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片楓葉

于中旻

 

  偶然搜檢舊篋,見到一片變色的楓葉,上面寫着一個“愛”字,遒勁的毛筆書法,頗能現出寫的人的性格,表露着真摯情誼。
  幾年前,殷穎牧師寄來的,夾在聖誕新年賀卡裏,已是陳年舊事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冒着瑟瑟深秋的寒風,扶着杖,在他舊金山家附近的金門公園裏,拮拾起片片的落地紅葉,再壓平了,寫上字,郵過重洋,才達到收書人的手中。
  一片楓葉,雖然是免費收檢的,雖然已經褪色了。卻不啻是“家書抵萬金”,蘊涵着多少的深情厚意!
  現在寄的人,也仿佛一片楓葉,靜靜的飄逝了。
  殷穎似是生在秋天裏。他的春天非常短暫。隨着內戰燃燒到山東,他被迫離開家鄉,新綠少年,當了不成熟的小兵。偏遇上兵敗,腿上中了破彈片,幾乎喪生。後來隨難官難民,逃到了澎湖。那些人懷疑加上殘暴的報復心理,明知他是無辜,還是把他連番折磨得夠了,後來發配到懲治流氓頑犯的火燒島。這讓他的生命,進入了肅殺的秋天,漫長的秋天!
  奇妙的是,當年他在故土的時候,基督教的道種,播在這幼小的心靈裏,稚弱的苗兒,飽受長久的摧殘,得主的保守,竟然茁長壯大。信心經過熬煉,漸成精金。是“思想進步”的罪名,把他送進了牢獄—那些迫害他的人還真說對了,他不僅進步,還要再進步,更要向上,再向上—他走出了綠島囚室,飛向了藍天,讀了神學;作登壇說教的牧師,並用筆墨宣教!雖然在那時代,沒有誰能像司馬遷,用不受羈束的筆寫出信史;“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提摩太後書2:9),他用文字,把信仰傳播到遠方。
  白色恐怖使他越皞白,信仰得以昇華。代價是長久的營養缺乏,精神和軀體的殘害,給殷穎留下了一身疾病,和心靈上的陰影。想想看,同處狹隘囚室,瘦成骷髏般的少年人,一個晚上就被丟進海餵了魚,或受其他處理,留下的恐怖印象,對於當時的少年,該是多麼殘酷!成績是纏磨的痼疾,特別是讀書人,著書人最寶貴的眼睛,竟然越來越差,自己知道沒有希望復原,惟有接受視覺的窗戶,越來越加昏暗!後來得裝備好幾個不同的放大鏡,才可勉強讀寫。想他將來復活見主耶穌基督,最該感恩就是“如今仿佛對着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哥林多前書13:12)
  感謝主的恩典,蒙主救贖的人,到底比野地的花草貴重得多。他到了通常接受為有去無回的火燒島,主卻保守他不被丟在爐裏焚燒,而是從煉爐中走了出來,成為主所用的器皿,造益許多的人。
  記得:幾年前訪問殷牧師的書齋,見他致力臨摹鄭板橋的書法。很多人都知道,鄭書“難得糊塗”的橫幅。這可是真聰明,是苟全性命於亂世的藝術,不少人想效法這處世哲學,卻都沒人學得來;據說:殷牧臨鄭書體,幾可亂真,不知這點超越板橋不?讀到鄭如此說:

以人為可愛,而我亦可愛矣。以人我可惡,而我亦可惡矣。東坡一生,覺得世上沒有不好的人,最是他的好處。…年老身孤,當慎口過。愛人是好處,罵人是不好處。東坡以此受病,況板橋乎?(歷代名人家書“鄭燮與弟書”)

鄭有個好想法,卻作不到;推還給蘇東坡。二人都是好人,所缺少的在於愛。殷牧卻作到了。沒聽見他罵人,連被稱為“小丁光訓”的周聯華,因為宮廷太監牧師,許多基督徒對其人頗有謂詞,他也可以真作朋友。能有如此修養,不是別的,是其有包容的愛,能“以人為可愛”。未曾請問其端,想是殷牧以“百合”名其齋的又一因吧!
  無論如何,殷穎牧師固執的喜歡百合花。從他起初在道聲出版的百合文庫,到他臨歇場時的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都是以“百合”為名。他的文章都美得像詩,他的人生也像詩。只是周圍的人,連基督教圈子裏面的人,並不都能體會他的心意,使他如“百合花在荊棘內”(雅歌2:2),不知道甚麼風吹來,就領受刺的印記。在那本印刷得很精美的書裏,有些往事並不是新鮮的,再出現時,就像是又被風吹來,吹來,讀者不難想像,寫的人曾如何被扎得遍體鱗傷,作者稱之為“榮耀十架”。還是讀這闋“百合花頌”吧!

百合花頌

我是野地的百合花
我要讚美上帝的偉大
我不勞苦也無需紡紗
上帝賜給我的衣裳
遠勝輕盈的絲綢
美逾絢爛的朝霞
多少人投我以羨慕的目光
多少人將我的顔色臨摹入畫

我的氣息馥郁清澈
我的裝飾美麗豪華
一切人手所造的都不能比擬
更遠超所羅門王的榮華
我僅是野地裏的一朵百合花
宇宙萬物都出於祂奇妙的造化
一切榮耀都要歸於耶和華
一切榮耀都要歸於耶和華

我是野地裏的一朵百合花
我要歌頌復活救主的偉大
造物主雖未給我歌喉
我卻以百合喇叭向人們說話
當微風播放我芬芳的氣息
當陽光照亮我微笑的臉頰
我正在高唱哈利路亞
聽!這是我無聲的讚美與見證
讚美上帝的奇異恩典
見證復活基督的榮耀十架

  著者還把這歌詞,配以孟德爾松的樂曲,可以唱誦。
  他愛百合花。神眷顧他像眷顧野地裏的的花,更眷顧尋求神的國度和祂義的人(馬太福音6:28-34)。也許,出乎有些人的意料外,從膠州,到臺灣,再落足美國的土地。柔弱的百合花,長大了,長老了,更是像一棵堅強的樹,枝柯延伸成蔭,結果纍纍。
  百合花,永不凋殘。一片紅葉,永不褪色。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