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軍牧手記(十)

逞強少年

李卓民

 

  巴拿馬是個極其貧富懸殊的國家。巴拿馬首都巴拿馬市銀行林立,酒店業與賭場業蓬勃,資金週轉可說是個天文數字,因為巴拿馬運河為此國帶來極大的收入。此外,政治的不穩定帶來政府官員的舞弊,毒品的販賣使社會陷入一個惟利是圖的狀態之中。故此富者越富,貧者更貧;有錢人窮奢極侈,貧民窟衣不蔽體,真如世上的天國與地獄。首都已經是如此天壤之別,其他森林及沿海地區的土民,就貧窮得有如原始時代的穴居人一般。
  美國這個首號大阿哥,不單為巴拿馬建築運河,協助巴拿馬人從哥倫比亞政府的勢力中獨立起來,多年來也以兵力干涉此小國的內政,但卻資助了不少落後地區的建設。我被調派往巴拿馬作撤退軍牧(Redeployment Chaplain),把半年間參與建設的主力部隊以及短期部隊一起領導回美,亦因此有機會參觀了巴拿馬所有美軍基地,森林區,運河區和首都每一個重點。這次的演習使我對巴拿馬留下了極深的印象與感觸。
  在東北森林的美軍建設基地附近,我除了每天輔導站崗的憲兵,開井築路的工兵,醫療站的醫生護士們,及基地膳堂的廚司們外,更有機會與軍營邊飲食店和售賣紀念品的小販們交友,並且認識了一群從各村落來的兒童。這些孩子們都很年幼,十分活潑可愛。他們大都是孤兒,雖然看來營養不良,衣衫襤褸,卻十分友善,常帶笑容。我們營內的軍人都愛找他們擦鞋,使他們可以得到一些收入。通常擦一雙滿了泥濘的皮靴,都要花上廿分鐘至半小時,他們卻只收五角錢美金。有的要爭取生意,甚至只收二角五分錢,在森林區這算是不錯的收入了,因為成年人有些工作了一整天,才賺取數元美金而已。我與軍官們大都給他們一塊錢,所以是最受歡迎的一群“重要人物”(V.I.P.)。我們的交談大都透過軍方的傳譯員協助,不過傳譯員常常忙於幫助政府官員或司令部官員,所以我缺乏傳譯時,就要硬着頭皮用粗陋簡單的西班牙單字與他們溝通。許多時用字不當,手語不善,弄至十分狼狽,笑話百出。有一次甚至把“女兒”與“菠蘿”兩字混淆了,以至說自己家中有五個“菠蘿”(因兩個西班牙字的尾音相同),使自己知道弄錯後啼笑皆非。
  “軍牧,你今天有空嗎?”一個年青的軍警從憲兵部跑來找我。“有甚麼事發生嗎?”我問道。“在我們憲兵部有兩個軍警病倒了,想請你前往探望他們,為他們代禱,並鼓勵他們的士氣。”軍警下士作此要求,於是我坐上他的悍馬軍車(Hummer)前往探病,並為病者祈禱。他們因工作過勞,加上中暑,所以臥在憲兵營的帳幕內。事後,因人手不足,所以我陪同K下士以及一巴拿馬警員往附近一小鎮巡邏,就在我們歸途時遇上一件意外。
  當我們的軍車要從吊橋轉向軍營入口時,我們看見遠處有一群人在圍觀一個小孩,及至接近人群時,方才知道這小孩是其中一個擦鞋的孤兒。當時的情景相信我永遠不會忘懷,在我面前的小孩頭蓋骨好像是被人破開了,一大塊頭皮血淋淋的掛在前額,孩子滿臉滿身都是血。我不是個怕血的人,在陸軍醫院的手術室,以及中央醫院的急診室,我都見過因意外出血的病人,但見小孩子這樣大量出血,還是首次。
  其他的小孩在七嘴八舌地不停形容他的出事原因,但我卻聽不懂他們的西班牙語,我問巴拿馬的警員箇中情況,但他的英語表達能力極有限。最令我氣結的是圍觀的成年人只為好奇,絕不援手,也不知道他們的包圍會使孩子很快便會缺氧暈死過去。只有一位女士在安慰那受傷的小孩,但對那在哭得淚水與血水交流的小孩而言,無補於事。我為了救人要緊,立即叫K下士用手提無線電話聯絡軍營的醫療人員,並請警員把孩子抱進軍營內搶救。
  一星期後傳譯員伍長,一位精通數種歐洲語言的百里茲(Belize)裔白人相告,那小孩已經安好了,但因為當地醫院設備簡陋,無醫生或護士懂得拆線,以致我們的陸軍醫生上校(我以前醫療部隊的司令)不能為他縫針,否則他會少一些痛苦及快一點痊癒。伍長更告訴我,那小孩只有九歲,但他要在小孩之間表示自己是個勇敢的“成年人”以及領袖,所以在橋頭跳下急流的河中,表現自己的勇氣。原來當地的土人選族長的方法,也有類似的愚勇。小孩的計算錯誤了,頭部前額碰上暗湧中的尖石,以致頭破血流,若碰在頭頂,可能已經早就身亡了。
  我離開河畔的軍營前,腦海中不斷出現這浮沉的少年人,正象徵着巴拿馬人的落後與無助。美軍撤退後,再無善心人去給予他幫助了,下一次他可能會自生自滅地流血至死。難道巴拿馬的命運不也是如此嗎?1999年是運河回歸巴拿馬之期限,美軍全面撤走後,會有另一位強人出來當政,奴役人民呢?還是鄰國哥倫比亞會再次干擾巴國的內政與主權嗎?內戰與戰爭的風雲又會再捲土而至嗎?

  “主啊,巴拿馬人需要的不單是物質與醫療的援助,他們更需要福音。求主感動更多的宣教士到他們中間,幫助他們有屬靈的啟蒙運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