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04-12-01


一,後面呢?

—量詞的應用

馮虛

 

  一,是個簡單的字。我們都認得“一”字。現在就從這個“一”字來說吧。
  有人聽到他的同事說:每天吃“一斤”人參。他覺得其誇張得過分:且不說其價值的昂貴,那怎吃得下?除非是參牛。
  說話的人是南方人講普通話;更不應該的,是不懂得使用量詞。原來人參雖然確實是根,不過,正確文雅的講法該是“一枝”,不說“一根”。量詞的應用有時有理可講,但通常只是約定俗成,純為習慣使然。量詞作怪,弄成笑話。
  中文因為字多音少,自然有許多同音字,容易造成混淆。解決的辦法,一是使用複詞,一是使用量詞。例如:如果你說“一山”,可能混為“一衫”,“一杉”或“一扇”,不知道你到底意欲何指;如果說:“一座山”,“一領衫”,“一領長衫”,或“短衫”,“一棵杉樹”,或“一扇門”,“一把紙扇”,豈不容易明白得多?當然,這也告訴我們,量詞雖然是小,也該用的合適。
  又如:“一雙”夫婦是正當的講法;“一對”是笑話,或非正式的用法。“一雙璧人”是褒義;“一對蠢牛”是貶語。
  稱別人的孩子:“您有幾位令郎?”或“令嬡”。但回答時,不能說:“我有三位兒子。”因為“位”是量詞中的尊稱。說:一位“父親”倒是沒有甚麼不可以的,不過,父親不是多多益善,只講“家父健在”之類,就足夠了。
  說:“一尾魚”是通用的話;其實,就是“一頭魚”也無不可。常有人說:“一條鑰匙”;不過,該用“一支”或“一把”才正確合宜。在一般情形下,鑰匙都是一對一,所以不常用加“一”字;即使要用時,也不可說“一匙”或“鎖匙”,因為鎖鑰是合稱,鑰匙簡稱為“鑰”,而非“匙”;匙只是茶匙,或湯匙,用來開鎖是不成功的。
  應該說:“一雙鞋”;如果說成“一對鞋子”則不是中國話。有的方言稱“鞋子”,寫的時候可不要那麼寫;除非是方言文學中,求特殊效果。
  最該注意的:“幾間教會”是嚴重錯誤。因為“間”是整個建築物的一部分,一座旅館,分為多少間;一椽“三間”的茅屋。教會是重生得救的聖徒的集合稱,不是建築物,所以應該說:“某地有一個教會”,而絕不可說:“一間”。教堂是建築物,所以可以說:“哈,一條大街上就有五座教堂!”也不是“五間”教堂。如果誰遲鈍以為難解,可以比作“我們這個教會,有二十個家庭,每家至少有一棟房子。”家庭是人,房子是物質;換過來用,成為“二十棟家庭,一個房子”,有多可笑,多麼不合理!
  量詞事小,也就容易被忽略。但如果以教會為“間”,改變了注意點,把人變為物質,不僅是混淆莫辨,更可能造成觀念的混亂,就是大事了。
  還有個嚴重的問題。曾見,而且不幸屬常見,有人說“某人的第一任夫人”,實例有:“戴德生的第二任妻子珍妮”如何如何,卻不知道這跡近惡意誹謗,至少是玩笑開的過分;因為那似是隱指其人有離婚的習慣,妻子有不同的任期了。正確的用法是“元配”,或“續弦”,“繼室”;為求通俗易解,不妨用“續娶”,可以叫人知道,不是重婚,亂婚。如果在日常談話中,如果說“您的第二任夫人”,說者無知,聽者卻不一定寬恕;因為喪偶是不幸的事,以“任”稱之,似乎是說他隨便另婚了,絕不應該的。
  同樣的,皇帝不能說“第二任”,因為皇帝沒有任期的,除非給人革掉命,總是搞一輩子,不可硬加以民主觀念。應該作“第一代”,或後代,末代皇帝。既然沒有甚麼“任”,也就沒有連任,退任,而是退位。如果你說是洋文翻譯來的,英文也稱Coronation,而不是“就任”;Abdication,而不是“辭職”:或“卸任”。這是另一套話,必須會用,沒有甚麼可爭辯的,誰要想改,就是妄改歷史文化。

加一與減一

  現代譯文中,常多出個“一“字,是不必要的。舉個例子來說:“A man's life consisteth not the abundance of the things which he possesseth.”(路加福音12:15)中文和合譯本作:“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如果譯作“一個人的生命”,不僅是不必要,而且是錯誤,成了非中文,或局限於指某一個人了。
  又如說:“到一旅舍就宿”,或“進一餐館用飯”;通常我們都是在一地用餐,同時宿兩個旅館,簡直是不可能。但說“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個“一”字就少不得。荒山野地,天暮欲雨,忽然在轉彎處,遇到了“一家旅舍”,這表現出多少溫暖!量詞用得合宜,近於功德無量!

  希望我們都謹慎,不亂用量詞,免得給外人恥笑;更要知道,語言是有聲的思想,影響觀念,可以造就信徒,也可以造成混亂。聖經教導我們:“惟有愛心能造就人”;又說:“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知道這樣想,就不僅“用愛心說誠實話”,也用愛心正確的說話。一字之微,可不慎之!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掃羅王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從世紀船難談見死不救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大同社會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兩家鬥爭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相愛 ✍亞谷

談天說地

復活主的三現 ✍凌風

點點心靈

被告無罪 ✍余卓雄

藝文走廊

紀勒戈邁士史詩 ✍凌風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在水之濱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