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白雲.蒼狗

吟螢

 


Photo by Francesco Ungaro from Pexels

懷想六十年前
失蹤的
膠縣
雙珠嵌不住的白雲
學校,教堂,鐘聲,王校長
還有果木市,魁星閣
以及沙灘南崖手握扇骨的說書人
飛出的那一招白鶴亮翅
似乎仍停格在沙塵中
西坡,小校場
一大片楊樹林
孩子們撿拾白楊樹葉的梗
交叉在一起用力拉扯
看誰的拉斷了,誰的拉不斷
都是夢
都是雲
雲彩漂泊了一甲子
倦了
散了
無法追憶了
留下來的影子幻為蒼狗
由淡墨換成了濃彩
幸而蒼狗鄉音未改
也應該累了
怕再也熬不了六十年
便會退場了
以後呢
再換甚麼場景
那塊我踏過的土地呢
那天下午
幾個坐在馬踏子上
搖着蒲扇的赤膊老漢
也將會隨着蒼狗逝去吧
幾個尋找歷史的“異鄉人”
東張西望
大量虛擬的舊街巷
要尋找夢幻中的
崔家街,荷花灣與魯班廟
在夢中低頭撿拾樹下的白果
荷香與蛙聲
早已隨白雲飄去
烤白果的香味
忽然爆進了
“異鄉人”的鼻管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