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六十)

“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與“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

石衡潭

 

子曰:“事君盡禮,人以為諂也。”(八佾3.18)

注釋

  諂:

“時事君者多無禮,故以有禮者為諂。”(孔安國)

“當于爾時,臣皆諂佞阿黨,若見有能盡禮竭忠於君者,因共翻謂為諂,故孔子明言以疾當時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黃氏曰:‘孔子於事君之禮,非有所加也,如是而後盡爾。時人不能,反以為諂。故孔子言之,以明禮之當然也。’程子曰:‘聖人事君盡禮,當時以為諂。若他人言之,必曰我事君盡禮,小人以為諂,而孔子之言止於如此。聖人道大德宏,此亦可見。’”(朱熹.論語集注

“孔子論至於正月之六章,戄然曰:‘不逢時之君子,豈不殆哉!從上依世則廢道;違上離俗則危身;世不與善,己獨由之,則曰非妖則孽也。”(說苑.敬慎)

“君之與臣,雖有尊卑,而同共天職者也,故待如嘉賓,是為禮。臣之事君,雖為國而受其恩義者也,故報以赤心,是為忠。蓋君患暴慢無禮,以奴隸犬馬待其臣;臣患虛偽不忠,以秦越肥瘠視其君。此即孟子答齊王之意,但孔子之言醞釀耳。然此可為君臣之定義。曰:‘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僕,僕臣隸,隸臣輿,輿臣台。’一家一肆皆有主臣,若不以禮以忠,亦不可行也。”(康有為.論語注

對讀

“當下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見了約翰,要受他的洗。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裏來嗎?’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或作‘禮’)。’於是約翰許了祂。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裏上來。天忽然為祂開了,祂就看見神的靈仿佛鴿子降下,落在祂身上。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馬太福音3:13-17)


The Baptism of Christ, 1510-20
by Joachim Patinir, c.1480-1524

解析

  孔子講禮,認為禮可以帶來秩序與規範,也可以帶來和諧與安寧。他不看重周圍的環境,也不在乎別人的態度。在他所處的時代,已經禮崩樂壞,人們不再認真地行君臣之禮,反倒是如此行禮之人,遭到旁人的譏諷,認為是諂媚。孔子的態度當然是鮮明的,克己復禮以歸仁。自己能夠堅持,或許會帶來整個風氣的扭轉,若自己也見風使舵,隨同流俗,那就沒有絲毫改變的可能了。
  耶穌基督也是這樣。本來,他是神子,尊貴,榮耀,能力,都是人所不能比擬的,而祂道成肉身降世為人之後,還是盡人間的諸般禮儀,即使連施洗約翰也感覺不配,但耶穌還是堅持讓他為自己施洗。在這一點上,耶穌是毫不含糊的,該如何做就得如何做。這也是父神所看重的,隨後,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這是對耶穌身分的宣告,其中,也應該包含對耶穌盡禮行為的肯定。
  今天,有些基督徒對本地文化,習俗的尊重不夠。這其實有悖於聖經,也會產生不好的效果。有的信徒乃至牧者完全否定中國傳統文化,甚至將之視為毒藥,地溝油,魔鬼的道理,欲徹底剷除而後快,如陳泰和批評我們聖經論語對讀活動時說:“把聖經跟論語對比起來,是對聖經的侮辱。”“將兩者聯繫在一起就仿若將惡魔與天使聯繫在一起。”房森_weibo也說:“論語是人的思想,聖經是上帝的啟示怎麼能混為一談呢。論語這種書在聖經中早有定義,叫魔鬼的深奧之理。”這些言論與態度都引起了教外人士的強烈反感與擔憂。還有的信徒,稱比自己年長幾十歲的老年人為弟兄姊妹,最多前面加一個“老”字。這極不符合中國的習俗與傳統,是對長者與尊者極大不敬與冒犯。基督教要真正進入中國,深入中國文化土壤,還有許多工作需要做,學會尊重他者是最起碼的。中國基督徒也需要對中國和中國文化有熱愛並為之做出貢獻。(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