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玫瑰叢中的比翼鳥

王人義

 

  教會前有一個花壇,花壇裏長着茂密的玫瑰花,常常有一對對的小鳥在裏面飛來飛去,引來很多的人在花前駐足。冬天一到,葉枯花謝,反而顯得特別格外的凄涼,更何況是在北美的加拿大呢!

一 瞧這一家子

  就是在那年冬天一個星期天的傍晚,滾滾寒流,新雪初下,本來就極少看到有人行走的社區街頭更是冷冷清清,但一牆之隔的教會內卻是歡聲笑語,教會裏的成年團契正在這裏聚會。
  玻璃門外人影閃動,門被推開,一股寒流包裹着一家四口捲進了門廳。是一對早上第一次來參加日主崇拜的夫妻,男的名叫約丹,女的名叫英格,帶着他們的兒子,一個好像有六歲了,一個大約四歲出頭。我熱情地迎接他們並向兩個小孩打招呼,大男孩一閃躲在母親的身後,大聲喊道:“我爸爸媽媽要離婚了!”小男孩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裏,冷不防對着我啐了一口口水。這對夫妻若無其事,心不在焉,目無彼此的表情,已經證實了孩子口中的事實。我認為孩子是有意對着我喊出來的,父母長期的惡劣關係已在孩子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創傷,他本能地用近乎於求救的方式,向我這個或許能給他帶來幫助的長者發出吶喊,父母苦澀的表情讓我徹底明白甚麼叫做“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心裏頓然陡生沉重之感!
  以後的日子,約丹很少來教會,都是英格一個人帶着孩子來。那天,有意無意地與她聊到夫妻關係的時候,我問她:“你們今後準備怎麼辦?”
  她淺笑着回答:“我們已向法院提交了離婚訴訟,正在等開庭的日子。”
  為了幫助他們走出婚姻關係的困境,我把教會裏的海婷姊妹介紹了給她。海婷應該比她大七八歲吧,有過與她相似的經歴,或者能夠幫到她。

二 海婷和她先生的故事

1. 結婚之後

  海婷是一個豪爽的女子,她笑的時候總是那麼開懷,毫無掩飾。她精明,能幹,豪爽,直率,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有領導意識的女強人。認識她的父母之後就知道,她既繼承了父親的聰明與強悍,又繼承了母親的直白和開朗。給這樣的女人做丈夫,要麼比她強大優秀,否則鎮不住她;要麼比她儒弱溫和,否則配不上她。她的丈夫張碩正是後者。
  張碩的父母都是安分守己的老實人,父親善良隨和,母親真誠耿直,這兩種不同的性格的人搭配成夫妻,一般的情況下,丈夫都會顯得理性而有分寸,在很多情況下都會讓着妻子。張碩是他們夫妻的獨生兒子,可以看得出來,兒子是被母親寵大的,這樣的家庭環境培養出來的兒子,一定是既老實又柔弱。
  海婷和張碩是自由戀愛走到一起的。張碩的老實和柔弱正好給海婷的領導能力提供了用武之地;而海婷的能幹精明又為張碩提供了順其自然的安適環境,可以說各得其所。
  婚後海婷到張碩家住過一段日子。回憶起這段日子,大家過得都不輕鬆,大家想都想得出來,一定是婆媳關係的問題,媳婦要管着丈夫,婆婆要護着兒子,所以大家都是在高度緊張的狀態盡量不去踩彼此的邊線,雖然一直沒有大吵大鬧,但是在無休止的克制與忍耐中,大家都到了崩潰的邊緣。等到海婷生了頭胎的兒子之後,再也忍無可忍,自作主張,以不讓兒子受到不良家庭環境的影響為理由,一家三口移民新加坡,天高皇帝遠,誰不要管誰!

