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一日

音凝

 

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着有光行走。(約翰福音12:35)

  一日是廿四小時,是一禮拜的七分之一,一月的三十分之一,或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分之一,是人們度過一天的單位。一個人的一生,究竟能擁有多少日子?無人能知;除非,那最後的一日到來。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園序”中說: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一日的廿四小時,即一光一陰,謂之一日。但以宇宙之浩渺,光陰之無窮,在天文學中,早已捨棄以日為計算單位,而以光年來計算了。以宇宙之無限,動輒以數億乃至百億光年為計數單位,相比一日的二十四小時,更是微不足道。聖經中也提到上帝看千年如一日(彼得後書3:8)。然而,一日卻仍然是一個完整的單位。上帝在起初創造天地時,就是用每一日來完成祂的工作(創世記1:8)。人的一生雖然可能擁有幾千幾萬個“一日”,而每一天仍然是有晚上有早晨的完整“一日”。在這些數不清的“一日”中,人由稚齡到耄年,期間經過多少悲歡離合,興衰榮枯,也都是由一天天數算過去的。
  人生好像一本書,每一天就是一頁。在這一頁頁記載中,有的可圈可點,如佳作擲地有聲;但也有許多篇頁上記載的是敗筆,讓你無地自容的虧欠與罪孽。這些篇頁,當回顧時,你是多麼想撕去,焚毀,或重新來過,但都已成了歷史,令你束手無策。或者當大部分的舊頁是空白:被浪擲,虛度了,你覺得十分後悔,多麼想補上一些甚麼,卻為時已晚,無法回頭了。
  當你這本書殺青時,在最後的一頁劃下了句號,一切便成定案。你已無法改寫,也不能增刪,因為它已經變成了一份檔案,要等到末日審判時,才能再度打開。而你的檔案是記在案卷上,還是記在生命冊上,都在你完成生命最後一頁時,已決定了(啟示錄20:11-15)。所以,當你下筆時,便須十分小心了。
  如果你在已寫好的這些篇章中隨意抽出一頁,好像生命的切片,你可曾想過那會是甚麼結果?這“一日”是空白?是輝煌的記錄?還是一頁徹底讓你無地自容的敗筆?曾有一本小說,記載一個人在集中營中一天的生活,書名是:伊凡.丹尼索維奇的一天,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 1918-2008)的作品。這部小說一出版即洛陽紙貴,頃刻間熱銷了百萬冊,更賺了無數人的眼淚。而你的“一日”呢?你願意將你寫的“一日”曝光嗎?或是,你甚至不敢再面對你自己的作品呢?
  如果在你的“一日”中,有許多記錄,你想除掉它,在這本書尚未收尾時,也並非不可能,有一種“修正液”可以塗掉這些污點。因為“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壹書1:9)但即使都塗抹乾淨了,翻開來,它還是一片空白,你仍然找不到任何動人的生命痕跡。
  主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不多的時候,應當趁着有光行走。”(約翰福音12:35)不論你這本書有幾頁(日),每“一日”必有早晨,晚上,你都不應讓它空白,總要留下些甚麼。雖然在你生命中,許多日子都已過去,但往者已逝,來者可追,當你還有餘下的一頁,你仍然有機會可以填入一些東西。你甚至有機會用“一日”完成一本可歌可泣的作品,大書特書地記錄在你的生命冊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