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貪婪”摭談

張在孜

 

  蘇軾早期策論範增論中有這樣一句話:“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意思是説,任何寄生蟲,只有在它頼以寄生的物體先腐爛之後,才會有寄生[生存]的可能性。此話說明了腐敗的發生有其先後,因果關係,更表明任何事情的發展變化總有其內在原因。也就是說,貪污腐化發生的根本原因,是先有貪婪之心,然後才導致腐敗行為。

  “貪婪”究竟是甚麼?如何才能遠離貪婪?怎樣從人性深處去尋找答案?
  聖經認為,“貪財是萬惡之根”(提摩太前書6:10),貪婪被列為基督教的七宗罪之一。假神之一的瑪門(Mammon)便是代表貪婪。“十誡”裏明白告訴我們:

“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出埃及記20:17)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婪,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歌羅西書3:5)

這段經文特別強調“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貪婪是“一個不夠,還要一個”,抓的可能是金錢,名聲,影響力,甚至服事。而拜偶像的心態,也是如此。也就是說“貪婪”(greed)是“指一種攫取遠超過自身需求的金錢,物質財富或肉體滿足等的強烈慾望”(維基百科)。個人的慾望與生俱來,一個人沒有慾望是不可能的,有的表現得強烈一些,有的深藏在潛意識裏偶然流露。這種慾望如果更多地表現為私慾,多慾而不知滿足,對非所當得,非所當愛的財物等生起妄求之心,行索取無厭之事,一旦深陷這一典型的“人性黑洞”就很難自拔!
  經濟學指出:“因為慾望無窮,但資源有限,才產生供求與價格關係"。這裏的“無窮”也十足的突顯了人性的慾壑難填!
  在中國山東曲阜孔廟有一“貪壁”,上面畫着一頭狀似麒麟的怪獸叫“貪”,傳說是天界的神獸,怪誕兇狠,生性饕餮,能吞得天下金銀財寶,但它仍不滿足,妄想去吞太陽,結果被淹死在海內!後人便將它作為貪得無厭的象徵。古時官宦人家常將此畫繪在內宅照壁等醒目之處,藉以提醒自己,並告誡子孫不要貪贓枉法。


“貪壁”

  要遠離貪婪,必先搞清其產生根源。由於觀念不同,人們長期爭論不休。進化論者認為,人由動物進化而來,因而人身上必然殘存着動物本性,即為生存而鬥爭的獸性,並認為這種獸性才是人產生包括貪婪在內的惡性根源。但現實生活證實,許多人在溫飽有餘之後,仍往往表現出對名,利,權力貪得無厭的追逐。還常常會對那些與自己生存毫無威脅的人生出嫉妒,狡詐,殘忍…正如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筆下所描繪的那樣:“天下事可能是這樣安排的:某人長着鬥雞眼,是為了長了正常眼睛的人覺得高興;或者說某人安裝了木腿是為了讓那些擁有可以穿着絲襪的肉腿的人感到心滿意足…”。凡此種種,都不是用人的動物性能夠解釋得通。
  更多的人則認為人性受後天影響較大,與教育及生活環境密切相關。此種觀點有一定道理,但不能完全說服人。毋庸置疑,普及教育,使人人能辨善惡,明是非,曉大義,知法守法,在一定程度上確能降低犯罪率;環境改善也可以轉變一些人的貪婪表像。但這些卻都不能使人們的精神生活,道德水準自動昇華,只能使暫被壓制的人性中原有的貪慾變得更加隱蔽,巧妙,一旦氣候和時機適宜,極易原形畢露甚而導致私慾急速膨脹!
  另一種與“進化論”持相反觀點的是基督教的“罪性論”。聖經早就指出,人有罪性,“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所謂“罪性”,是指以自我為核心的自私心態。而內在罪性的外在表露便是“罪行”,“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雅各書1:15)。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私慾在嬰幼兒身上表露得特別明顯。他們不管長輩如何教導,示意,孩子總是自然而然地喜歡爭奪愛上的玩具,美食…。孩子們天真無邪,不知世間崎嶇,沒有道德包袱,此類行為純由天性使然!而這樣的罪性在一些毋須“戴面具穿馬甲”的動物身上則表露得更為直接,例如:猴兒鬼精,想抓牠可不容易。但印度人抓猴卻有訣竅,一抓一個准。他們用細鐵棍焊成一個籠子,鐵棍與鐵棍之間的縫隙,剛好能伸進一隻伸直的猴爪,裏面放些猴兒愛吃的鮮果。捕猴者把這個籠子丟到猴子經常出沒的地方,就躲在一邊等猴兒上門,不花工夫,一群紅屁股的恆河猴,唧唧吱吱來到籠子邊,一瞧四處無人,就迫不及待地將爪子伸進籠中搶果子。但猴爪一旦握住果子,肯定是抽不出來的。此時,捕猴人盡可大搖大擺走過來。難道猴子不會跑?怪就怪在這裏,沒搶到鮮果的猴兒一哄而散,搶到果子的猴兒一定不會跑。牠們轉動着黃眼球,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驚恐地看着前來抓牠的人,可還是死死握住那個果子不撒手!貪心的結果就不用說了。

  一位哲人說過:“人的慾望好比海水,喝得越多越是口渴”。有的人越渴越喝,越喝越渴,陷入惡性循環。可是“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馬太福音16:26)。
  被稱為“天下第一貪官”的和珅,其家產值八億兩白銀,超過清廷十年收入總和。他被捕臨死前在大牢裏遙望清冷月色,不禁悲從中來:

“月色明如許,嗟爾困不伸。百年原是夢,卅載枉勞神。室暗難挨暮,牆高不見春…”

