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序聽迷詩所經》—耶穌降生

田立柱

 

序聽迷詩所經中有關耶穌降生的記載是這樣的:

天尊當使涼風,向一童女,名為末豔,涼風即入末豔腹內,依天尊教,當即末豔懷身,為以天尊使涼風,伺童女邊,無男夫懷任。令一切眾生,見無男懷任,使世間人等見即道,天尊有威力,即遣眾生,信心清淨,迴向善緣。末豔懷,後產一男,名為移鼠。

  讀這古老的景教文獻,頗有幾分異樣的感受,既朦朧又有幾分的親切,她似畫卷一般的慢慢展開,或許因為敦煌所藏的緣故,那畫卷便充滿了敦煌壁畫的風韻,那麼的端莊的厚重,在褐紅色調之中,佈滿了某些神秘空間,令你嚮往和仔細品味的感動,這些畫卷與西亞的畫風有些接近,不知是否那時代的精神所產生的文化普及,也讓我們感受到文化的浸潤和影響所在,自然我知道這是我內心的異象所致,而不是實在的真跡存在,究其原因應該是這節景教的記錄,頗具畫面感的緣故。

  回到這記載之中,除了從中體會那時代的景教徒們譯經的辛苦之外,還在這苦心當中,知曉些許的文化意味,從所使用的語詞之間,我們會發現這中間的道家背景更為突顯。以“天尊”為例,它雖然也出現在佛教書目當中,但卻實實在在屬道家的庫存。並且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道家的“天尊”所隱含的意義,甚至和初期基督教信仰的上帝,頗具仿佛,他也是超越一切的神靈,並且也會有不同身分現身於人,所以用“天尊”來對應上帝天父,在那個時代的文化背景確實是恰當的,也頗有傳神的味道。在此節的記載中,甚至因為他的出現的方式,也具有了“位格”類似的意涵。因為他具有“使”和“令”的大能大力。

  其二“涼風”對應“聖靈”,以今天的眼光看,大家自然會想到“聖靈如風”的意思,英文的聖靈也確實具有“風”的含義,專家有話說這屬景教教義的一般性用語,但是對於道家說來,“涼風”還具有“清涼之風”的含義,可能還兼具道家所崇尚的“寧靜之氣”,它是“正氣”的“換而言之”。所以或者可以認為也是道家所喜歡的意境之處,道家修道喜歡的“松下涼風”處,即其一例。而特別點睛之處,在於“使世間人等見即道”一語,更有些帶我們到了“道成肉身”的境界,即點明了耶穌就是道的實現,也使得我們體會到道就在“世間”的人們之中,有點巧妙的將耶穌基督的降生,提到“道”的層面上來,豈不絕妙。譯經既有其苦心處,也有其妙哉處。

  末豔就是馬利亞,這源於敘利亞文的緣故,伊斯蘭教的可蘭經中,稱馬利亞為“末而豔”也大概同樣原因,一般專家認為這屬“音譯”使然。末豔的童女身分,今天依然沒有變化,有些學者對此持“不以為然”的態度,或許可以部分的理解,但是卻絕不好認同,因為這是我們信仰的教義所繫,不可動搖絲毫。同樣道理將耶穌譯為“移鼠”也應該是這緣故,雖然有人以為這樣的譯法有點“不恭”,但是恐怕不能以今天的語境來“犯忌”於古人吧,還是音譯的緣由說法,最為合情理,自然不好藉此“望文生義”的將其延伸到“不着邊際”的空間。將一男稱為移鼠,而不言是其他,那大約是整體行文所致。因為這篇經書是綜合性的概述之作。


救主降生
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 1622
by Gerard van Honthorst, 1592-165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