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星夜趕路 Stars night journey

陵兮

 

  梵高(Vincent van Gogh, 1853-1890)那幅星夜The Starry Night)裏,藍藍的天空掛着月亮和閃爍的星星和一抹的雲彩,像是夢一般的引領着我進入他塑造的藍色星空籠罩下的小鎮,我不太清楚他的理念,但是我在星空下的經驗卻是畢生難忘的。


The Starry Night, 1889
Vicent van Gogh, 1853-1890
Museum of Modern Art

  我覺得那是半夜天沒有亮以前,爸爸的大手牽着我的小手一起向前走,爸爸走一步,我要連跑帶跳的跑兩步,我不要爸爸和我趕不上這頭一班火車從新竹到台北上班,我氣不喘色不變的,跑跑跳跳地靠着爸爸,一起從埔頂光明里走到了新竹車站!
  那條寬大的柏油路只有我們兩個人,加上爸爸的皮靴聲陪伴着向前邁進。我知道這是第一次爸爸答應帶我去台北看看他上班的地方,弟弟妹妹太小了都不能來;我要好好爭氣不能給爸爸丟臉,惹麻煩!

  爸爸喜歡說我小時候的故事:
  媽媽到醫院去生弟弟了,我在家找媽媽哭鬧着不肯睡覺,爸爸陪我玩逗我發笑,直到我筋疲力盡倒在床上睡着了,爸爸才安心。
  爸爸說我很聰明也好吃,每天爸爸回來除了公事包還有一個小包在手上拿着,我看到爸爸就問:“爸爸,這個是甚麼?”爸爸說:“這個是鹽巴,煮菜用的!”“打開!讓我看看!”爸爸嘩然而回味他女兒的邏輯要求。
  有一天爸爸和他的同事一起談話,卻聽到碰,碰的聲音從床單做的門簾後傳出來,爸爸輕輕的從縫隙裏看到一個胖嘟嘟的小娃,正在全力以赴的撐開那個砲彈箱蓋子,漲紅着臉,另一隻手摸到一塊柚子糖,於是鬆了一口氣,“碰!”的一聲炮彈箱給蓋上了,小娃娃就在簾子後享受她的糖果了?一口一個是不夠的,於是碰,碰,碰聲響就繼續了。

  爸爸遲婚,他與媽媽相愛於嘉陵江,那是長江的支流。媽媽在外婆家生產後滿月才帶我去跟爸爸相會。(註:家裏很小沒有儲藏室,只有用床單掛起間隔儲藏雜物,其中有一個很重而廢置的炮彈箱,我們拿來放米糧以防老鼠咬。有時候爸爸也會將他買回家的柚子皮做的糖果收藏在這裏。)

  爸爸到火車站期待着媽媽抱着新生的我,爸爸想着:媽媽是瘦小嬌巧的女子,那麼這個她新生的小娃娃一定也是很小瘦而乾乾的了?想不到瘦小的媽媽卻交給他一個可愛的,健康的胖娃娃,爸爸高興得難以置信,安頓我們一起住在那裏建立了一個家。

  經過許多的日子,這星夜趕路得寵的回憶,尤其是那隻大手握住我的小手,快樂地向前行!“爸爸,謝謝你!給了你的大女兒一個很不一樣的人生,因為我知道爸爸愛我!”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