會毫無關聯,亦未曾聚歛信徒捐獻財物,終被釋放。
  徐復生於獲得自由後,汽油既受管制,鄉區已盡屬各類抗日遊擊隊分踞,往返鄉下佈道,出入須經過日方軍警關卡及砲壘,在膠東地區的工作,除了日軍佔領區以外,便難有開展。故他一度潛赴中國內地,先後到過四川,貴州,遠達雲南,青海,新疆,西藏,甘肅,內蒙諸省。那時期我正在青島經營染織工業。先父曾寄給我徐復生自內蒙來信,詳及自寧夏搭乘皮筏,自黃河順流而下的驚險經驗,而到達先父曾主持農墾事業的臨河縣。自寧夏(今銀川)至臨河,由臨河至包頭,各約六百華里。臨河屬於“黃河百害河套一利”的地區,時煙台有信徒數十家移民至那一帶。徐復生的工作重點在各地的福音堂,小團體,或家庭聚會,並與內地會教士們有密切的交通。以後,我們相遇於青島,徐復生面談他去內地工作時期的經歷,危險以及艱苦情形。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青島由國民黨部隊接收,美國海軍陸戰隊登陸,負責遣俘及協助受降事宜。煙台則在解放的恐怖中,清算鬥爭,使許多人逃亡青島。徐復生的家屬是於1947年先後來青島,全家歡聚。
  同年,徐復生與青島和上海等地有志興旺福音的同道,合組中華基督徒佈道會,計有桑明耀,桑世光兄弟,宮秀之,荊樂天,佟世鹽,劉華甫,王德仁,張家坤,張家新姊弟,馮潔如,劉桐山,劉頌三,紀慕韓,苗樹滋,蘇佐揚等,加上徐復生合共十六人,徐復生被推為會長。次年,他偕長子德義,與張家敏(張家坤之胞弟)三人,經過上海,擬前往雲南騰衝邊區一帶傳道。正在籌備中,未及啟行,中國局勢已發生變化,赴雲南邊疆之路已不通,德義與家敏遂入上海浸會神學院就讀。
  在1950年代初,徐復生為響應政府號召,將家鄉所有的房契地契交公,並為符合“三自”的口號,與同工們在上海籌設“三自自來水筆廠”,日間從事生產,週末及晚間則作事奉主的工作。此期間,中華基督徒佈道會文字工作由謝模善負責,除期刊外,有聖經人名地名意義彙編讚美詩選集等書問世。及至公私合營運動興起,三自自來水筆廠被併入政府的上海金星筆廠。數年間家庭的開支,須賴徐夫人出租在新浦的產業補助。1957年,整風運動如火如荼,上海的原會所與徐家住宅全被沒收,徐並被打成右派,批鬥,抄家,終被判在廠中擔任打掃便所等清潔工作,作吃重的勞動,某次於失事後脊骨折斷,此後餘生成了駝背之人。
  “四人幫”倒台後,1978年,徐復生得以“摘帽子”;1980年予以“平反”,那時的徐復生已是年逾古稀了。

  1983年,徐復生已七十四歲,雖老而不衰不休,在蘇北地區開始籌建“七座金燈台”,就是七個教會。同道至友在外者,略盡棉簿,故知其經過之真詳。其中建築最宏偉,發展最光輝燦爛可記者,為楊集教會。

  楊集在連雲港東南約三十公里處,舊稱楊家集。教會之興,其遠因是一位美國牧師聞聲(John W. Vinson)曾在那裏傳福音,於1931年十一月三日,聞聲牧師為匪徒綁架,並在附近為鎮民捨生。(詳情見“我不怕”一文,刊文宣第九十五期,1991年九,十月份,頁3。)經在美國查到牧師家人與當年事蹟,將之公開於該鎮人民,有助於教會之復興。教堂之建築工作,概由信徒義務共同擔起;進展程度及聚會景象,逐期都有照片,正堂與副堂相連,作L形,可容一千二百人,但仍感不敷容納;在主日及良好氣候下,窗外院中都站滿了人,可達一千五百多名。


1931年十一月三日為楊家集鎮民
捨生的聞聲牧師與夫人合照

楊集基督教堂

 


信徒義務合力建成楊集基督教堂

  七所教會終於先後成立,完成了徐復生晚年的心願。1991年,八十二歲時,因跌倒骨折。此後不再能親到蘇北擔任宣道工作;但仍作錄音帶寄到各地,以供應教會的需要。他因為與主相連,生命豐盛,真是“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詩篇92:14)
  1992年,徐復生染中風,不能言語,也不能起床。至1993年二月,安息主懷,享年八十四。
  徐父紹垣,原籍江西南昌,青年時去湖南從軍,曾隨打過仗。由於他勤奮讀書,書法出眾,工作認真,可謂文武兼資。多次作戰有功,屢加晉升。後為兩江總督劉坤一器重,被委為揚州淮南局總辦,兼西壩鹽分司,最後任板浦兩淮鹽分司,官秩四品,最後捐為二品。由於他在蘇北一帶廣行善事,時譽為“徐善人”。又以與翁同龢,張謇等交深,經上疏,御賜匾額“樂善好施”,以示褒揚。晚年辭官,設立鹽號,自己營運,並建小型教堂一所。
  徐之岳父林乾,亦為鹽商,且擁有鹽田多處;祖籍煙台市東約三十公里牟平縣(寧海州)所屬之養馬島,老夫婦退後返回原籍,先後皆成為基督徒。(養馬島相傳曾為秦始皇養馬之地,由此得名。)
  自1932年至47年,徐復生以煙台為家期間,至少有十年,徐家租住我家房屋。徐夫人與先母至契,親如家人。因此徐,林兩家在連雲一帶的家產,徐徐出賣,供應徐復生及同工傳福音的經過,雖不為外人道及,均為先母所詳知。徐復生毀家產,興福音的事實,是千真萬確的,值得景仰,效法。
  徐復生夫婦育子二名,女三名。長子德義與家人工作於波斯頓(Boston),餘者居中國大陸。
  1993年二月十日,假上海懷恩堂舉行徐復生追思禮拜。所讀經文,正如他生前樂道與實踐的:美仗打過,路已跑盡,道已守住。他是一個儉樸,正直,溫和的人,言必行,諾必踐,一生默默耕耘,不慕榮冕,忠貞為主福音,工作不息,不求名譽,不計自己得失。
  夫人早十多年前病故,葬於蘇州香山信徒公墓。徐復生遺體於1993年六月與夫人合葬。
  徐,林兩家原本豐厚之財產,大部分已獻予福音工作,所餘悉被充公,無任何遺產留給後人。他所留下的,是所撒下福音的種子,長成莊稼,及留下美好的腳蹤,是福音使者的典型。他是我一生所見毀家興福音,不向教會求取分文的唯一例子。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