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國鳥之爭:火雞與禿鷹

區室

 

  如果採取美國民主原則,投票決定作為代表國家徽記的鳥,應該是哪一種鳥?
  現在說來該太晚了些;在二百多年前,就有過“國鳥”的討論。富蘭克林支持火雞;結果禿鷹當選,火雞輸了。
  不過,輸了不一定錯;多數不一定是對的。現在想來,也許該以火雞為國徽才是。當時,年長的智者富蘭克林說:

我希望不要以禿鷹代表我們的國家;因為它的品格不良;它不務正業;你可以看見它棲息在河邊的枯樹上,自己偷懶不去捕魚,只坐等魚鷹捕獲的成果。比較起來,火雞是更為可敬的鳥;它是真正的美國土著,雖然有些虛榮和愚笨,那是真的,但不是最糟的象徵,它有勇氣,敢於不猶豫的啄一名魁梧的英國衛士。


火雞

  許多人賞識鷹的威武,或可以說是兇殘,唯力是視;所以美國不是唯一以鷹為標識的國家。富蘭克林獨具隻眼,考量到鳥格,以為禿鷹吃不潔的食物,動物的屍體,不足以代表一個文明,注重品德的國家。如果說火雞好虛榮和愚昧是毛病,這樣子的政客可多了。火雞的好處呢?它安分守己,只有當受到侵擾的時候,才會顏面變色,奮翅振羽,作保衛其本土的義戰,是可貴的品德。火雞是美洲土生土長的鳥,當然適於代表美國。它是大致素食的鳥,不為自己的肚腹,妄行殺傷。富蘭克林自己也喜素食;不過,他不堅持反對肉食。有一次,他看見大魚的肚子裏吞有小魚,覺悟到他們既同類相殘,人戒吃魚,哪有甚價值,立即心安理得的享受了一頓魚餐美味。他常如此用理性解決倫理問題。
  說到火雞的勇敢,確有其事。可能是富蘭克林聽到過,在美國本土火雞的產地,曾有這樣的故事,火雞敢於啄掠奪的英國兵。也可能是他看見火雞的昂視闊步,同英國的御林軍不無相似。
  可惜,政客們多是吃人的動物,與禿鷹同類同嗜,自然會樂意投它一票。從羅馬的雄鷹旗幟,到德國,都打着血腥的旗幟,公然進行侵略,使歷史上少有太平日子。“屍首在哪裏,鷹也必聚在那裏。”(馬太福音24:28)稱為傳統的悲慘景象。
  在雄鷹的旗幟下,多少青年英秀,被“愛國”狂熱蒙蔽,不僅把發展繁榮的物資,變成傷害的武器,而且製造了大批的孤兒寡婦,雄健的大好少年,變成斷肢折腿的傷殘,更多的人,心靈受隱傷,乖戾失常,傷害家庭和社會。至於被侵害的國家,更是受慘烈的破壞,有的永久不能恢復。
  雄鷹啊,雄鷹!多少的惡事,在你的可怕旗幟下演出!可是,一次又一次,都是“鷹派”在選舉中勝出,可見你的魅力可畏。我們只有期望你良知發現,不要再強霸篡奪,隱入山崖中,不再現身擾亂世界。
  每年美國的感恩節,幾乎家家餐桌上有火雞;在火雞則是一劫,要有許多萬無端殉難崩逝,如果恭奉火雞為國鳥,則吃的人必然大為減少,可以收保護動物之效,實在可以考慮。當然,失去兇殘的禿鷹作國鳥,旗幟既然改了,人民氣質也必改變,軍火販子生意難免減少些,人民福利就相對增加,造益人類可就太大了。
  再選舉的時候,請投火雞一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