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論語析讀(五三)

“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與“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他得名。”

石衡潭

 

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也。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八佾3.11)

注釋

  說:說法,意義。
  不知也:

“答以不知者,為魯君諱也。”(孔安國)

“先王報本追遠之意,莫深於禘。非仁孝誠敬之至,不足以與此,非或人之所及也。而不王不禘之法,又魯之所當諱者,故以不知答之。”(朱熹.論語集注

  示:

“示,讀如‘寘諸河幹’之寘,寘,置也。”(中庸.鄭玄注)

“孔子謂或人言:知禘禮之說者於天下之事,如指示以掌中之物,言其易了也。”(包咸)

出示:

“孔子為國諱,而答以不知。遂更不說。則千載之後,長言禘禮為聖所不知,此事永絕,故更向或人陳其方便也。言若欲知禘說其自不難,於天下之人莫不知矣。人人皆知,如示以掌中之物,無不知了者也,故云‘知其說者之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也,斯,此也。此,此孔子掌中也。”(皇侃.論語集解義疏

視:

“示與視同。”(朱熹.論語集注

“先王報本追遠之意,莫深於禘。非仁孝誠敬之至,不足以與此,非或人之所及也。而不王不禘之法,又魯之所當諱者,故以不知答之。示,與視同。指其掌,弟子記夫子言此而自指其掌,言其明且易也。蓋知禘之說,則理無不明,誠無不格,而治天天不難矣。聖人於此,豈真有所不知也哉?”(朱熹.論語集注

“示,猶視也。禮三本,天者,生之本也;祖宗,類之本也。無天惡生,無祖惡生?故自天而視眾生,萬物皆一體也;自祖而視裔孫,同類皆同氣也。禘者,以祖配天,祀所出之帝太微。推天祖之心,則凡天之所生,皆當愛之;凡祖之所生,皆當親之。三代皆出於黃帝,中國人多黃帝子孫也。以黃帝配上帝,則凡黃帝之子孫,皆吾同胞之親也,於禘時念之,則當親之。大地黃、白、黑、赤、棕人,各種皆自天生,而與吾分支者,皆吾同類之民也,於禘時念之,則當仁民。鳥獸、昆蟲、草木,皆天所生,而與吾異形者,皆吾同氣之物也,於禘時念之,則當愛物。親親民物皆合為一體,其於治天下如運諸掌乎!禘之說大概如此,孔子遜言不知,蓋以魯人失禮,故不欲答之與!”(康有為.論語注

“郊社之禮,所以事上帝也;宗廟之禮,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禮、禘嘗之義,治國其如示諸掌乎。”(中庸

“帝者天號,始祖所自出之帝,故曰天大祖。”(白虎通

對讀

“因此,我在父面前屈膝—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祂得名—求祂按着祂豐盛的榮耀,藉着祂的靈,叫你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裏,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神能照着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但願祂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得着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以弗所書3:14-21)

解析

  魯國有人詢問禘禮的意義,孔子答以不知。或許是謙虛,或許是看魯國人行禮不誠,或許是問話人問話方式不夠妥當。從後面的回答來看,孔子並非不知或者並非完全不知,因他認為瞭解了禘的意義,治理天下就易如反掌。既然他對禘禮有如此高的評價,應該說,他對之還是有所知的。朱熹對此是完全肯定的,他從仁孝誠敬來說明禘禮的意義,比歷代解釋深入了一層,而康有為的視野則更為開闊,不僅涵蓋了張載民胞物與的含義,而且兼及世界各民族,有天下一家的觀念。當然,他雖談到上帝,但對上帝的本質與性情還沒有真正的瞭解,也就沒有繼續往下說。
  以弗所書3:14談到了我們共同的上帝,就是我們在天上的父親。這一段是保羅在上帝面前的禱告。猶太人一般禱告的姿態是站立,雙手伸出,雙掌向上。保羅則為教會俯伏在上帝面前,迫切懇求。
  上帝是耶穌的父親。上帝是慈愛的父親,我們得以進到祂面前,向祂祈求,與祂親近。上帝是公義的父親。上帝歡迎罪人,但是祂不歡迎那些想利用祂的愛心,仍然在罪中生活的人。上帝是聖潔的,凡來到祂面前的人,也必須聖潔。“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上帝是眾人的父。沒有個人,沒有教會,沒有國家,可以單獨地持有上帝;上帝的父愛遍及眾人與宇宙;我們必須互相親愛,互相尊重。上帝是當常受萬民感謝的父。人靈魂的得救,以及生命,呼吸,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帝所賜的,沒有上帝的護持,人一刻也不能存在下去。上帝是一切作父親的楷模。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馬太福音6:9-13)


