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四八)

“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與“你和你兒子進會幕的時候,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免得你們死亡。”

石衡潭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八佾3.6)

注釋

  旅:祭祀山川。

“旅上帝及四望”(鄭玄注.周官.大宗伯)
云:“旅,陳也。陳其祭祀以祈焉,禮不如祀之備也。”(鄭玄)

  冉有:冉求,字子有,孔子弟子,小孔子二十九歲。

“時仕於季氏。”(馬融)

  救:勸阻。

“救,猶止也。”(馬融)
“救,謂救其陷於僭竊之罪。”(朱熹.論語集注

  泰山不如林放:

“神不享非禮,林放尚知問禮,泰山之神反不如林放耶?欲誣而祭之也。”(包咸)
“言神不享非禮,欲季氏知其無益而自止,又進林放以勵冉有也。”(朱熹.論語集注) 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禮記.王制) 云:魯人祭泰山,晉人祭河是也。(鄭玄注)

  曾謂:難道說。曾:乃,竟然,難道。

對讀

亞倫的兒子拿答,亞比戶,各拿自己的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就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把他們燒滅,他們就死在耶和華面前。於是摩西對亞倫說:“這就是耶和華所說:‘我在親近我的人中,要顯為聖,在眾民面前,我要得榮耀。’”亞倫就默默不言。摩西召了亞倫叔父烏薛的兒子米沙利,以利撒反來,對他們說:“上前來,把你們的親屬從聖所前抬到營外。”於是二人上前來,把他們穿着袍子抬到營外,是照摩西所吩咐的。摩西對亞倫和他兒子以利亞撒,以他瑪說:“不可蓬頭散髮,也不可撕裂衣裳,免得你們死亡,又免得耶和華向會眾發怒,只要你們的弟兄以色列全家,為耶和華所發的火哀哭。你們也不可出會幕的門,恐怕你們死亡,因為耶和華的膏油在你們的身上。”他們就照摩西的話行了。耶和華曉諭亞倫說:“你和你兒子進會幕的時候,清酒,濃酒,都不可喝,免得你們死亡;這要作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使你們可以將聖的,俗的,潔淨的,不潔淨的,分別出來。又使你們可以將耶和華藉摩西曉諭以色列人的一切律例,教訓他們。”(利未記10:1-11)

解析

  按照禮制,只有天子才能祭祀泰山,季氏作為大夫是沒有這個資格的。孔子想讓自己的學生冉有去勸阻季氏,冉有卻說自己無能為力。孔子無奈,發出感慨:難道泰山神還不如林放懂得禮儀嗎?他的意思是:如果真有所謂泰山神,那他應該拒絕季氏這樣的獻祭。從這裏也可以看出,孔子對泰山神也是將信將疑,也沒有太多的尊敬。他心中惟一敬畏的是天。
  在聖經中,上帝要將以色列人分別為聖。對他們的要求很高,而對他們中做祭祀的要求尤其高。祭司在會幕中代表全體以色列人祭祀上帝。祭司在上帝面前執行獻祭之前要分別為聖。就是要成為聖潔;同樣,與以色列人獻祭有關的一切用具,包括用火,也必須聖潔。在第八章中講到聖火要在壇上繼續點燃不熄,而且在保持以色列與上帝的交往的獻祭過程中,只可以使用它而不用別的。因為它是從上帝那裏降下來,不是由人手點燃。
  亞倫的兩個兒子卻輕視這一點。他們獻上的是由聖潔區域以外某處拿來的未成聖的凡火。這一行動當然不是輕微的過失,而是對上帝悖逆不忠的大罪。他們惹動了上帝的憤怒,被當場燒死。火的形象代表了上帝是“忌邪的”。上帝對與他立約的民族愛得深沉而又忌邪,決不容許以色列內外有別的因素來破壞這一親密關係。在新約中,上帝與其子民的這種非常的關係被比喻為新郎與新娘的關係。上帝決不容許所愛的人對他不忠不貞。


拿答和亞比戶被火燒死

  亞倫面對這一場景,默默無語,表明他對上帝的敬畏超過了對兒子的情感,就如同當年的亞伯拉罕一樣。米沙利與以利撒反是死者的堂兄弟。他們照着摩西的吩咐,把死者用祭司袍服包裹起來,從聖所直搬出來,葬在營外,而且沒有哀悼他們。這樣,他們才得以保全性命。從這個事件中,以色列人得到一種教訓,上帝的話語是輕慢不得的。
  隨後,上帝再次宣告進會幕的定例。清酒,濃酒都不可喝,要分別為聖。後面,還講到了獻祭的具體方法。亞倫和他剩下的兒子以利亞撒,以他瑪等人都認真地聽了。這回,連本該他們享用的作為贖罪祭公山羊,他們也沒有在聖所吃,而把它們燒了。雖然有些可惜,但看出他們的心是真正敬畏與順服上帝。所以,摩西不僅沒有責怪他們,而反以為美。
  孔子看重禮儀主要是要維護人間的秩序,而上帝看重祭祀是要得着以色列人的心,讓他們不沾染世俗,分別為聖,全然敬畏順服自己。上帝採取了嚴厲的方式,挽救了以色列的世世代代。(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