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花生博士柯爾華

史述

 


喬治.柯爾華
George Washington Carver, c.1860-1943


Moses Carver

  喬治.柯爾華(George Washington Carver, c.1860-1943)生於密蘇里州(Missouri)近鑽石叢(Diamond Grove)的柯爾華農場上。母親是白人農場主人摩西.柯爾華(Moses Carver, 1812-1910)的女奴,在他幼時就失去下落。喬治生來多病,一般人認為他不能過到二十歲生日;但摩西夫婦待他很好,撫養他恢復健康。
  喬治從小學習敬畏神,向神禱告。他愛自然,喜愛音樂,繪畫,並觀察植物的生長,樹木移接,不同顏色的交配,都能夠引起他的好奇和幻想。


Aunt Mariah

  約在十一歲時,他到鄰鎮的學校去讀書,住在附近的一個家庭,從他們學習各樣工作技藝,包括烹飪,洗衣,熨衣,園藝等。那家的主人夫婦,喬治稱為安迪伯父(Uncle Andy)和馬利亞伯母(Aunt Mariah),當他是自己家人,帶他去教會聚會。
  有人問他的名字,他回答:“柯爾華家的喬治。”年長的馬利亞糾正他說:“你不是甚麼‘柯爾華家的喬治’!如果你願意,可以選擇柯爾華為姓;你是‘喬治.柯爾華’!”因為他已是自由人。那是南北戰爭解放黑奴的結果。


少年喬治.柯爾華

  不過,戰爭並沒有停止白人對有色人種的歧視。有一次,喬治去鎮上買了幾本新書,遇到幾個白人瞪着眼睛看他;喬治還以直視,那白人說他的書是偷來的,因為那時的黑人,能夠讀書的很少。不由分說,把他按在地上,狠揍一頓,然後把他手上的書奪走。
  後來有人告訴他,當守的規矩:在路上走路的時候,看到白人迎面走來,要讓在路邊,脫帽躬身,等他過去;不可對白人平目對看;對白人說話,要稱呼:“先生”,“女士”;如果有白人朋友,當看見他同別的白人在一起,不要招呼他,免得使他難堪。這些“寶貴”的教導,在摩西.柯爾華家,並不如此要求他,因為他們待他幾乎同家人一樣。
  讀完了政府為黑人設立的初級學校,喬治追求更高教育。
  1876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喬治隨搭朋友的馬車往北到坎薩斯,因為他聽說黑人在北方有較好的機會。臨別的時候,馬利亞伯母送他一本聖經;擁有這本寶貴的書,他覺得自己簡單的行囊增加了許多倍。
  他一路流蕩向北走。沿途停下來,有甚麼工作,只要能夠居住謀生,他就肯作;有一陣子,他作洗衣店的生意,還頗為發達。他也申領過開墾公地種植,因為土質和水源不足,而難以成功。經驗告訴他,大城市的人比較歧視有色人種;所以他寧肯選擇小鎮,因為那裏的人,多是比較淳樸友善。只是他堅持一個原則:不接受不勞而得的施予。
  在坎薩斯州明尼亞普里,他勤勞工作,積蓄了些錢,也完成了中學教育,得到了畢業文憑。
  1882年九月二十日,喬治欣然穿着筆挺的新裝,到坎薩斯州的高原學院(Highlands College),預備去註冊入學。那小學院的教務主任見到他,叫着說:“你是黑人!”
  喬治說:“是的,先生,實在如此。”
  “但是我們不收黑人學生!…”
  喬治乘興而來,敗興而返。那是自從他哥哥死亡以後,給他最大的打擊。
  他最喜愛的經文是箴言第三章6節:“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耶和華〕,祂必指引你的路。”
  1887年,他到了愛渥華州的溫特塞(Winterset)鎮,在一個旅店裏當廚子。主日,他到衛理公會去敬拜。詩班的指揮米荷蘭夫人(Mrs. Milholland)請他到家裏。在談話中,米荷蘭夫人表示願意教他音樂,只是喬治付不起學費,而又不肯無功受祿。結果,他教米荷蘭夫人繪畫,以交換學音樂。
  有一天,當着丈夫米荷蘭醫生,她說出一句:“喬治,這樣不成!”
  喬治以為是有甚麼問題。米荷蘭繼續說:“你有多樣才能,必須進大學受更深教育,才不至枉費神給你的恩賜。”
  喬治告訴他們,在高原學院所受羞辱,和痛苦經驗。無論如何,米荷蘭夫婦勸導他,幫助他去印地安諾拉(Indianola)的一所小辛樸生學院(Simpson College)註冊入學。在那裏,他修習美術和文學科目,受到教師和同學的善待,感覺到十分快樂。但他想要學土壤,植物和農業化學等課程;因為那不僅是他從幼年的愛好,也可以幫助同族的人改善生活。