2. 無處可藏

  移民新加坡短暫的移民蜜月期過後,夫妻關係就更糟了!過去在國內時,他們夫妻有矛盾,海婷會想,這都是張碩的媽媽從中作梗影響了他們夫妻關係;可沒婆婆夾在其中,海婷這才發現,原來張碩也是這樣的倔!她的性格本來如此,有甚麼就喜歡說出來,發發脾氣,發發牢騷;夫妻之間有甚麼不能表達出來的嗎?可張碩偏偏不吃這一套,海婷一發脾氣,他就對着電腦不理她。每當這個時候海婷都會生氣地想:“你張碩要是個男人,就老老實實讓我出出氣,聽我罵你幾句,不就甚麼都沒有了嗎?可偏偏你就是用石頭也壓不出一個屁來!”
  張碩人雖老實,可看問題有自己的想法和觀點。之所以最終順從妻子移民新加坡,也是考慮到母親與妻子之間難以調和的婆媳關係,以保全這個家。來到新加坡之後,海婷所學的專業不容易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所以所有生活的重擔全壓在了他的身上。緊張的工作,生活的壓力,需要有一個釋放的空間,可回到家裏不僅不能放鬆自己的心情,還要預備好自己接受任何時候都可能隨時發生的言語轟炸。剛開始的時候是硬着頭皮坐在電腦面前頂着海婷的口水,後來,乾脆下班之後不回家,從這條街到那條街滿街的亂轉,回家後謊稱在公司裏加班。
  一個星期天早上,在海婷尖銳的喊叫聲中他成功地逃脫出來。沒有地方可去,他走進社區內的一座教堂。這教堂就在他家附近,可是一年多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來教會,他一直認為這是不懂科學的迷信者來尋找安慰的地方,可是今天不知怎的,他想收住自己的腳步不踏進教會都不行。走進教會大家正在禱告,他悄悄地坐在後排靠邊的位置。剛剛坐定,大家就唱起歌來,歌詞清晰明白:

何等恩友慈仁救主,
負我罪愆擔我憂;
何等權利能將萬事,
來到耶穌座前求!

  不知為甚麼,張碩的眼淚一個勁地往下流。自從成年之後,他從來都沒有哭過,可是這一次不為甚麼,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稀里嘩啦地淚人一般。說來也很奇特,雖然是淚流滿面,卻沒有痛苦的感覺,反而是滿心的快樂。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開始斷斷續續地去教會,不過,這件事他沒有讓海婷知道。

3. 風雲陡起

  幾經思想,還是海婷拍板,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是一個純英語國家,而且正逢世界經濟低落,要找到一份與自己專業有關的工作,必須要有比較好的英文。他們租住的房屋附近有一間教會,正好教會裏開辦了免費的ESL(English as the Second Language)課程。而且,為了讓他們能安心學習,教會還提供了看顧孩子的服務,甚至還有免費的中餐。張碩和海婷報名了週末教會的這個課程。
  為了生活,張碩先後打過幾份低收入的勞力工,有時甚至於兩份工作一齊幹;海婷也加入到了打工行列,斷斷續續地打過幾份勞力工。工作,學習,孩子,家庭,疊起來的負擔和壓力,衝破了他們夫妻能承擔起來的底線。海婷的脾氣更加暴躁了,張碩也似乎有了精神抑鬱的傾向。那一次海婷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氣,舉起手來就變成一個大巴掌,劈頭蓋臉地向着張碩的頭拍下來。一個女人家能有多大的力氣,而且被張碩一擋撲了個空。海婷追過去抓住張碩的衣領,張碩站在電話旁,拿起話筒順手撥了個911,他報警了!在樓上竪着耳朵正聽他們吵架的兒子,立即發現了不對勁,猛地衝下樓來,飛快地拔掉了電話線,怒視着父親。頃刻間,整個房子裏鴉雀無聲。
  警察還是來了。為了挽回殘局,大家盡量表現出克制和冷靜,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連十歲的兒子也顯得那麼平靜。最後,警察沒有發現甚麼可疑的地方,交待了幾句之後,走了。警察是走了,兩個人心中可是扣了個死結。

