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床與夢:婚姻與政治

亞谷

 

  掃羅作以色列王。非利士人來侵犯,偉大的勇士歌利亞,不僅寒全軍之膽,還敢於褻瀆萬軍之耶和華的聖名。以色列軍堅壁不出。是伯利恆的牧童大衛,受父親的差遣,為在軍服兵役的兄長們來送補給。只要照顧好手下的羊,戰爭不干他的事。可是大衛不能忍受神的名受羞辱,也不甘心同胞被欺凌;他義務奮勇捲入了防衛戰,就用手中的機弦甩出石子,打倒了非利士的偉人。是這種單純關心別人的心,使掃羅的次女米甲愛上了大衛。

同床同夢

掃羅的次女米甲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掃羅心裏說:“我將這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所以掃羅對大衛說:“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大衛就喜歡作王的女婿。…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起身前往,殺了二百非利士人,將陽皮滿數交給王…於是掃羅將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撒母耳記上18:20-27)

  大衛所交往的對象,是一位無信無義的最高領袖。掃羅王結親條件:“只要你為我奮勇,為耶和華爭戰。”(撒母耳記上18:17)把“為我”放在前面,“朕即國家”,對最高領袖,我,效忠最要緊;為神放在後面。其時以色列草草創建,聯邦團結不穩固,國勢不振,稅收談不上;耶西三個兒子參軍報效國家,不僅沒有郵政傳遞軍報,沒吃糧餉,還得自送軍糧供應(17:13-19)。大衛殺死歌利亞,非利士人的威脅暫時解除。王居然改變許婚,勉強把次女為餌給大衛;儘管掃羅經濟條件不錯,只收聘禮,不談婚禮陪嫁。無論如何,米甲與大衛同心和諧,同床同夢過下去。

異床同夢

掃羅又打發人去看大衛,說:“當連床將他抬來,我好殺他。”…掃羅對米甲說:“你為甚麼這樣欺哄我,放我仇敵逃走呢?”…大衛逃避來到拉瑪見撒母耳;將掃羅向他所行的事述說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約去居住。(撒母耳記上19:15-18)

  掃羅給新婚女婿的禮物,是急於讓女兒作寡婦,發動陰謀要殺大衛;特別當大衛打勝仗有麻煩(撒母耳記上19:1,8)。掃羅不惜撥專款雇用特務,窺伺大衛閨房隱私(11節),企圖加害他。好在米甲因為愛她的丈夫,不肯聽從父王的陰謀;她放丈夫逃跑,肇禍的原因,是撒母耳奉神的旨意膏立大衛為王。掃羅固執“天無二日”;米甲卻表明她與大衛同心。因為同丈夫結婚的那一天,就立約決定“二人聯合,成為一體”。所以雖然因為政治勢力的影響,強把他們分散異地,米甲仍然持守自己的歸屬,她關心大衛最近的消息,老撒母耳是否能夠作他的保護?夫婦雖異床而同夢。後來掃羅為了讓她死了那條心,找個人家把她再嫁了出去。


米甲放大衛逃跑

同床異夢

大衛[對押尼珥]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撒母耳記下3:13)

  大衛是神所膏立;撒母耳去世了,神的旨意終必成就。大衛敬畏耶和華,不敢伸手加害主的受膏者;到後來掃羅王和他的眾子陣亡了。大衛受人民擁戴(撒母耳記下2:4),先是在希伯崙作猶大的王。王朝的開國元老押尼珥,把掃羅的兒子伊施波設扶上王位,帶到約但河東岸,瑪拿西族的瑪哈念地方,與大衛對峙。大衛家日漸強盛。
  患難的日子過去了。在希伯崙,米甲雖然回歸得晚,從再婚的丈夫帕鐵家中取回(撒母耳記下3:14-16);因她是大衛王明媒正娶的元配王后,而且是掃羅王的公主。帕鐵無可奈何,依依不捨,一路相送;米甲卻只嚮往將來到的好日子,略不回顧。大衛喜新而不厭舊,並不嫌她年長色衰,恩眷如初。大衛的後宮,已經有了六位妻子!米甲只看得上基述王的女兒瑪迦,跟自己門戶相當;也對亞比該稍假辭色,因為她帶來豐厚的嫁妝,又美貌聰慧。對於其餘的女人,並不看在眼裏。米甲竟然那麼注意財富享受!時轉境遷—押尼珥見風轉舵來歸,遭約押殺害;伊施波設被叛臣所弒,王脈已經斬絕(撒母耳記下3:27,4:5-8)。大衛漸漸發現米甲已經不再與他志同道合,而是同床異夢!

異床異夢

大衛獻完了燔祭和平安祭,就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給民祝福…大衛回家要給眷屬祝福。掃羅的女兒米甲出來迎接他說:“以色列王今日在臣僕的婢女眼前露體,如同一個輕賤人無恥露體一樣,有好大的榮耀啊!”大衛對米甲說:“這是在耶和華面前…我也必自己卑微,自己看為輕賤…”掃羅的女兒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養兒女。(撒母耳記下6:18-23)

  共富貴的日子開始了。以色列眾支派來見大衛,膏立擁戴他為王,作全國的共主。接着,遷都耶路撒冷。
  還好,米甲沒有把家中的神像(撒母耳記上19:13)也搬了來;但她的心裏,按掃羅的習慣,並沒把耶和華放在首位。大衛卻是不一樣。在伯利恆以法他,還只是個少年牧童的時候,受先知撒母耳奉神的命膏立;他心裏就想念被擄失蹤的約櫃(詩篇132:6)。登上王位以後,他更念茲在茲。第一次,大衛王召聚精選的群眾三萬人,熱烈奏樂歡舞,用新建的牛車載運約櫃;卻因不明神的規例,沒有流血獻祭,遭致神的忿怒,擊殺烏撒,使大衛愁煩。
  大衛謙卑省察,學習了屬靈的功課。他照神的律例,用利未人的肩頭抬約櫃,當“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衛就獻牛與肥羊為祭。大衛穿着細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這樣,大衛和以色列的全家,歡呼吹角,將耶和華的約櫃抬上來…進了大衛城…請進去,安放在所預備的地方,就是在大衛所搭的帳幕裏。”(撒母耳記下6:13-17)大衛同百姓作這一切,是存着感恩謙卑服事的心;米甲從她父親王家所學所見習的一套,是講氣勢,裝威風,騎在人民頭上。所以她看見大衛的表現,認為在他的地位以下,用譏諷的語氣,說大衛是“輕賤,無恥”!大衛認為這不僅是觀點,和爭執言語的問題,是有關信仰:

“這是在耶和華面前!耶和華已揀選我,廢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華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華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你所說的那些婢女,他們倒要尊敬我。”(撒母耳記下6:21,22)

  大衛這樣宣告,也有行動。米甲仍在生育年齡,王家的子嗣更被視為神的賜福;“直到死日沒有生養”,是婉言,指大衛從此不再與她同房。信仰相異,自然該異床異夢。
  祝聖徒注意謹慎擇偶,不是看門第,財富,必須信仰優先,才可以同床同夢,同心同德,同行天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