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神在其中

亞谷

 

  人類最早的悲歌,可能是約伯記;其中載有他朋友的話說:“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約伯記5:7)以利法認為有罪的人,必須受苦,遭試煉,被錘打,才可以成為器皿。人有罪,是可以確定的;但受苦的人,必然是由於罪,是他們所爭論的目標。
  十八世紀的歐洲人,看見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改進了一部分人的生活,就樂觀的以為千禧年將要臨到了,人類將要享受福樂;那些哲學家所忽略的,正是人類有罪的問題。
  “世人都犯了罪”,已經是歷史的事實,可說是不刊之論。在這樣的環境,一個有理想的人,幾乎可以確定的是,遇見患難是不可避免的。但得到勝利的,只是少數人:勝敗的關鍵,在於人裏面的東西。
  有夏季的日子,夏曆七月七日,日正當午,炎威正盛。阮籍坦腹仰臥庭中。人問他是在作甚麼;他傲然回答:“曬書!”那個狂人,自恃多學的知識分子,肚子裏裝有許多書是真;可他在當世有多少貢獻?那正是他不屑關心的事!
  另有類似的故事。左宗棠有一天同門客談話,撫着肚子問他們:“你可知道這裏面裝的是甚麼?”有的猜是魚肉;有的說是美食醇酒;他自己說是:“滿腹經綸!”這顯然是自負的話,但不能說其人沒有建功立業。他有理由,有實績,支持他的豪氣。左實在是文韜武略,並世無雙。可惜有些當政的人,儘管外面裝威風,裏面卻是草包,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怎能不誤己誤國!
  基督徒沒有理由自己誇口。因“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但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是本乎神;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公義,聖潔,救贖。如經上所記:誇口的當指着主誇口。”(哥林多前書1:29-31)
  基督徒顯然沒有甚麼“身外之物”,可以表現自己的傑出。我們不比別人強出哪裏,胸前沒有挂滿金銀銅鐡的勛章,手上沒有啥代表權威的戒指;唯一有的是裏面—“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哥林多後書4:7)墨子的弟子禽滑釐,從其師學習了三年,胼手胝足,不僅得傳哲學理論,也能製作器械,守衛和平。
  使徒保羅傳揚福音,有時必得親手作工,織帳篷,維持生活;並且體勞心苦,被鞭打,遭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挂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哥林多後書11:23-28)誰與他握手行相交之禮,必然感覺保羅的手粗糙,也許身上有汗臭等異味,衣衫還會殘破,會有甚麼感想?使徒的日子是怎麼過的?無疑的,是超過常人所能忍受多方的壓力,但他都能夠得勝有餘!你別看他“言語粗俗,其貌不揚”,是不折不扣的卑賤瓦器;不過,他的裏面有聖靈的能力,出於神的莫大能力!他說:“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外面身上。”(哥林多後書4:8-10)
  耶穌基督是“自由人”;惟基督能使人自由。
  據說,從前有那麼一位人物,住進北京一所四合院房子。看見庭中央有棵樹,認為四邊框中有木,成為“困”字不吉利,叫人把樹移去。但他忘記了四邊框中有人,成為“囚”,更加不吉!使徒保羅可付不起那樣的講究,他的環境更壞“四面受敵”—但他仍然有心靈的自由。這位多受苦難的使徒,並沒有被困;即使身在被囚禁的地下牢獄,這位年老的使徒仍然能夠說:“我為這福音受苦難,甚至被捆綁像犯人一樣;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提摩太後書2:9)

  詩人庫樸(William Cowper, 1731-1800)有一首詩“自由人”:

他是自由人—真理使他自由,
在他以外都是奴隸。…
雖然在狹隘的拘困中,他仍能展翅,
自由,自在。迫害者捆綁他的
身體;卻不知道他
靈的寬廣,全不在意鎖鏈;
想拘禁他是枉然的—
神喜悅他,住在他裏面。

  這是真自由的根源,因為神“住在他裏面”。很多人喜愛詩篇第四十六篇,因為在處於患難中的時候,能振作我們的信心: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
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有一道河—這河的分汊,使神的城歡喜;
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聖所。
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
到天一亮,神必幫助這城。(詩篇46:1-5)

  在宗教改革時期,馬丁路德把這詩譜上曲調,歌唱鼓舞聖徒的信心。他說:“我和墨蘭頓一面喝啤酒,一面唱着,就眼見羅馬教廷的傾圮。”當然,不必擎啤酒缸高歌,也可以感受其堅定的信念,激發的昂揚鬥志。因為神在裏面:“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聖所”。
  你我現在用的電腦,常見貼着個廣告小紙條:“Intel inside”。原來有個看不見的“能力”在裏面,使它有近於能思想的機能。早些年,還曾看見過有這樣的話:“Without ME You Can Do Nothing”。明顯是取自約翰福音第十五章(未經授權使用);話是耶穌基督說的,講到祂是真葡萄樹,同基督徒的關係。精明的商人們,斷章取義,還有些僭妄,誇大用以表揚他們產品的功能。我們沒有辦法深究,更無從禁止。
  話是耶穌基督說的,講到祂是真葡萄樹,同教會的關係。其密切的程度,實在並不為過,也許還未能夠充分說明。如果我們能夠理解那隱藏的汁漿,如何輸送到葡萄的枝葉,使其受到充分營養,才結成飽滿的果實。基甸的小兒子約坦,向背叛神的群眾指出:葡萄存在的價值,是出產“使神和人喜樂的新酒”(士師記9:13),不該忘記自己的使命。只有連在葡萄的根本,才可能有這樣的效,這樣的果。因為我們甚麼都沒有,而“父喜歡叫一切的豐盛,在祂裏面居住。”(歌羅西書1:19)新約聖徒最大的資源,就是在主裏面,連於基督。看,多麼美好的話:

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不曾聽見嗎?永在的神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並不疲乏,也不困倦;祂的智慧無法測度。(以賽亞書40:28)

  創造萬有,掌理萬有的主,祂是完全的智慧,有無限的大能力。但你可知道,信的人是祂居住的聖所?這不是說耶路撒冷的舊城或新城,也不是說哪座山,是說祂住在人的裏面。聖徒最大的秘密,是在祂裏面,祂就在我們裏面。讓我們再說:神是完全的智慧,有無限大的能力。諸天在宣揚,宇宙在見證:“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不曾聽見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