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鐘聲

音凝

 

  鐘實在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樂器,它通常是一個龐然大物,不宜與其他的樂器合奏,而是單獨的發出它深沉,悠遠,寧靜,安詳的聲音。雖然也有人以大小不同的鐘來奏出樂曲,但獨奏卻有它特殊的韻味,能在你心中刻下痕跡,而使你終生難忘。
  張繼的楓橋夜泊詩:“月落鳥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以他蒼涼落拓的筆觸,寫出惆悵淒涼的感覺,其中最能傳神的絕句便是“夜半鐘聲”,餘音迴蕩,使千古無數的讀者都感受到靜夜鐘聲的悸動,而觸發悲涼淒美的情懷。
  鐘因為是龐然巨物,自有它的深度,厚度與廣度,它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更因為它特有的深沉,不輕易發聲,所謂小叩則小鳴,大叩則大鳴,不叩則不鳴。鐘的發聲都有其特殊的作用,一般用來報時,記得住在瑞士的一個小鎮中,不分晝夜教堂的鐘都在每兩小時鳴奏一次。最初兩夜每每被鐘聲喚醒,後來才習慣了。鐘鳴的另一主要作用是呼召,喚醒那些徬徨在迷途中的人們走進救主的懷抱。無論在清晨或在夜晚,鐘聲穆穆,如主恩召,餘音不絕,扣人心弦。
  鐘不像其他的敲打樂器,可以融在絲竹之中。它的聲音渾厚,可以震撼山河,籠罩整個的城市。任何其他的聲音都會在它沉雄的巨聲中消失。鐘的聲音能包容一切,但不像其他敲打樂器那樣急噪,有時甚至會變成噪音擾亂安寧。鐘的聲音像清涼劑會澄澈你的心胸,滌除一切雜念,它具有一種深厚的親和力,在靜夜中一聲聲地呼喚,恰似慈母的溫柔。
  我生平最不能忘記的鐘聲,還是故鄉教堂的鐘聲,每禮拜天鐘聲都響徹全城。我整個的童年都在這靜穆親切的鐘聲中度過,直到我離開故鄉的縣城,便再也聽不到那樣親切優美的鐘聲了。


主誕堂鐘樓
  1973年我初訪聖地,當晚趕到伯利恆去拜訪主誕堂。在蒼茫的暮色中滿懷敬虔的心情進到地下石室的馬槽旁,跪下默禱,懷想兩千年前救主誕生的情景,感到無比的神奇與震撼。由馬槽地下室中走出來,我沿着石梯爬到教堂的屋頂上,想看看著名的伯利恆的聖誕鐘,在黑黝黝的鐘樓旁,只隱約看到巨鐘的剪影,卻沒有聽到它的聲音。在深色的夜幕中,所聽到的卻是回教寺中播放出來的咿咿呀呀阿拉伯語的祈禱聲,送我走上耶路撒冷的歸程。
  每逢在聖誕卡片上看到美麗的聖誕鐘,都會使我想起故鄉的教堂,但故鄉教堂的鐘樓早毀,鐘聲已杳。然而兒時在我心靈深處留下來的鐘聲餘音卻仍然低迴不已,特別是當聖誕腳步又已近了的時候。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石頭的誘惑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