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被擄女奴醫治仇敵

仲夏

 

  公元前550年左右,古時的亞蘭(敘利亞),亞蘭王的元帥名乃縵,戰勝了亞述(伊拉克北部地區)。在戰爭中乃縵俘虜了一名以色列的女孩子,他把這名小女子放在家中侍候自己的妻子,成了乃縵家中的婢女,奴僕。

“先前亞蘭人成群的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列王紀下5:2)

不幸,乃縵在長期戰爭中染上了大痲瘋病,這種痲瘋病與現在的痲瘋病根本不同,聖經形容當時的痲瘋病:

“人的肉皮上若長了癤子,或長了癬,或長了火斑…又起了白癤,或是白中帶紅的火斑…火斑若在原處止住,沒有發散,便是瘡的痕跡…火斑中的毛若變白了,,現象又深於皮,是大痲瘋在火毒中發出…其間有細黃毛,就要定他為不潔淨,這是頭疥,是頭上,或是鬍鬚上的大痲瘋。…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若有白中帶紅的災病,這就是大痲瘋,發在他頭禿處,或是頂門禿處。(利未記十三章)

古時,這種痲瘋病是一種不治之症,猶如現代的癌症一般。當時的社會對這種痲瘋病極為恐懼。
  在乃縵家中的婢女—以色列的女孩子,雖然她成了俘虜,但是她心中念念不忘耶和華,她遵從耶和華的教誨,知道人應該如何活着,生活求得的是一種質量;微笑,展示的是一種自信;堅強,透露的是一種性格;真誠,付出的是一種心靈;寬容,彰顯的是一種胸懷;機會,給予的是一種平臺;人生,收藏的是一種態度。必須要以愛心待人。她見到乃縵如此痛苦,完全忘記了自己的俘虜的身分和處境;面對仇敵,仍然顯露她的愛心。這以色列的女孩子深深理解:人生難免會和不幸不期而遇,其實苦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的內心背叛我們自己,成為苦難的幫兇。也許只有偶爾讓眼淚洗滌過的雙眼,才能把生命看得更清楚。其實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心簡單,世界就是光明;心複雜,世界就是黑暗。她誠懇地告訴乃縵,她的國家以色列有一位先知,能夠治癒大痲瘋病。乃縵將信將疑不相信這個婢女,更是一個俘虜身分的以色列女孩子,她會如此關心她的仇敵?由於病情的不斷惡化,乃縵無奈,跟着俘虜身分的以色列女孩子的指引,讓亞蘭王寫信給以色列王,求見以色列能治癒他大痲瘋病的一位先知。以色列王見信後,誤會是讓他治乃縵的大痲瘋病,閱信後大怒:

“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痲瘋。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列王紀下5:7)

以色列先知以利沙聞訊後,告訴以色列王讓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到他這裏來,給他治病。通過治病,讓亞蘭人知道以色列有耶和華的先知。(以利沙原是一位農民,在先知以利亞升天時,按照耶和華的旨意,讓以利沙接替為先知。)

  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列王紀下5:5)乃縵抵達以色列後,先知以利沙自己不出面,卻打發一名使者告訴乃縵,讓他到約但河中去沐浴七回,大痲瘋病就能痊癒。乃縵聞後大怒:堂堂的元帥,這個以利沙不僅沒有親自見我,還讓我在約但河中沐浴,我們亞蘭(敘利亞)大馬色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麼;我在那裏沐浴不得潔淨麼。於是氣忿忿的轉身去了。他的僕人對他說: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豈不作麼;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經勸說乃縵照着先知的話;在約但河裏沐浴七回,慢慢地他的肉復原,好像小孩子的肉,大痲瘋病痊癒,乃縵的身體就潔淨了。(列王紀下5:10-14)
  乃縵帶着一切跟隨他的人,回到先知那裏,站在以利沙面前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現在求你收點我的禮物。以利沙說: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禮物。乃縵再三的求他,以利沙卻堅決拒絕不受。乃縵極為感動,說:你若不肯受我的禮物,請將兩騾子馱的土賜給僕人;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乃縵通過自己的經歷,決心信靠耶和華。(列王紀下5:15-17)

  耶穌當年責備拿撒勒人不肯相信祂,說:

“先知以利沙的時候,以色列中有許多長大痲瘋的;但內中除了敘利亞國的乃縵,沒有一個得潔淨的。”(路加福音4:27)

敘利亞國的乃縵,之所以能夠治癒大痲瘋病,完全是由於信心,而並不是約但河的水。有了信心,一切艱難險阻逢刃而解。

“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箴言3:5)
“凡信祂的人,必因祂的名,得蒙赦罪。”(使徒行傳10:4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