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書法起於永(二)

于中旻

 

五.永遠安全

  人都需要有一位領袖,中國和以色列人,都稱為“民牧”,就如羊有牧人一樣。聖經告訴我們,有一位好牧人,就是耶穌基督,祂為了我們捨命,使我們得永生,並且永遠安全。

耶穌說:“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着我。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裏把他們奪去。”(約翰福音10:27-28)

  世界上的領袖們,多是為了自己,不顧老百姓的利益,有時甚至把他們的羊吃掉。多數的領袖,是要別人為他作馬前卒子犧牲,自己享受成功的果實,所以有“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話。到豺狼勢強,自己安全有問題的時候,他們就放棄供他們剝奪民脂民膏的羊群,率先逃命去了。
  拿破崙是一世之雄,以軍事天才自許,許多人跟隨他,甘心為了他效命。但到了兵敗勢窮,他就身先士卒,奮勇跑在前面,到後來不管部眾,乞降保命。後來,他講出誠實話:一生只有不多幾分鐘,真的想到國家。
  有句諷刺的雋語說:“他總以為自己能幹,直等到了厄爾巴。”(He thought he is able, until he reached Elba.)再英勇無敵的人,以為能夠掌握天下,到底也有智窮力竭,無可如何的時候,被放逐到厄爾巴島上;他既自顧不暇,哪還有心顧跟從的人!
  但好牧人耶穌不是如此。祂是“一將功成萬骨蘇”:自古以來,死是沒有人能勝過的仇敵,所以人人怕死;但耶穌是生命的主,是不能死的;而且祂不是能說不能行,而是走在羊群的前面,叫羊群跟從祂。
  主耶穌是我們的先鋒,先為我們嘗了死味,勝過死亡,成了復活初熟的果子,“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裏去”(希伯來書2:10)。我們忠心跟從祂到底,祂能拯救到底。
  以色列人所愛的牧人王大衛,曾以羊的立場,寫了一首最美的詩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詩篇23:4)。群羊的大牧長基督耶穌,與我們同在,沒有甚麼力量可以隔絕:我們“是屬神的,並且勝了他們[那敵基督者],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的更大。”(約翰壹書4:4)有祂同在,永遠安全。
  你願意有這樣的永遠安全嗎?
  首先,你必須“認識”那位大能的牧者。大衛愛他的羊群,為他們敵擋來侵害的獅子和熊,從死亡的口中拯救羊羔(撒母耳記上17:34-35)。耶穌基督愛祂的教會,“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着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希伯來書2:14-15)祂賜永生給一切信靠祂的人;祂能永遠保守,絕不失落一個。在主裏面,是永遠安全的,沒有誰能從主手中把信徒奪去。

六.永遠導師

  走路需要有嚮導。何況沒有人走過明天的路,常會迷失。主耶穌在世的時候,是門徒的導師。聖經說:“你們從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卻歸到你們靈魂的牧人監督了。”(彼得前書2:25)在離世升天之前,祂應許要賜下另一位導師。

耶穌說:“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約翰福音14:15-16)

  耶穌在世的時候,是門徒的導師,日夕和他們同在,教導指引他們,使他們明白真理。但祂在世工作時間只三年多,而道成肉身,受空間的限制,不能同時在幾個地方。耶穌在世所旅行的地區,只是地中海岸不到二百哩長一片土地。但祂告訴門徒,那些軟弱,不學無術的門徒:“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因為我往父那裏去。”(約翰福音14:12)這怎麼可能呢?


The Descent of the Holy Spirit, 1618-1620
by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Sabssouci Potsdam
  關鍵在於“我往父那裏去”。耶穌升上高天,聖靈才降臨。
  祂離世前,應許門徒另一位導師,就是聖靈;同時在所有信徒裏面。
  聖靈是父神和耶穌的代表。耶穌說:“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所以是“神賜給順從之人的聖靈”(使徒行傳5:32);祂不是強迫佔領的暴君,而是愛主,遵守主命令的順從者,才有聖靈在他裏面。或者說,信徒要歡迎,尊敬這位屬天的大使,祂才會來內住。
  聖靈是有位格的神,正如聖父是神,聖子是神,有位格一樣。主耶穌不是應許賜一件禮物,是賜下一位教師。
  “保惠師”,或譯“訓慰師”,原文的意思,是在旁幫助者,就如律師幫助在旁辯訴,護士在旁扶持一樣。主耶穌說:“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祂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翰福音14:26)又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約翰福音16:13)所以聖靈是訓導啟示的靈,使我們能夠認識真理的奧義。
  既然同一位聖靈,在所有的聖徒裏面,就使聖徒能夠彼此相通,就如所有的肢體,同屬一個身體。
  聖靈不是一時的幫助,過後就離開了;祂“永遠與你們同在”,是因信徒有永遠的生命。如果信徒違背神的旨意,聖靈不會立即拂袖而去,卻會在裏面擔憂,這就使人內心不安,直等人悔改,回到神的道路。因此聖經說:“不要叫神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祂的印記,等候得贖的日子來到。”(以弗所書4:30)就是耶穌榮耀降臨的時候。
  感謝主,祂賜聖靈內住,保護引導信徒,直到走完今生的路。