4. 誰來解憂

  張碩和海婷在教會裏都接受了耶穌基督的救恩,並且受洗加入了教會。在新生命的追求中,夫妻關係有所改善,但那個死結,誰都不願去碰。
  教會裏開辦了一個福音訓練課程,在教會年長的弟兄的推動下,張碩和海婷勉強報名參加了學習。在課程中有一個“如何做福音見證”的內容,要求學員每個人都能夠把自己生命改變中的一些特別經歴分享出來。迫不得已,一向言語不多的張碩分享了在新加坡巨大壓力之下走進教會,被教會的詩歌感動得痛哭流淚,最後接受耶穌基督作為自己個人救主的經歴。張碩分享的時候海婷一直都睜大眼睛聽,還沒等張碩分享完畢,她已經情不自禁地淚流滿面了,等到張碩分享完畢,海婷深情地望着丈夫說:

“張碩,這麼重要的一些經歷我怎麼都不知道呢?…我完全不了解在你的心中有這麼大的負擔和壓力,作為妻子,我不僅沒有給你分擔壓力,還給你那麼多的抱怨和責罵。你為甚麼就不跟我說呢?如果我知道你是這樣重視我們這個家,我怎麼會那樣對待你呢?你看我們家…”

海婷極力控制自己的情感,不讓自己哭出來。
  張碩一下子也愣住了,除了談戀愛的時候見到過海婷溫柔體貼的樣子,突然來到的幸福,他高興得不知所措,喃喃地說:“對不起,我從來都不覺得我對你是這麼重要的,看來是我錯了,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你說行嗎?”

三 奇特的對話分享會議

  為了幫助更多夫妻走出婚姻的誤區,教會舉辦了一個非常特別的對話分享會,請約丹和英格與張碩和海婷對話,當時張碩的父母也正巧從中國來看望兒子和媳婦,也參加了這次對話會;原本擔心約丹不會出席,誰知,他竟然欣然同意!以下便是那次對話會的部分實錄。