喬治(右)在小辛樸生學院(Simpson College)的美術班同學


Miss Etta Budd

  在鎮上,有書店主人理斯敦(Arthur Liston)夫婦,邀請他到家裏同過聖誕節。這雙白人夫婦的家,成為經常接待喬治的家庭。他們是學院美術教授播德女士(Miss Etta Budd)的朋友。他們知道喬治的志趣,建議他轉到愛渥華州立學院(Iowa State Agricultural College)去讀書。那是第一所政府撥地設立的州立學院。入學申請只需要證明其學識程度,不會因為信仰,性別,或種族而被拒絕。播德女士的父親Joseph L. Budd是學院的園藝教授。
  1891年五月,喬治去到愛渥華州立學院。他沒有錢可付宿舍租金。植物學教授潘梅勒(Dr. Louis Pammel),讓他住進一間空辦公室裏;知道了他的經濟需要,又為他安排作清理工作,所得工資幫助所需費用。
  學院餐廳的經理,不准他在餐廳用餐,要他在地下室裏吃飯。喬治很為沮喪,寫信給理斯敦傾訴心底的不滿。過了不幾天,理斯敦夫人盛裝而來,如同參加宮廷宴會的貴婦,頭戴一頂華美飾有羽毛的帽子,手持華麗的陽傘。她要喬治陪同,遍處參觀校園;然後,進到餐廳,與經理和善的談話,宣揚喬治的多項成就,說愛渥華學院應該以這樣的學生為榮。經理立即請喬治到大餐廳同別的學生們一同用餐。她又走到農業教育中心,向學生們同樣談說。在她離去後,喬治看到校園中對他改顏相向。他們對他的謙卑,更加尊重;他也贏得不少朋友。


喬治(後排右二)在愛渥華州立學院就讀時是班上唯一的非洲裔黑人


Prof. James Wilson

  不過,他更大的收穫,是參加晚間的禱告會。禱告會由新來的威爾生教授(Prof. James Wilson, 1835-1920)主持。威爾生敬虔而且公義,彷彿是聖經中走出來的先聖,對喬治有很大屬靈幫助。
  喬治也在校中組織農藝學會,展出他的植物繪畫;並參加軍訓,成為隊長。偶然有新生以為喬治是黑人,對他不尊敬;不用他自己說話,別的學生就會對那新生嚴加申誡。
  1893年,他在愛渥華園藝學報發表仙人掌的接植。次年,在園藝學會年會中,他宣讀論文:業餘栽植的最佳球莖。那年,他1894畢業班的專文為植物的人工變種。


喬治(1894年畢業照)

  教授們勸說他繼續攻讀碩士。在潘梅勒教授指導下,作蕈類研究。二年的研究時間,他採集了一千五百種標本,與潘梅勒共同發表了三篇科學論文。1896年,喬治.柯爾華完成碩士學位。威爾生教授稱他為全校交互施肥和植物繁殖的最傑出學者;並寫信說:“我從未對一個學生的分離感到如此難捨…不容易,實在是不可能再找到這樣的人。”

  著名黑人教育家步克.華盛頓(Booker T. Washington, 1856-1915)延請柯爾華到他的塗斯其極學院(Tuskegee Institute, Alabama),任科學農業系主任。柯爾華和華盛頓博士同一心願,認為職業教育,能夠為黑人“開啟自由的金門”。1897年二月,柯爾華成為農業試驗站的主任兼化學顧問。
  那年,威爾生教授成為新總統梅欽禮(William McKinley, 1843-1901)的農業部長。柯爾華邀請他來塗斯其極學院,為新農業大樓主持啟用禮。秋天,威爾生來了,也帶來州長等顯要陪同,有四五千人。
  有一天,柯爾華在林中採集蕈類。一個白婦人看見,喊問說:“小廝,你在那裏幹甚麼?”
  柯爾華脫帽恭謹的回答說:“夫人,採集標本。”
  “你怎懂得?”
  “在學校學來的。”
  “好,來給我看看這些杜鵑花為甚麼長不好!”
  柯爾華為她改進土壤排水及施肥,後來就花繁葉茂了。
  經過改進土壤及接種,原來每英畝年產量四十斗的甘藷,竟然達到二百六十六斗!
  一個從紐約來為學院查帳的會計師司密慈(Dan Smith),對他甚為敬畏的說:“博士,你怎作得到這樣成績?”
  柯爾華說,他不是甚麼“博士”,只有碩士學位。
  司密慈堅持不信,仍然稱他為“博士”。
  1897年秋,柯爾華開始每月第三個禮拜二,會見當地的農夫,為他們解決農業的問題。白人農夫,捧着有病枯萎的植物,向黑人教授謙恭的求教。
  1898年,梅欽禮總統率同全體內閣閣員,威爾生在內,來學院訪問。
  有的訪客,遠道從國外來。英國約翰斯敦爵士(Sir Harry Johnston, 1858-1927)在他的書中宣稱,柯爾華在科學上的成就,可以同牛津大學或劍橋大學的任何教授相比;幾分鐘談話,植物學家就會發覺他是同等的同行。