七.永遠慈愛

  我們所信的神,是一位良善的神,祂在我們身上的計畫,是要我們永遠得福。因此,聖經說:“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嗎?”(羅馬書8:32)神慈愛表現無比的極致,是把祂的兒子基督耶穌賜給世人,其餘的是“附贈”了。聖經說: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因祂本為善,祂的慈愛永遠長存。(詩篇136:1)

  這是說,必須相信,才可以得着神的恩典;必須得着神的恩典,才可以稱謝祂。世人多會時翻刻變,但主是靠得住的,絕不會表裏不一,也不會要始無終:祂的慈愛永遠長存。
  在巴勒斯坦南部地區,有些小河,只在冬天雨季,才會有水流;如果旅人記得哪裏有道河流,夏天行路,指望可以得水解渴,哪知在烈日枯旱的時候,只剩下乾河床,找到的是失望。世上的朋友,不少像這樣“詭詐的河道”,靠不住的。
  神本為善。神的本性是良善,在祂沒有邪惡,所以是經常是慈愛的。這是說,神不但能,也肯滿足尋求祂的人需要。
  耶穌說到我們應該對神有信心,向神祈求的時候,要相信祂完全的良善。祂說:“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嗎?”(路加福音11:13)
  我們心靈愚昧,目光短淺,有時會不知道該求甚麼,有時所求是錯誤的,也有時會把無節制的欲求,當作是“需要”。但全知而且良善的神,總是把“好東西”給祂的兒女,就是寶貴的聖靈。
  莊周家貧,去監河侯借些糧食應急。監河侯說:“等我收得租稅,可以借給你三百銀子。”莊周生氣說:“我在來這裏的路上,遇到在車轍中有一尾小鯽魚呼救,求一點水活命。”我說:“待我遊了吳越,引西江的水來幫助你,好嗎?”魚說:“我只需要升斗的水濟急;如果等你的大計畫成功,早就成為海味店架上的鹹魚了!”(莊子.外物
  這個有名的“涸轍之鮒”故事,是說及時幫助的需要,借詞推託不肯幫忙的朋友,無異於見死不救。
  神是良善的,也是永遠的。有時人可能遇到真正的朋友,他們也都慷慨樂於助人,甚至傾囊相助;但誰能保證明天,你有需要去找上門時,會不會發現是“暗牖懸蛛網,空梁落燕泥”,已經作了古人?時過境遷,世事全非,昔日有力的有心人,真的是愛莫能助了。
  如果所求的不能獲得,會帶來失望。但良善慈愛的神,時常等待滿足祂兒女的祈求,祂的慈愛永不改變,常向兒女含笑。所以,我們要時常稱謝祂,是相信的果子。

八.永遠倚靠

  基督徒所信所事奉的,是一位永生的主。我們可以時常倚靠祂,效法祂,直到永遠。
  世人貪愛錢財,儘量的積聚千年之富,卻不道人的生命是短暫的。相反的,如果有了永遠可靠的主,就會有不同的看法了。希伯來書的作者,眼睛看到永恆的主,就可以不看短暫的世物。他勸勉在苦難中的信徒說:“你們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所以我們可以放膽說:‘主是幫助我的,我必不懼怕,人能把我怎麼樣呢?’”(希伯來書13:5-6)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

  人生最痛心的經驗,是正需要的時候朋友背叛,發現人是靠不住的。
  與國際舞台上的列強相比,以色列是個小國;到南北分裂,北國被滅以後,僅存的南國猶大,更是如此。那麼,他們歸向神嗎?不是。他們靠外交運作,與當時世界的超級強國埃及結盟,以為有了靠山,足以敵擋外國的入侵。可惜,並不如他們所想像的。他們期望的幫助,正如“蘆葦的杖”,不靠它還好,正用的時候,反要受到傷害(參以西結書29:6-7)。神藉巴比倫打倒埃及,為要成就祂的計畫。
  如果人倚靠至親好友,以為可作奧援,但環境的變換,是超過人所能控制的。有時親友不是借口,不是忘舊,只是環境不同了,也真的會愛莫能助。但耶穌基督不因時間改變。
  人在世的生命,是短暫的。常見“泰山其頹,喬木其摧,哲人其萎”哀悼的語詞,說明人的不足恃。他們在世的時候,依人看來,真是堅固的靠山,不會有倒的那一天;是巍峨的大樹,在他的蔭庇下,草不沾霜;是明哲的頭腦,英明睿智,判斷絕不會錯。只是當他們的氣息停止,就成為無用的廢物。
  “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人。投靠耶和華,強似倚賴王子。”(詩篇118:8-9)古列王陵墓的碑上刻着:生前有無數的人,仰望他的恩惠,臨終的意願,只是求後來的征服者,高抬貴手,放過他的屍骨!
  英國的烏爾錫(Cardinal Thomas Wolsey, 1475-1530)是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寵臣,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勢燄無比;任坎特伯里大主教,遷為首相,時人以為寧可得罪英王,此人是萬萬得罪不得的。但一旦失敗,畏懼不安;莎士比亞筆下寫他將死前悔恨的說:“我如果以事奉王一半的熱心事奉神,就不至於到今天的地步!”王子恩典的甘露,會隨着太陽升起而乾,他變成吼叫的獅子。這是倚賴王子失敗的例證。
  耶穌基督不隨時間改變,是永遠的主,我們永遠的倚靠。(待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