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人類濫用上帝恩典的後果

吟螢

 

  陽光,空氣與水,是上帝賜給人極大的恩典。這些人最重要的基本生活要素,缺一便不能生存;但卻都是由上帝免費供應。由於人使用這些重要的資源,卻不必付費,便毫不知珍惜;並無限制地大量濫用,及不當地浪費;導致這些重要資源,有的(如水)瀕於枯竭;有的(如空氣)被嚴重污染。這些由人禍所造成的天災;正在嚴重地威脅着全人類的生存;當全球災難頻傳,世界各地用水,與空污都告急時,讓我們一同向造物主懺悔與省思。
  水是生命的泉源,無論是動物或植物,缺少了水都無法生存。但水多了,便成為洪澇,同樣也是災難。地球上水的分佈,本出於自然,為造物主的安排,但人類都要根據自己的利益,以區域性短促自私的眼光,來調整“水利”;或大量濫用水資源,使水源的分佈失衡,造成區域性與全球性的災變,使無數生命喪失,讓自然的生態破壞。被人類這點微末的智慧,與據以自傲的科技來加速,且拉近了世界末日的來臨。
  以中國為例,大西北的荒漠化,日趨嚴重;人口被迫大量向內地遷移。黃河的水,由於過度使用,也將面臨枯竭。而盲目發展工業,及大量污染水源的結果,日後河川都將無法使用;而近日東北松花江遭到苯污染,使沿岸許多地方的人,連飲用水都沒有,更是一個特殊的水資源破壞的惡例。
  在全球缺少水的地區中,以中東的沙漠與曠野,人最能感受到水的重要,旅人如不攜帶足夠的水,在毫無掩體的毒太陽照射之下,必死無疑;當初夏甲帶着以實馬利在別是巴的曠野中,水用盡了,如非上帝開啟她的眼睛,找到井水,必然斷魂(創世記21:12-21)。先知以利沙使書念婦人的兒子,由死而復活。這個孩子便是在烈日下中暑而死(列王紀下4:17-37)。當大衛王與非利士人戰爭的時候,大衛因口渴思飲水,他的三個勇士冒死到伯利恆城門旁的井裏,打水給大衛喝,但大衛卻不肯喝,將水澆奠在耶和華面前說:“耶和華啊,這三個人冒死去打水,好像他們的血一般,我斷不敢喝。”(列王紀下22:15-17),這三個聖經中關於水的故事,說明在中東地區取水的艱難,視水如血。
  空氣對人而言,較水更為重要;人在斷氧後數分鐘,便可死亡。而空氣瀰漫空中,無處不有,呼吸可取;吸之不盡,用之不竭。但由於已開發之先進工業國家的大量生產,所排放的廢氣,已嚴重地破壞了大氣中的臭氧層,造成全球性氣候暖化,從而引發各種天災與疾病。而在一些現代化的大城市中,由汽車排放的廢氣,更嚴重地污染了空氣,使人們的健康受到嚴重威脅。但這些工業大國,仍不以為意;像美國便不肯在限制排污的“京都議定書”上簽署,而招致物議。科技與工業本應為人類造福,但發展到今日,人們要喝一口乾淨水,要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很難了。
  神為人所創造的大自然中,陽光與雨露,象徵着神賜給人的恩典:“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馬太福音5:45),更象徵着神對世人公平且普及的愛。
  神對世人所賜予的物質之愛,由大自然中便能體現出來。但神真正對世人的愛,卻並非物質,而是賜下祂的愛子耶穌基督,以及祂在十字架上,為人所捨棄的生命。而傳播神對世人的愛,便要靠教會與傳道人;但遺憾的是,有些教會與傳道人,也會濫用及誤用上帝的愛,將之降格為世俗的愛,讓基督的愛在十字架上落了空;這一種對神屬靈恩典的濫用與誤導,要遠比對神賜予人的物質之愛的失誤,更為嚴重。
  由於在中文中“神愛世人”的愛字,與人愛人的愛都是同一個字,如不仔細查究,便會誤以神愛為人愛,但這兩種愛卻有天壤之別:“神愛世人”的愛,是神無條件的賜予,是基督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之犧牲的愛。而人與人的愛,則是血氣與情慾的愛;且愛的另一面就是仇恨。因此,如未將神的愛認識清楚,就無法了解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中“愛的頌歌”之內涵。
  保羅強調人對神的正確關係,應先是信心,然後才能接受神十字架的愛,以之去愛神與愛人(羅馬書5:5)。但主張泛愛主義的人,卻將神的愛儘量稀釋,認為神愛無涯;世人皆在祂的愛中,人人可因愛而稱義;於是不用悔改的洗禮,與不必認罪的救恩,以及不必背負十架跟隨主的信仰,便大行其道。福音被降格為一種高雅的氣質,或某種身分的標誌。得救與否,無須計較;這種廉價的福音,與廣泛的神愛,便成了靈魂的毒藥,而濫用與誤用上帝恩典的結果,除滅亡之外,別無他途。
  人大量濫用與誤用神所創造之物質的世界,其結果會加速世界的毀滅,但濫用與誤用神屬靈的恩典,卻會導致靈魂的覆亡,這種後果,才是更為可怕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