柯爾華極力提倡花生種植

  在1910年,柯爾華發現阿拉巴馬因為偏重種植棉花,致於土質日趨貧瘠,又受病蟲侵害;研究結果,認為應該推廣莢豆類植物,可以改進土壤。於是他極力提倡花生種植,以改進土質,抗禦病害。柯爾華開了一個烹飪班,預備了午餐,所有的湯,冷盤,素雞,青菜奶油,麵包,糖果,餅乾,奶,冰淇淋,以至咖啡,無一不是由花生作成!他還提倡種植大豆和甘藷,用以作藥用油,肥皂,化裝品,墨水,顏料,黏合膠,及塑膠等。發展到有二百種食用及工業的花生製品,和一百種以上的甘藷製品。本來沒有人知道的花生,成為南方第二大農產品,並全國第五產品。到1940年,聯邦政府撥五百萬英畝土地,為推廣種植。
  1915年,校長步克.華盛頓逝世。由前總統羅斯福(Teddy Roosevelt, 1858-1919)在葬禮中講述稱揚。第二天,羅斯福特地造訪,向柯爾華說:“在這裏,再沒有比你所作更重要的工作了,繼續下去!”
  1916年,英國皇家學會(The Royal Society for the Encouragement of Arts, Manufactures, and Commerce)授予柯爾華院士銜。全國農業協會聘他為顧問。以至當地出生的嬰孩,有許多取名為喬治.柯爾華。
  但柯爾華不求營利,只立願助益人類。有人勸他去申請專利,他一概拒絕。發明家愛迪生(Thomas A. Edison, 1847-1931)曾想延請他,以驚人的十萬多美元的年薪,但他拒絕了。他生活簡樸,謙卑有禮,絕不以成就驕人,因知道恩賜是從主來的。
  1920年五月,南方各州的花生種植者,在亞特蘭大(Atlanta)組成花生聯合會(United Peanut Association)。九月十四日,在阿拉巴馬州蒙高馬利(Montgomery)開會,破例邀請黑人柯爾華演講,預備向國會申請協助。在聽過他的講話後,繼續講話的國會議員司惕格(Henry B. Steagall, 1873-1943)謙卑的說:“我已經乏善可陳;只想請柯教授到國會,教導他們。”
  1921年一月,花生種植聯合會派他代表去華盛頓。國會的委員會在星期六那天下午,時間已經晚了,各人無心開會,主席只給他十分鐘的時間報告。柯爾華向他們展示各種產品,引起他們的興趣,竟然成了欲罷不能。主席給他無限制時間,讓他暢所欲言;結果講了近二小時,柯爾華說,他只是說了一半的花生用途,然後,以創世記第一章29節結束:“神說:‘看哪,我將地上結種子的…和果子,給你們為食物。’”接着的詢問時間,委員會通過向柯爾華教授致謝。國會隨後通過把花生進口稅提高了八倍。花生聯合會對他深表感謝。
柯爾華成為受歡迎的講員,常受邀在各白人大學及集會中演講。


柯爾華說他在科學上的成就
是由於創造自然的神把創造的奧祕啟示他

  1924年,柯爾華應邀到紐約,在改革宗教會婦女國內宣道會講演。他說,他在科學上的成就,由於創造自然的神,把創造的奧祕啟示他;並說:“如果我們把手放在神手中,祂將要把從來沒顯明的事指示我們。”那時,正狂妄相信科學,不要神,以為是風尚。紐約時報在社論中嚴厲批評,以為是違反科學精神。柯爾華去信說明,時報竟然不予刊登。但柯爾華絕不會因此而放棄信仰,也不會有損於人對他的信任。他絕不含糊的申言,聖經說“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創世記1:27)。
  美國的庫立治(Calvin Coolidge, 1872-1933)總統,和富蘭克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1882-1945)總統,先後去訪問他;福特(Henry Ford, 1863-1947)和甘地(Mohandas Gandhi, 1869-1948)同他通信;幼年時跟他採植物標本的華勒斯(Henry A. Wallace, 1888-1965),成為富蘭克林.羅斯福的副總統。外國政府咨詢他對農業的意見。1931年,斯達林(Joseph Stalin, 1878-1953)邀請他去南俄羅斯指導棉花種植,並旅行蘇俄,但他拒絕了。
  有許多景仰他的筆友,與他通信。有的來信說:“你是否那曾住在坎薩斯州璧勒(Beeler)的喬治.柯爾華?”是的,歲月改移,他仍然是那麼平易近人,樂於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不問甚麼膚色。他的信仰仍然沒有改變。到老年的時候,他仍然常引誦聖經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


有許多景仰柯爾華的筆友與他通信

  有人看他是黑人的異人,彷彿是馬戲團的特技動物;他是科學家,是智者;他是敬虔的聖徒;他改進了許多人的生活。最後,他於1943年一月五日離開了世界,被移植到樂園裏。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