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彩虹簷下(二)

拉斯維加斯.孟湘

冬籬

 

  孟湘把自己推離書桌,興奮地從椅子跳了起來,握着雙拳像拳賽得勝者般將手舉起,大聲嚷:
  “賓果!”
  取出放在筆記簿電腦旁的手提電話,按出號碼,說:
  “喂,沛元,晚安!沒吵醒你吧,這是Fanny。”
  “二小姐,沒關係,有甚麼吩咐?”
  “沛元,你幫我定今天美國Las Vegas的Venetian酒店房間,頂樓套房,可以嗎?”
  “小姐,應該沒問題的,Venetian跟我們酒店集團有聯繫的。”
  “那是最好了,今天一定要有房間啦!若有問題打我手提無線電話告訴我,或是e-mail給我。”孟湘答道。
  沛元:“二小姐,妳放心,一定可以的。”
  “謝謝你了,Bye。”孟湘將線掛斷了。再撥新的號碼。

  “嗨,小華,我是湘翎。”
  “Fanny,早晨。”
  “妳將我這星期的appointment全部取消了,再約兩星期後。”
  小華:“收到,波士。”
  孟湘:“有事妳可以打我的手提電話聯絡。”
  小華:“Ok。”
  “Thanks, Bye。”

  孟湘與小華名義上是僱主跟員工的關係:小華是湘翎的秘書,事實上她們自小一起長大,小華比湘翎大兩歲,中學也是同學;湘翎當小華是姊姊,小華對湘翎也如妹妹的看顧。湘翎在中學最後兩年,到美國繼續升學;而小華在香港中學畢業後,留在中文大學攻讀,畢業後就在湘翎家族的宏達集團裏做事。湘翎美國畢業後回港,在宏達集團的酒店部當了經理;公司也就派了小華做秘書。小華在商界的實際經驗比較多,對集團的操縱也熟識,協助湘翎處理業務。
  南加州凌晨風景線,鐵青的天色襯托閃亮的燈火,像是灑在深藍天鵝絨上顆顆鑽石。遠處西邊天底,漸漸露出一絲曙光,奪去顆顆的閃亮,腳底窗外的公路上,擠着長長的火龍。醒了,夢裏的都市。
  孟湘訂了當天從洛杉磯飛往拉斯維加斯的最近班機,梳洗收拾行李,退了旅店套房,匆匆地趕到機場去。
  拉斯維加斯- 沙漠裏的幻覺城市。酷熱的中午,拉斯維加斯大道兩旁,排列了十來二十個占地五十至八十畝的賭場旅店,每幢旅店有上千的房間。移植到這裏的棕櫚樹,在沙漠風中擺動。到處的噴泉,在華氐一百度的陽光下驅熱。貪婪的旅客,在這無金的土地上挖金。這裏見不到海市蜃樓,卻引起不少人的幻覺,虛擬。玻璃纖維製成的意大利雲石柱,支撐着繪畫天空雲彩;煤氣管冒出的火山火焰,二千瓦揚聲器傳來地震聲響,塑膠的奇花異草,抽水機湧出的瀑布,藏在樹林裏的電子晶片,發出鳥語蟬鳴,這亂真的景象,虛虛實實混淆不清。比足球場還大的空調賭場,在煙霧酒味中,角子機輪軸不斷地轉動,被催眠的眼睛盯着,叮叮噹噹,燈號不停地在閃耀,尋夢的人在睡夢裏。沙漠中的都會!
  黑色的轎車,穿梭般將孟湘從機場送到威尼斯酒店的大堂。酒店的接待員帶着笑容道:
  “歡迎蒞臨本酒店,何小姐,我們很榮幸能接待妳!”
  孟湘註了冊,轉身對接待員說:
  “麻煩你給我查一查,是不是有位名叫John的亞裔人,今早從三藩市到這酒店。如果有的話,就給我送香檳跟一籃水果到他房間去。”
  “可以,可以。”
  “也麻煩你把一張卡片送到我房裏,我再寫幾個字,跟香檳一併送到John的房間去。”
  “是,小姐。”
  侍應生取了鑰匙,倒履把她帶進電梯,直到三十五樓的套房。
  偌大的一間二千多三千呎的套房,可真奢華!侍應生將套房的燈全亮了,按了電鈕把一道紫紅色金花的窗簾打開,一幅二十多呎寬十來呎高的落地窗,將拉斯維加斯的景色現在眼前。
  孟湘走到窗前,腳下的建築物就像兒童在遊樂場的沙盤上擺設的模型屋,她正在左右探望時,另一名侍應生進入大廳,道:
  “何小姐,John先生是下榻在本酒店,這是妳要的卡片。”
  她從侍應生接了卡片,在上面用中文寫着:
  “若望:
  你無須驚訝,這更不是幻影,明天七點半在聖馬可廣場的Canaletto餐廳見面囉。
  孟湘。”(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