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看《和合本聖經》面世一百年有感

林向陽

 

  現在通用的中文聖經和合本聖經,又稱為和合本官話聖經國語和合本聖經,是一本一百萬字的巨冊,已經有一百年的歷史。由於和合本聖經乃是白話文,不像以往的文言體裁的聖經譯本,為一般民眾看得懂,讀得出,深獲中國教會信徒的喜愛。
  一百年前,也即是1919年,當和合本聖經在中國面世時,曾引起發行中文聖經空前未有的高潮。很多教會用它來作為文盲信徒的識字課本,聖經公會又以遠遠低於印刷成本的價格出售,和合本聖經出售的地區幾乎遍及中國各省及東南亞各地。神的大能,慈愛,救贖與旨意透過神的話語彰顯出來,使千千萬萬中國人悔改歸向主,接受十字架的救恩,因耶穌基督的救贖成為新造的人,脫離罪惡的捆綁,從黑暗進入光明,成為神的兒女,也使無數的基督徒信心得以堅定,更加經歷神的豐盛。

和合本聖經


富善牧師

  在十九世紀末,中國的基督徒只佔全國總人口的四千分之一左右,當年的中國,已經有馬士曼,拉沙(John Marshmanand and Joannes Lassar)和馬禮遜,米憐(Morrison and William Milne)以及麥都思,郭實獵(Walter Herny Medhurstand Karl Fariedrich Gutzlaff)等的譯本,但是在文意和字義上,都不能令人很滿意。感謝神,祂感動當時有遠見的宣教士們,願意捨棄宗派及個人的成見,在1890年,在上海組成和合本的譯經委辦會,而聖經公會則在英美宣教士中,物色有希伯來文與希臘文根基,又熟悉中文的人來重新翻譯新舊約聖經。1891年,來自美國的富善牧師(The Reverend 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被任命為和合本官話聖經的翻譯委員(註一)


狄考文牧師
  譯經委辦會起初有八位翻譯委員,前後計有十多人,每個委員帶着自己的中國同工參加翻譯。在漫長二十多年的翻譯過程中,由於他們都是兼職,在華工作地區與事奉範圍都不同,相聚討論自然不容易。早期的委辦會主席是美國長老會牧師狄考文(Rev. 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期間有的翻譯委員因年紀漸漸老邁,健康體力不如前而請辭,有的病逝,故此,委員會的人選一直不穩定。1900年,義和團作亂,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殺,其他的宣教士均要避難逃亡他處。雖然如此,在神的恩典下,翻譯事工經過十六年千辛萬苦的努力,和合本新約聖經於1906年10月12日正式翻譯完成,並且在1907年出版了。而詩篇也於1907年出版,那年剛好是在馬禮遜來華後一百年(註二)
  1908年,譯經委辦會主席狄考文牧師逝世,七十二歲的富善牧師被任命為委辦會主席。因狄考文牧師對譯經的見解是“文言悅目,白話悅耳”,認為白話文容易被大眾明白,對傳福音有極大幫助,故此,他堅決主張採用白話文。這不僅影響後來福音在中國的傳播,也給白話文運動樹立了規模。   為了專心致力於聖經翻譯的工作,富善牧師辭去了道學院所有的工作,自1912年,差會應委員們的要求,不給他們任何其他的工作,讓他們可以全職從事翻譯,因此,舊約聖經翻譯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1918年,和合本舊約聖經定稿,聖經翻譯委員會解散,富善牧師繼續負責至出版為止(註三)
  1919年,和合本新舊約聖經全書經過二十八年之久的翻譯工作,終於面世了,而富善牧師已是八十二歲高齡。所有參加這聖工的人,只有富善牧師從頭到尾都有分參與,神又給他有夠長的壽命看到整本聖經翻譯本的出版,他的喜樂與感恩之心,難以筆墨形容。
  富善牧師和聖經的翻譯委員們,一生為主辛勞,盡心盡力,流淚撒種,並沒有看見太多的功效。義和團之亂已經過去,中國教會正在蓬勃生長,但是撒但的權勢在古舊的神州卻是根深蒂固,多神論,拜祖先,鬼神偶像之風極度盛行,反基督教的暴風雨也在慢慢地醞釀。在以後的日子,教會經歷了無數的試煉與迫害,但是神的道已藉着聖經和合譯本在中國扎下了極度穩固的根基。在和合本翻譯的聖工上,富善牧師等人有很大的貢獻,他們在主裏的勞苦效果,要存到永遠。

聖經彰顯神的大愛,恩典與旨意

  看到這裏,可能你會問:是甚麼動力讓這些宣教士,如富善牧師牧師等人,甘心把自己的一生都為這個排洋,保守,腐敗,古舊的中國擺上?從富善牧師在1903年所寫的“差傳合算嗎?”一文中,我們可以略知道一二。他引用神的話語,重申自己宣教的心志:是的,因為聖經如此記載:“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就是因為神愛我們至切,故此主耶穌才降生塵世,為擔當我們的罪孽捨命,並在死後第三天復活,叫世人可以因耶穌基督的寶血罪得赦免,能與神和好。惟有神的大愛才能救這個世界,才能救中國。拯救人靈魂是神的心意,也是信徒最重要的人生目標。富善牧師在此文中回應神對他的大愛,這正是他為主盡力擺上,傳揚主名的原因。
  義和團的“殺洋扶清”,以及撒但各種的逼迫,不但沒有把基督教信仰趕出中國,反而使基督教在中國蓬勃生長,這是神大能,奇妙的作為。   親愛的弟兄姊妹,聖經翻譯本來得不容易,你們有否“向神的話語”扎根,每天研讀聖經,親近神,晝夜思想祂的話語,好叫你也能明白神的心意?有否“向上結福音的果子”,帶領別人信靠主耶穌,使別人也得着福音的好處,並且在一切事上榮耀祂的名嗎?

註一至註三:取自富善一書,福音文宣社及網絡搜索

(同載於Truth Monthly 真理報美東版第217期)

翼展萬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