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日月潭的晨昏

音凝

 

  許多名勝在未遊之前,心嚮往之,但觀光之後,反倒興致索然了。但日月潭這地方卻不然,它能吸引你再遊而三遊,如握一本名著百讀不厭。因為那一潭澄澈的碧水,與半湖蒼翠的山色太美了,美得使你發呆。你不去便罷,去了便再也丟不開對它的牽掛。它在你的記憶中,將永遠佔有最美的一角。
  幾次遊日月潭,都是匆匆地來,又匆匆地去,因此只能欣賞它的浮光掠影,沒法靜下來和它談談心,讓彼此的心靈在美的感受裏相契合。這一次有機會去日月潭逗留一週,使我對它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留下了更多的眷戀。

  我拋下了生活上的一切羈絆,像一介孤獨的行者,搭晚班車駛上了日月潭的山頂。山雨正在瀟瀟地下着,下車時淋濕了我的衣裳,也將我的一肩輕愁洗掉了。灰色的涼雲,乳白色的濕霧,從山頭湧下來,將半個湖的景色遮斷了。這片模糊恬淡的景物頗似米蒂的筆意與舒伯特未完成交響曲的情調,使我心頭上也浮起了一片淡淡的惆悵。我帶着這詩意的惆悵入夢。都市的塵囂都濾去了,山上的夜出奇的岑寂,連一片樹葉飄落的聲息都聽得見。烏雲散了,淡淡的月華由窗外泄進來,涼涼地慰貼在我左邊的腮頰上,我從來沒有意識到月光會如此的美,大概今宵的月色已被日月潭的湖水冰透了吧!
  沁涼的湖水不但冰透了今宵的月華,也浸透了我的藍色怯怯的夢境。
  早晨醒來的時候,四周靜得沒有絲毫聲音,推開湖邊的窗子望去,碧綠的煙波上,彌漫着一層白濛濛的輕霧,日月潭好像一朵淡彩素描的晨夢,綻放在微曦的晨光中。宿雨與涼雲都散了,我登上了樓頂的平台,日月潭的風貌盡收眼底,覺得比夜晚更美。我信步走下螺旋狀的樓梯,漫步在後山的“桃李園”中,那兒遍植桃李的幼苗,綠葉尚未成蔭,滿山的百合凝成了一層淡淡的芬芳。當我由它們旁邊經過的時候,我凝視着這大自然的傑作,我想,每天早晨能用幾分鐘面對這潔白的花朵,要比讀一篇修養品性的文章好得多,也比讀一首詩更能美化人的心靈。至少,也能使靈魂染上些淡淡的芳香啊!
  山下有一汐小池,由山上用竹管引下來的泉水,注滿了這個小池。池中長滿了綠色田田的葉子,與細細碎碎的萍藻,一朵帶露的白色睡蓮,半綻着羞澀的笑容,稚氣的浮在水面上,一隻小青蛙靜靜地守護在旁邊的葉子上,我沒有驚動它,悄悄地由旁邊踱開。
  從涵碧樓的後山坡,沿着青石鋪成的山徑走下去,可達湖邊。這一帶的樹叢很密,也很幽靜,沒有人聲,連鳥語也很少,只有蟬抽冷子叫一兩聲,更顯得特別岑寂。我坐在石几上,諦聽着四周的靜寂,腦海中不想甚麼,只讓遠處湖上輕愁似的薄霧,注入我的心湖,使我浸潤在一種蒼茫的感受裏。
  我沿着曲折的山徑走到湖邊,湖上沒有人泛舟,湖水清澈而深碧,我伸手觸及水面,一絲冰涼的感覺立刻沁入肌膚。我忽然記起,這是一個夏天的早晨,但湖水卻比秋水還冷。我索性脫下鞋子,將雙足也伸入湖中;我雖沒有濯足萬里流的豪興,但這一湖冷洌的碧水,卻滲透了我的肌骨,連我的心靈也滌濯得冰瑩而明澈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