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08-04-01


軍牧手記(十七)

受創軍牧

李卓民

 

  但(Dan)軍牧無精打彩地坐在州軍牧的辦事處,他跟我打過招呼後,像非常疲倦似的,不想多談,所以我也不再打擾他了。我步入加州政府軍部的軍牧辦公室是要找州軍牧討論自己軍牧工作的去留問題,同時亦準備出席在該處舉行的資深軍牧訓練,稱為優質管理課程(Quality Control Course)。我找不到州軍牧,反而看見但軍牧坐在他的辦公室發呆。後來州軍牧韋力士軍牧(Chaplain Wright)告訴我,但軍牧正處於兩難之間,他剛辭去教會的牧職,婚姻又出現問題,萬念俱灰之餘,連軍牧工作也幹不下去了。他來州政府軍部,不是想參加訓練課程,而是要找州軍牧輔導。
  我不期然想起在陸軍醫院作院牧時的其中一位前任上司軍牧。A軍牧是某個宗派的牧者,在國防軍任軍牧快十年了。在我成為他的副軍牧之前,在他身上發生了兩件事情。他妻子因為貪愛世界,不喜歡他作傳道人,所以提出分居,最後拋下兩個孩子,離開了家庭,並申請正式離婚。A軍牧之宗派是個極保守的小宗派,加上教會不諒解他的難處與痛苦,不接納牧者的離婚(雖錯不在他);結果他被解僱了。為了兩個孩子的生活與學業,A軍牧只好轉行,兼職為計程車司機及電燈泡推銷員。他離婚之消息轉到陸軍醫院(因為軍部每年均重新整理軍人家庭檔案),他主持的崇拜也開始少人出席了。有些護士長取笑他連自己的家也不懂得管理,又如何教導別人,輔導別人的家庭呢?後來因為人到了中年,身體發胖,不能在體能考試上合格,所以不單只失去晉升少校之機會,而且連軍牧的事工也要結束了。每次想起A軍牧,我心中都充滿難受的感覺,尤其是他乃一位極重感情的人,對我十分愛護與照顧。
  其實牧者也是人,有人所經歷的各種難處,各類挑戰,各項苦況,而且牧者比一般人更加容易孤單,容易受試探,有更多無形的壓力。後備的軍牧就更甚,身兼兩職或數職的,則面對更大的挑戰。只有牧者能夠明白牧者的壓力,只有軍牧才了解軍牧的挑戰。正如保羅所言:“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哥林多後書11:29)。軍牧是許多軍人依靠的支柱,所以一般被認為是個不倒翁,或是臨危不亂的靠山。甚至認為許多軍人都有機會產生戰後失常虛脫(Battle Fatique),但軍牧是絕對不會被影響的。如果有軍牧陣亡,便被認為神在咒詛這個兵團,甚至咒詛這場戰事。殊不知軍牧與普通軍人一樣,皆血肉之軀,身心靈若無神助,亦會經歷同樣的命運與際遇。
  在軍牧事工之中,有不少同工曾經體驗到創傷的遭遇,也許神讓軍牧們先經過這些難處後,會有切身之感受與經驗,而去輔導幫助其他受創的軍人與家庭。
  後來聽說但軍牧離開加州國防軍,全身投入正規軍軍牧的事奉行列。願主繼續使用這個曾經受創傷的器皿。

  “主啊,求你不要放棄我們,使我等軟弱的器皿成為你流通的管子。”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風

談天說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亞谷

談天說地

溫和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完全的愛 ✍凌風

談天說地

鎖園香氣與美果 ✍于中旻

藝文走廊

疫境詩兩則 ✍安吉

寰宇古今

孫中山的拉法業 ✍稽譚

談天說地

清教徒移民登陸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