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1-09-01

兩把火

亞谷

 

  古時教會藝術,描繪聖徒的頭上戴着光圈。本來是很好的意象,可惜後來流入庸俗;部分原因或由於可見的聖徒,未充分表現出“光明之子”。
  使徒保羅蒙召,見天上來的異象,主交託他使命—叫人“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使徒行傳26:18)。自己先作光明之子,才可以使人作光明之子。
  保羅的形象,不止是頭頂光圈,更是一團火焰。


Photo by Jens Mahnke from Pexels

  所羅門的雅歌中,如此美妙的描述愛情:

愛情如死之堅強;
嫉恨如陰間之殘忍;
所發的電光是火焰的電光,
是耶和華的烈焰。(雅歌8:6)

  愛與恨,都是極其強烈的情感。
  就是寬容仁厚的人,在二人的愛情之間,也容不下第三者。更壞的情況是,知道那參與其間的,是邪惡的,可能對你所愛的造成傷害。
  使徒保羅愛哥林多教會,深願他們在基督裏長進成熟,所以關切,幫助他們,願意把自己一切所有的都給他們。可是,有撒但的使者,假使徒來了—他們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叫他們接受錯誤的教訓。因此,保羅不能不為他們的靈魂着急說:“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哥林多後書11:2)不止是義憤,也是嫉恨。這絕非出於私欲,要爭地盤,或擴張自己的勢力,建立自己的山頭;而是本於神那樣的聖潔忌邪,不願聖徒被引入歧途。“耶和華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命記4:24)就像“耶和華的烈焰”,不能容讓侵犯的人,會立即把他們燒滅。
  哥林多教會是保羅傳福音給他們,有生命的傳承,所以仿佛是屬靈的父親;所以有嚴父的權威。這是公義和嚴厲的一面。他說:“你們學基督的,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哥林多前書4:15)可是,他們被人巧妙的言詞所吸引,羨慕那些人的出口成章,知識淵博,就增添許多的“師傅”,接受高言大智,怪異的教訓,是“另一個福音”(哥林多後書11:4),卻自以為長進,實則被擄,是很危險的事。
  他更嚴厲的警告加拉太教會:“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加拉太書1:8)甚麼話!這不是心地狹窄,過於保守嗎?豈不應該接受新思想嗎?但已經立好的根基就是基督,祂是唯一的救恩。在今天環球化思想流行的世代,容忍被認為是至高的品德,任何唯一和排他,似是不可寬恕。基督徒必須對基督保持專一純愛,有忌邪的心。

  使徒也兼有慈母的愛—“只在你們中間,存心溫柔,如同母親乳養自己的孩子。”(帖撒羅尼迦前書2:7)保羅像是把所有的愛傾注在一個孩子的身上。可敬的是,他的心容得下所有的教會,他說:“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哥林多後書11:28,29)這簡直是“先天下之憂而憂”!誰能說這樣的人心地狹窄?使徒自己辯解:“我們向你們,口是張開的,心是寬宏的。你們狹窄原不在乎我們,是在乎自己的心腸狹窄。你們也要照樣用寬宏的心報答我。我這話正像對自己的孩子說的。”(哥林多後書6:11-13)
  “焦急”一詞,與耶穌潔淨耶路撒冷的殿相同,表明感受相同。不過,我們該注意耶穌的潔殿行動,是應驗經上的話:“我為你的殿心裏焦急如同火燒”,又表明是“以祂的身體為殿”(約翰福音2:17,21)。聖殿所用的建材,與王宮和任何建築相同,在於人奉獻的心。目的和使用,在於人的心。耶路撒冷殿院所經營的,都是與宗教儀式有關的。所以使殿變成“賊窩”污穢的,是人的心污穢。耶穌親口說明這真理。
  使徒保羅為聖靈感動,說明教會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說:‘我要在他們中間居住,在他們中間來往;我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我的子民’。”(哥林多後書6:16)使徒的焦急,是為教會,如果心靈失去聖潔,就失去神的同在。這忌邪的火燒在保羅的心裏,是因為純潔的愛。
  這兩把火—神那樣嫉恨的火,和熱切愛人的火,絕非出於屬地,屬鬼魔的私慾,血氣(雅各書3:15),都是從摩西會幕上面降下聖火的源流。所以在使徒保羅心裏焚燒的火,絕不同於恨人主義,自衒“聖潔”的見人咬,也不同於混合主義的見人愛。祝使徒心裏的聖火,也同樣焚燒在今天的教會,特別是教會領袖的心裏,使教會不失去“起初的愛心”,一切出於愛的事工,也都蒙主悅納賜福,興盛。阿們。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點點心靈

我們來談天(二十)天家樂 ✍余仙

談天說地

整肅與煉淨 ✍于中旻

藝文走廊

獅口的見證 ✍凌風

寰宇古今

1959年,記憶中的吃月餅 ✍北郭居士

談天說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點點心靈

人道.獸性 ✍余卓雄

點點心靈

不退已休 ✍余卓雄

談天說地

黃泉 ✍劉廣華

寰宇古今

情繫山西六景觀(下) ✍鄭國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