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 ✐2004-09-01

品質管制與品格培育

余仙

 

  很多人知道諾貝爾獎。但是有多少人會知道“戴鳴獎”﹖
  戴鳴(William Edward Deming, 1900-1993)這個道地的美國人,但在日本,比在他的本國美國更有名。


戴鳴(William Edward Deming, 1900-1993

  戴鳴本來是研究數學物理的,1928年,得Ph.D.Yale)學位,後來從事統計和專門教導品質管制。從前,美國有品質管理學科,認為是提高產品素質和增加利潤的途徑。他的方法是使用最高品質的原材,以代替製成品的檢驗改進。以成衣業為例,採用便宜的線,常會斷或纏結,工人或管工的,要停下來解決問題,影響生產率,相對的提高了製造成本,也就減低了利潤,而且品質不好。改用高品質線軸的結果,工作順利了,生產量提高了,連工作場所的氣氛都改進了許多。
  他的理論在本國沒有引起多大注意,卻得到日本工業界的接受推重,認為其對日本戰後的工業發展有極大的貢獻,使一向以品質差有名的日本工業產品,面目一新。從前“日本貨”是品質差的記號;現在,日本的公司可以說:“我們在國外製造的成品,跟本國製造的同樣的好。”
  日本於1951年,設立了“戴鳴獎”,頒給對品質管制有主要進展的工業,被視為工業界的諾貝爾獎。在美國,他的理論和方法,遲至1980年代才漸被賞識採用。但在此以前的漫長年月,直到離世前不久,到九十歲的時候,白髮蒼蒼的戴鳴,總是帶着一名祕書,不倦不休的到處奔波,傳播他的理論,舉辦講座。
  這樣的簡單理論值得推廣嗎﹖當然值得。為甚麼人會聽他的呢?因為那跟信譽有關,也影響到商業上的利益。


就是這1913年左右出廠的“銀靈”(Silver Ghost)汽車,令樂斯路怡聲名大噪,甚至奪獎。

  有個汽車工人,在那裏安一枚小螺絲釘,只是稍微偏差一點。另一名工人說﹕“算了吧,可以過得去就好。”
  旁邊一個聲音說﹕“在別的地方可以過得去,但在樂斯先生的廠裏,不能過得去,必須作到完美﹗”說這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樂斯(Charles Stewart Rolls, 1877-1910),那年輕的汽車工業家,就是樂斯路怡(Rolls-Royce)名貴汽車廠的創辦人之一。到了1914年,贏得了“世界最佳汽車”的美譽,所用的標識“奪魂夫人”(The Lady of Ecstasy),成為品質可信賴的記號。雖然至今其產品不能算多,但仍然保持最好。看道雙R的商標,就代表最佳信譽,是其成功的見證。


The Lady of Ecstasy

  這個製造廠的成功,另有一個故事。樂斯是飛行家,喜駕汽車,經銷引擎。路怡(Frederick Henry Royce, 1863-1933)是電機工程師。後來汽車製造業發展起來,二人把各自的公司合併,志同道合,絕不苟且走捷徑,惟以製造高品質汽車為目標,終於成功。
  
  原來所花的時間,勞力,材料,雖然製成了誰也看不見,但經過考驗,品質和品格,就顯明出來。
  理論非常簡單:注重品質,原件成本雖然高了,到產銷成本,卻降低了,所以會有更好的信譽,更高的利潤。
  品質管理如此,品格培育豈不也是如此?單從企業利益來看,好的成品由於好的品格;因此,是最好的投資。
  記得:我曾參觀過一座工廠,他們有個標語,好像是說:“產品就是人品。”這實在是智慧的話。因為產品所表現的,是生產的人。正如耶穌說的:“好樹結好果子。”好的人,製造好的產品。所以不僅要有好的原材,是人把原材化為成品。不論機器多麼進步,還是要有人使用,控制。
  為甚麼呢?
  思想化為行動,行動成為習慣,習慣形成品格。
  人不能控制思想,只有以更好的思想,勝過壞的思想。這樣,久而久之,由好品格的個人,合成好品格的集體。
  這樣的集體,才是社會最寶貴的資產。

品質與品格

  不過,我們要記得:品質與品格到底不同。明顯的,講到品質,是物質;講到品格,是人格。
  物質沒有人格,所以達不到標準的,就可以丟棄,或加以更新,改造。對於人,卻不能夠這樣;如果達不到預期標準,應該培育,發展,使其進步。另一方面,對於物質可用品質管制;對於人,管制不是最理想的辦法,必須培育。品質管制的目標,是為了個人,或某些人的營利;品格培育的基本目標,不是為了個人的營利,而是為了社會的整體好,因為個人與社會不是對立的,而個人是社會的一部分,或說社會中的個人。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約拿單如是說 ✍凌風

談天說地

羨妒到同處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南丁格爾 ✍林向陽

談天說地

父親的公義與兼愛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好的使者 ✍亞谷

寰宇古今

再訪天鏡湖 ✍余仙

談天說地

咬了一口蘋果之後 ✍殷穎

談天說地

7053 ✍史述

談天說地

時間的橋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