John Drinkwater

  保羅禱告祈求,使他們心裏的力量剛強起來。按照希臘人的理解,心裏的力量有三方面:理智,良心,意志。保羅禱告祈求耶穌基督加強他們理智的力量。使他們能分別是非,使他們的生活純潔安全;同時良心要更加靈敏,更加柔和警醒;意志也要堅定與堅決,敢於行動與擔當。約翰.德林瓦特(John Drinkwater)在一首詩中寫到:

求你賜給我們意志去實行我們的感受,
求你賜給我們力量去從事我們的所知,
求你賜給我們目的以堅鋼支持護衛,
親自下手。
知識非我們所求,知識你已賜與,
不過,主啊,意志─我們最迫切的需要,
求你賜給我們力量去建造,超越感受,
實行,實行!


Henry Lyte

  當基督永久地居住在人心裏時,那心裏的力量就剛強起來了。保羅所用的“住”在我們的心裏,是希臘文的katoikein,這字是指永久的,以有別於暫時的客店。萊特(Henry Lyte)在他所寫的夕陽西沉歌(Abide with me)中,有一節這樣說:

不是一瞥 不是片言隻語
乃是永久 與門徒共居住
孰悉謙卑 忍耐無拘無束
非暫時乃永久 與我同居

Not a brief glance I beg, a passing word,
But as Thou dwell'st with Thy disciples, Lord,
Familiar, condescending, patient, free.
Come not to sojourn, but abide with me.

  獲得能力的秘訣,是在我們的生活中,有基督同在。基督願意進入一個人的生活中─不過祂決不會強行入內。祂必須等待我們的邀請,把祂的力量賜給我們。
  基督的愛是長闊高深的。或許可以說,從闊的方面來看,基督的愛包括各時代,各地方,各種各樣的每一個人;從長的方面來看,基督的愛嘗盡一切苦味,甚至接受十字架的痛苦;從深的方面來看,祂下落承受死亡的經驗;從高的方面來看,祂在天上,仍然愛我們,在天父的右邊,為我們代禱。沒有人是在基督的愛的範圍之外,沒有一處是祂的愛不可到的地方。
  我們可以在教會的團契裏獲得這種愛。約翰.衛斯理說,“上帝不知道有孤獨的宗教,沒有一個人孤獨地到天上。”教會或許有她的錯誤與不足;教會裏的信徒可能在愛心,信心與行為等諸多方面遠未達到基督徒的標準;不過在教會的團契裏,我們能找到上帝的愛。
  雖然這世界被敵對的勢力,被憎恨爭鬥,撕得四分五裂。國攻打國,民攻打民,階級攻打階級。在人自己內心,也進行着善與惡的激烈搏鬥。但上帝的心意,是要把所有的國家,所有的人,在基督裏,得成為一。

“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摩太前書2:4)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得後書3:9)

要達到這一個目的,基督需要教會外出,向人宣揚祂的愛,並祂的憐憫。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着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1:8)

所有的人也當認罪悔改,加入教會,聯合在一起,經歷基督無窮的愛。

“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太福音11:15)

(下期續)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