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亞當之歌

創世記2:23

田立柱

 

  曾經聽人說過詩經的首篇—關雎的故事,雖然說來,這篇男女之情的詩歌,僅僅是個人的私事而已。但是在詩經的編輯者看來,卻是人倫中的第一,選為詩經之第一,也就“順理成章”了,將這樣一篇私情之事,視為詩經的基礎,讓我們想到了古人的素樸和真誠處,好像後來一些文人,卻抓大事去了,而忘記了其實“人之根本”的事情,才是更為基本的。而當我們閱讀創世記的時候,其第一篇的詩歌,也是一篇表達男女之間關係的歌謠,因為出自亞當之口,我們就姑且稱之為“亞當之歌”吧。

  亞當之歌僅有四句:

“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

根據聖經的記載,我們知道人是來自於上帝的創造,上帝在創造了男人之後,感覺到“那人獨居不好”,所以就為男人創造了女人,有女人為男人的幫助者和陪伴,就成為一家人。有時候我們會想到上帝創造人,其實是創造一個具體的家庭,人類社會的基本單位也就是家庭,它也就被人們稱之為“社會的細胞”,而這樣的名稱,讓我們不由得思想到生命這樣的主題上面,生命的延續就是賴於家庭這個基本的單位。

  有了家庭,也就有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也是人倫之間最為重要的。當耶穌基督在論及男人和女人的時候就用由“亞當之歌”所引出的結論:“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馬可福音19:5)。雖然解經家對這素樸的“亞當之歌”有不同的解讀,如:情愛和性愛的隱喻之說,我們還是會想到這其中的思想含義,他其實超越了簡單的情愛以及性愛,而提升到了另外的層面,好像是亞當對上帝表白自己對女人的感受一般,充滿了對女人的熱愛和敬重,將其視為是對女人的讚美也不為過。

  骨中的骨和肉中的肉,既是表明了兩者之間關係的親密,所謂的“骨肉之親”是也,也表明了更為深刻的生命原理,含有生命啟示的意涵,使讀者的視線提高到生命的層面是極為重要的,否則我們就會陷入到生理學意義上的論說,而無法體會上帝對亞當和夏娃管理使命之託付。那責任和使命是屬靈的,而不是一件事務性的交代。在雅歌中男女之間的對話,我們聽到了與此相仿的話語:“我屬我的良人,我的良人也屬我”(雅歌6:3)。學者們說那是女子的表白,其實將其視為男女共同的心聲,也“未嘗不可”。彼此相屬之間的關係,正是共同使命感的基礎。

  元代的詩人管道昇有一“我儂詞”為人們所稱道,整篇的詞話也是描述男女之間的那份情誼,詞中有話曰:“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雖然時代不同文化背景也不同,但是這種充滿了生命意義的愛,卻是一致性的,也是彼此之間存在着不可分離的骨肉之親。男人與女人同為上帝手裏的工作,都是上帝的屬下,都負有管理這個世界的責任和使命。只是後來他們辜負了上帝的託付,虧欠了神的榮耀,從情感的角度看,是殊為可惜和痛心的事。

  從文學的角度來追溯“亞當之歌”的引導,我們會馬上看到上帝創造的過程,一個人獨居不好,需要有人幫助他,才能夠完成管理這個世界的責任,這是創造過程的前提,來自上帝的旨意。當亞當在上帝面前看到真實世界之時,創世記的作者讓我們體會到幫助者的需要之處。面對這麼龐雜的生物世界,作為創造過程的階段,出現在亞當的面前,只是沒有遇見配偶來幫助他。於是創造之工再進一步,上帝使他(亞當)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根肋骨,又把肉合起來,那根肋骨就成了女人,上帝將這個幫助者帶到亞當面前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從此開始了。“亞當之歌”是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回應了神的創造。

  而當“亞當之歌”結束的時候,創世記的作者,給我們一個結論: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這個結論既是總結性的,是對上帝創造人類始祖過程的概況,也就解釋了人類夫婦之間關係的神聖性源自於上帝的創造,規定了人倫之中生命和精神的一致性。而“亞當之歌”成了貫穿故事始終的連接紐帶,從上帝創造人以及人的社會家庭,直到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建立,在其中也隱含了人的責任,對社會的責任和對家庭的責任等等話題來了。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