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1-06-01

作大丈夫

亞谷

 

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哥林多前書16:13)

  每讀到“作大丈夫”,心裏一說不出的感覺。一個貧窮無業的人,衣食不周,常遭患難,能寫出這樣的話!
  我的感覺是欣慰,珍視。聖徒的行為,應該不止是愛,和平,溫柔,謙讓;還必須在適當的時候,“當仁不讓”!這就很近於作大丈夫了。
  使徒保羅的受眾,是個豐富的教會;但問題很多。社會環境是典型的工商業社會。甚麼都不缺;缺少的是真理。
  仿佛是文文山的歌:“天地有正氣…時窮節乃見。”現代社會所最需要的—“大丈夫”。
  同一個片語,就手頭的幾種版本檢視,發現不同譯:

Quit you like men.”(KJV
Quit yourselves like men.”(Darby
Act like men.”(NAS
Be men of courage.”(NIV
Be valiant.”(NEB
Be courageous.”(RSV
Be brave.”(NKJV
Be brave.”(JB

  看來中文和合譯本“作大丈夫”,還是適當表達。不同時代的英文,字義有些變化。雖然這裏所列舉的,在區分技術上講,都屬於現代;先前二例,到底有些古老—quit在今天大多用於表示“退卻”;不少人會誤意,成為相反的印象:放棄作大丈夫。其實,剛相反,是不退避,要剛強。
  米蘭主教安波羅修(St. Ambrose, 339-397),因羅馬皇帝提奧道修(Theodosius)下令集體屠殺帖撒羅尼迦人,禁止皇帝領受聖餐;他並且親自阻擋皇帝進入教堂,直到皇帝接受教會紀律處分,公開認罪悔改。提奧道修皇帝尊敬安波羅修,視為諍友,畏友。臨終時,在安波羅修主教的臂抱中安然離世。惟有這樣的人,可以放心接受他的引導,將自己交託他,才可將靈魂安全帶到他認識的主那裏。


安波羅修阻擋提奧道修進入米蘭大教堂
St. Ambrose barring Theodosius from Milan Cathedral, c.1615-1616
by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UK


肯恩
after F. Scheffer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London

  宮廷教牧的頭銜,一般受人尊敬,但有時隱含鄙夷。因為那些人常逢迎君惡,脅肩諂笑,扭曲真理。
  英國肯恩主教(Thomas Ken, 1637-1711)是查理二世(Charles II)的宮廷教牧,剛正不阿,甚至拒絕簽署效忠君主;常不畏王怒,講道時,無視於英王在座,只傳講基督的真理,惟討主的喜悅。他斥責英王圈子裏的腐化敗壞。但剛正絕非不忠心,更是因為忠於基督,深獲信任,在王的病榻邊,親視他崩逝。

  在不同文化裏,舊時都有輕視女子的傾向,以女子為弱者,大男人主義,所以傳統說“男子漢”—漢,也是廣大的意思。雖然沒有“女子漢”的說法,但巾幗丈夫中不乏有信心,持守原則的人;他們照樣可以至死忠心,作光榮的殉道者。至於那類取悅於君王的人,必須作出唯謹唯恐的樣子,所謂“伴君如伴虎”,時時得小心,怕被吃掉,養成一副太監的型式,沒男人氣概,不敢講真實的話。
  其實,膽怯並不是罪;但膽怯是由於不信,不站在主一邊,倚靠主;甚或導致違背真理,否認主,以至出賣主,那就是大罪了。可是教會絕不少“太監型先知”,就像亞哈王豢養的御用先知,專為點綴場景,眾口一詞,看君王眼色,喊“反攻必勝”的口號,一味秉承領袖的意志,慫恿他去收復基列的拉末。他們全不曾思想,戰爭的結果,有多少人要在那裏犧牲性命,耗費多少物資,連亞哈王也在那裏喪命!只緣那些先知沒有骨頭,不能作大丈夫。

  使徒勉勵哥林多教會,要作大丈夫。他不是不知道他們的境況;正因為他知道:他們“蒙召的,按着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哥林多前書1:26-29)
  沒有世上的誇口,才惟以主誇口。
  就這樣的一批人,不是要比人矮半截;使徒不是要他們以“世上的”相比,是勉勵“作大丈夫”。他也提到在以弗所的“亞居拉和百基拉”夫婦(哥林多前書16:19)。他們曾見到那位“生在亞力山太,是有學問的,最能講解聖經”的教師亞波羅(使徒行傳18:24-26);那城希臘文化很高,正是在亞力山大城,七十士把希伯來文舊約聖經譯為希臘文。這平信徒夫婦二人,沒有被學問嚇倒,還接他來,“將神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
  哥林多教會的問題頗多,不能退避,不能視而不見,必須站穩立場,堅持真理,甚或有必要采取紀律行動;面對這樣的實境,要作大丈夫!
  作大丈夫可不是盛氣凌人,也不等於是“見人咬”;相反的—“凡你們所作的,都要憑愛心而作。”(哥林多前書16:14)這是神家處事的原則。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大衛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領袖的言語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屋頂 Roof ✍郭端

談天說地

哀哉侵伊戰爭 ✍史直

寰宇古今

中國給坦贊尼亞造鐵路 ✍曲拯民

談天說地

真正的啟蒙運動 ✍亞谷

藝文走廊

統一中國文字議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劇作家米勒的傑出 ✍馮虛

談天說地

基督的顯現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