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無口袋的制服

余卓雄

 

  白朗先生是三藩市的稅收官。我問他:“你從來有否採取任何方法,去防止負責收集街上停車錶裏面的角子的人員中飽私囊?”他嚴肅地說:“我們的收銀員向來忠實可靠。”可是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也不好意思追究下去。
  過了幾天,收集停車錶角子的那個機構全體十五人,被市檢察官以閃電方法扣留,保釋在外候審,罪名就是“中飽私囊”。聽說市庫連年損失,可能在數百萬元。
  賊過裝鎗,市政府當局商量防止偷銀的辦法。有一份叫做安德生報告書的,建議今後新僱的收銀員的制服,最好不要開口袋。沒有口袋,角子無處可藏,貪污自然不會發生了。
  “無口袋制服”的計畫使我悲喜交集。“悲”的是犯罪心理學家竟是如此幼稚。促使人偷錢的,不是口袋的方便,而是心裏的貪婪。要靠衣服的口袋去偷錢的賊,不“人贓兩獲”者幾希。“喜”的是這樣的妙策,大可作卓別靈式的諷刺資料。“喜”中有淚,我們嘆息人類對感化犯罪的狼狽相。不能不知也,是無能為力也。
  “無口袋制服”暴露了一連串的人心世態:害怕離婚人人索性不結婚;防止劫殺就提議管制鎗械;避免失敗的痛苦,所以就不去追求成功;要不說謊,唯有三緘其口。這都是隔靴搔癢,根本解決不了骨子裏的問題,那就是人心的轉變。
  以前有一個人去訪問貧民窟,對裏面的酗酒,偷竊,姦殺發生極度的憐憫。便問道:“為甚麼這些人不搬到別處居住?”他的朋友回答道:“這些怠惰,放任,凶惡不是地區使然,是靈性使然。人到哪裏,那裏便成了陋巷。
  要達到一個健康的,清白的,安全的,快樂的社會,無論我們怎樣兜圈子,到後來仍是心地的革命。聖賢之成為聖賢,因為他們肯接受道德上的自律。普通人以為,我不皈依宗教,就大可以不必受約束。他們認為宗教要求太嚴,與其達不到標準,不如不為自己繩以標準。他們明知神明高照,卻遮捫了良知,去做虧心事。中國有名的寓言“掩耳盜鈴”,何止是一個笑話而已。
  “無口袋的制服”一旦付諸實現,穿着的人一定受到心理上的威脅,整天似乎受着監視,哪裏是訓導之道?因此,上帝也從不勉強人去行善。一時惡人橫行,以逍遙法外而沾沾自喜,不料天網恢恢,種邪惡的人,最後自食其果。其實,我們都穿着一襲有很多口袋的衣服,天天走在充滿誘惑的街道上。要怎麼樣保持廉潔,是一生到老必要應付的功課。以色列的君王大衛寫詩道:“我若不是喜愛你的律法,早就在苦難中滅絕了。”(詩篇119:92)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