約丹:“張碩,我覺得你和你太太通過見證對話之後,你們之間的轉變太戲劇化了。就我所了解的,面對一個性格這麼強的太太,你一直領受了她太多的傷害?你真的原諒她了嗎?”
張碩:“是的,我真的原諒她了!說實在的,剛開始並不那麼容易,應該說是分幾個不同的階段。因為長時間都活在她的陰影之中,我一直希望通過離婚來實現真正的解脫,所以,根本不存在甚麼原諒不原諒的問題。可是,當我在聖經中知道,我們的婚姻是神建立,是男人和女人成為一體,誰都不能拆散的婚姻之後,我開始從對婚姻的逃避轉回婚姻的現實之中。因為要面對這個我不能容忍的妻子,我才開始思考要不要原諒她的問題。”
英格:“海婷,你是怎麼想的呢?”
海婷:“我一直都沒有覺得我有那麼的壞。過去,我真的不覺得他比我能幹厲害,可我還是嫁給他了呀!嫁給他了,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我覺得,我罵他,奚落他,都是應該的,誰要他是我的丈夫呢?而且我也覺得,這樣要求他也是為了他和我們家庭的好,所以,從來不會注意到他的感覺,也不會覺得自己有甚麼問題。只等到他在見證分享中談到他真實的生命感受的時候,我才猛然醒悟,原來我是這樣的傷害了他,也傷害了我們之間的夫妻感情。因為我是基督徒,我也突然明白,原來這就是我的罪,即然是罪,我就要悔改!”
約丹:“張碩,就因為海婷有了悔改的表示,你就原諒她了嗎?”
張碩:“我不是去原諒她,而是開始原諒我自己。”
約丹:“這話怎麼說?”
張碩:“剛才海婷談到罪的問題,透過聖經的真理,我也發現隱藏在我自己生命中的罪性!當我倆都願意在婚姻中仰望和尋求神的帶領之後,我開始在聖經的話語中找答案。聖經中說,丈夫是妻子的頭,丈夫要愛自己的妻子,可是我呢?雖然海婷的性格比我強,但,我也是在逃避家庭的責任啊。我從來沒有像愛自己一樣愛妻子啊!甚麼事情我都是先為自己着想,她所說的一切話,我都認為她在傷害我,結果使得我們心靈的距離越來越遠,我們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差!認真思想這些問題,我發現首先是自己有問題,就是聖經上所說的罪!所以,要悔改的首先是我自己。”
海婷(緊接着):“張碩,這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與我過於霸道地搶奪了你做丈夫的角色有關。最近我們在學習一個親子課程,課程內容告訴我們,我們長大之後性格中出現的很多問題,與我們原生家庭的影響有關。通過課程,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學習在家庭關係中擺正自己的位置,尊重張碩作為丈夫為主的地位,開始在大事小事上都詢求張碩的意見,讓他做決定。”
張碩(緊接着):“可問題是,她讓我做一家之主,我反而為難了,我習慣了甚麼事都由她做決定,真的不知道怎麼做主(大家笑),其實現在還是很多事情由她做決定。雖然是這樣,我開始越來越多地發現海婷的可愛之處,我也在她對我的尊重當中逐漸地找到了我的自尊和她對我的愛(大家又笑了)。
海婷:“不僅僅是尊重,應該是順服(海婷開懷地笑着說),我真的是這樣想的。”
英格(轉向張碩的父親):“張叔叔,我想請問您,您認為導致他們婚姻產生這麼大的轉變的真正原因是甚麼呢?”
張碩父親:“就是神,只有神!過去,我把他們看死了,他們的婚姻沒有救了,我為我的孫子感到特別的擔心和婉惜,因為他有這樣一對父母。可是,在人不能的事,在神凡事都能!是他們對神的信心改變了他們,否則,我找不出任何其他的解釋。”
約丹(面向大家):“你們大家大概多多少少知道我們夫妻的情況了,我們還在法律的訴訟中,我也不知道我們今後的狀況到底如何。問題是,我們之間到現在為止,任何小事上都可能使我們發生爭吵,我現在都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問題出在甚麼地方,我更不知道要解決我們家裏的問題到底從甚麼地方開始?”
英格:“我也想像張碩和海婷一樣,能夠重新建造我們的家庭。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們家庭的問題與他們完全不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挽回我們這個家庭?”
(大家都各自提出了很多不同的看法和建議,後來張碩的父親的話引起了大家的重視。)
張碩父親:“我信主時間不長,前年才受洗的。最近我在聖經上讀到一段話,這段話對我的印象比較深刻,好像是說不要為生命憂慮甚麼的,神如果看顧天上的鳥和樹上的花,一定也會看顧我們的一切需要。你們可能要在生命中建立對主耶穌基督的信仰和信心,學習把你們夫妻關係的問題仰望交託給神。你們沒有辦法化解你們之間的問題,但神一定有辦法;你們只需要單單信靠祂。我相信神一定會像幫助和改變張碩和海婷一樣地幫助和改變你們!”

五 奇異的一幕

  約丹和英格決定在復活節一起接受洗禮了。
  復活節洗禮結束,弟兄姊妹簇擁着他們在教會前的花壇前留影。春天第一批玫瑰已經盛開,在陽光照耀之下那麼新鮮,那麼美麗。約丹摟着英格的腰,英格雙手扶着兩個孩子的肩頭在玫瑰叢中留下合影。一群鳥兒飛進玫瑰花叢,吸引他們夫妻的注意,他們相互依偎輕輕的歡笑低語,那情境就像一對比翼的鳥,那麼親切,那麼溫馨!


玫瑰叢中的比翼鳥
(按圖放大)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