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21-10-01

施洗約翰的獨白

凌風

 


施洗約翰與法利賽人
Saint John the Baptist and the Pharisees, 1886-1894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Source: Brooklyn Museum photograph, 2008

 

今夜,曠野的風似乎分外淒冷,
侵透我駱駝毛的外衣。
我從來沒有尋求過舒適的生活,
但現在,不知怎的竟難以入睡。

想到我作祭司的堂兄堂弟們,
思潮像正月裏約但河漲溢的水。
他們拘守着呆板的禮儀,
在希律王所建的聖殿裏供職。
唉,那是聖的殿嗎?
  那是甚麼樣子的事奉?
他們滿心願意人民犯罪,
他們看着那一顆顆負疚的心,
  帶着贖罪祭來了;
他們挑剔牛羊的殘缺,拒絕了,
迫使他們同殿中特許生意人交易,
他們從中分肥得些紅利。
唉,唉!他們只頌揚希律偉大,
有誰肯傳上帝的信息呢?
我真的難以想像,這是甚麼宗教,
  這殿,到底真箇是屬於誰的。

我想到那些激進派,
他們在野地洞穴裏像是野山羊。
喏,他們反對羅馬政權,
  與佔領軍在捉迷藏—
  那可不是遊戲,
  是生命的搏鬥—
 要把尖刀插入他的胸膛。
我說甚麼呢?人人都犯了罪,
 分甚麼選民與外邦?
我告訴那些兵士:不要用暴力對待人,
不要訛詐,滿足於你自己的薪餉。
我給那些激進分子的信息:
不要以力還力,逞的甚麼強,
動刀的幣死在刀下,要祈求盼望,
彌賽亞來施行和平無疆。

說到彌賽亞,我想起了那人—
如果祂可以稱為人—
  我相信祂是。
祂,那麼的謙卑,善良,
從裏面透出聖潔完全的光。
  多麼難以置信,喏,祂來到我面前,
那無罪的竟然要我約翰為祂施洗,
  是多麼超過我的想像!
當祂從水裏上來,我聽到
  天上的見證,聲音如同雷響:
“這是我的愛子,在祂裏面
 我就喜悅,賜下聖靈無量!”
噢,那是何等的經歷,
  何等的景象!
我的心在裏面歡躍,
喜樂的浪湧流奔放,
我不由自主的大聲喊叫見證:
“看哪!上主所預備,
  背負世人罪孽的羔羊!”

不過,為光作見證到底不是容易,
如果可以有自己的選擇,
  我寧願妥協,求今生的安逸。
多少時候,說直話會帶來麻煩,
委婉和諂媚,準會得人歡喜。
只是我的使命是叫人認罪悔改,
我又怎敢扭曲那天上來的信息?
希律安提帕王行了許多惡事,
最近一件是姦娶了弟婦希羅底。
識時務的律法師們早就在努力研究,
  定要達到王歡喜的結論;
但我,
 豈能也隨夥出賣主圖利自己?
  我堅定的斥責這敗德惡行,
坦白的直言毫不逃避,
為了責任我不能靜默不言,
我必須說!我只要見證真理!

我堅持立場,道路越走越窄,
跟隨的人減少了,
  頂峰的光榮漸漸在衰退。
以數字衡量成功的人,
  不再來曠野尋找;
屬靈,聖潔與悔改,
都成了過時的旂徽。
我灰心,我失意,似乎
 天國從希望的地平線失墜了,
邪惡將要高唱凱歌大張聲威。
但,我聽到門徒們來報告,
 那也在靠近撒冷地方施洗—
 就是我見證的那位—
有許多人對祂仰慕跟隨,
許多人悔改生命改變了,
許多有病的人得痊愈,
許多傷心人也得了安慰。
我舒了一口氣,歡喜的說:
“祂必興旺,我必衰微!”
我想着,想着…
不知甚麼時候月亮不見了,
清晨的太陽發出了光輝。

咦,這麼早!
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漸漸走近。
那要來的到底來了,
法利賽人雜在希律王的兵士中間,
多麼不相稱的夥伴!
我放棄了捕捉露水中的蝗蟲—
 也許他們要結隊侵噬莊稼。
我走向前去…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不竭的記憶 ✍國樑

藝文走廊

大自然的芳香 ✍湮瀅

點點心靈

吃的藝術 ✍音凝

談天說地

五福 ✍劉廣華

點點心靈

星夜趕路 ✍陵兮

點點心靈

有福的確據 ✍余卓雄

點點心靈

請勿嚴禁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