而有“悲劇貪官”之稱的農行海南臨高縣支行原副行長陳建學則是這樣描述他八年的逃亡生活:“八年躲在山林中,藏山洞,挖地道,吃野菜,過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煉獄生活。”他被迫自首後,由衷感歎:“做人真好!”
  是啊,做人真好。但是要認真做好一個人還真的不那麼容易。這主要是源於人性的複雜。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性本惡?古往今來一直頗具爭議。而在基督教看來,人性的善惡本是同源的,往往也同體,所以人有犯罪的天性並不是說人每時每刻都在犯罪或每個人都犯一切罪。人有時也有善行,如見義勇為,助人為樂等等。因此要抑惡揚善,必須先將善惡區分定位。然而,在世人標準中,善惡常被錯位,是非往往顛倒!其中,將貪婪合法化甚至美化為人生中動力即為典型一例。電影華爾街Wall Street)中股市大亨蓋可(Gordon Gekko),竟大言不慚地宣稱:

“貪婪不好聽卻是好東西,沒有比貪婪更好的詞語了!”

“greed, for lack of a better word, is good. Greed is right, greed works.”

他活脫脫地勾勒出了許多人的生命弱點。

  ​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慾如水,不遏則滔天!如何在善惡同體這種人性本質的矛盾中遏制根深蒂固的貪慾,一直是人類難解之謎!綜觀歷史,中國古代遏止貪腐往往通過兩種渠道:一是建立亷政制度與懲貪措施。這往往能夠在一定時期內有效遏制官僚集團成員的貪婪私慾,並在一定程度內制止官場腐敗現象,從而推動社會發展,形成“盛世”。明代可説是中國亷政發展史上一個高峰。朱元璋為明朝制訂了包括大明律在內的一系列嚴格的典章制度來約束眾臣懲治貪官污吏,他對於膽敢貪污的官吏經常將其梟首示眾,並製成人皮囊(中間塞草)懸於官府,令繼任者觸目驚心!在他主政期間,“蒼蠅”,“老虎”一起打,毫不手軟!甚至發展到後來濫殺無辜,屢興大獄…。由於吏治嚴厲,直接開啟了明初的“洪宣之治”。在明初相當長一段時間,“反腐肅貪”效果明顯,明史.循吏傳中記載的明代廉潔官吏,僅洪武一朝就有三分之一!但是,與中國歷史上所有封建王朝一樣,一個沒有真誠信仰的政治團體,僅靠利益結合,沒有道義號召,不論能力多強,是無法長期持續,久盛不衰的!更何況,自上而下的“鐵腕”統治僅能治表而難及裏,時間一久,逸由心生,危機便潛伏在腐敗的誘因當中!到明朝中,後期,貪腐惡性發酵,不少皇帝二,三十年竟不理政事,這在歷代王朝中尤為突出!可見,治標不治本,其效難持久!另一渠道主要倚靠意識形態和傳統道德的教化力量。但所有這些傳統觀念都終究建立在以人為本,以個人利益為終極追求的基礎之上,就避免不了私慾問題!這些歷史經驗教訓使人們逐漸悟到,人的罪性既是先天的,而不是後天形成,就不能以任何人為的方法除掉。事實也充分證明,世俗的道德,根本無法擺脫人的罪性,而人的罪性,卻必然使得道德與邪惡混在一起,甚至以惡慾利用道德,使道德成為罪的奴隸!
​  當人們提倡從宗教的精神中,重建新的道德觀念的時候,實際上是跳過傳統道德觀念,希望從終極的盼望中尋求幫助和支持。而在眾多宗教信仰中,唯有以捨棄自我的真愛包含之下的道德,才具有終極的道德價值。由此看來,以神為本的基督教因為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犧牲自己的大愛,才是真正不帶任何私慾和條件的。只有耶穌基督的捨己才是為全人類的:以祂的受死贖了所有人的罪,以祂的復活賜所有信祂的人以新生。神就是愛而“愛是不求自己的益處”(哥林多前書13:5),神還不斷提醒基督徒“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貪心”(路加福音12:15);“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路加福音16:9-13),或許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遠離貪婪。由於真正的基督徒經受高尚品格的熔鑄,操練,所展現的文明價值和信念便帶有“美好的靈性”(但以理書6:3),會為了渴慕追求神的旨意而至死不渝。美國作家丹尼.阿蘭巴特勒(Daniel Allen Butler)在永不沉沒Unsinkable: The Full Story Of The RMS Titanic)一書中描述了一百零一年前“泰坦尼克號”(Titanic)沉沒的全過程。惡劣的環境最能檢驗一切,許多人在沉船前展現出的人性光輝感人至深,特別是所有基督徒的生死抉擇更是催人淚下:

“牧師約翰.赫伯(Pastor John Harper)讓基督徒到甲板上集合,幾十位基督徒陸續前來,大家手拉手圍成一圈。牧師呼籲大家不去爭逃生設備,把生的機會讓給非基督徒(‘Women, children, and the unsaved to the lifeboats!’)。因為自己已經相信耶穌可得永生,而不信者若失去生命將永遠沉淪!讓那些人以後仍有機會聞聽福音。基督徒們大為感動,手牽手一同唱聖詩‘更加與主接近,更加接近’。歌聲震動了其他乘客,人們秩序井然的接受船長安排,讓婦女兒童登上救生艇,直到海水把這些基督徒和他們的歌聲一起帶進大西洋底…”

他們的肉體雖然在歷史中沉澱了,其大愛無私的聖潔靈魂卻依然永遠感染着人們!
  有當代愛因斯坦之稱的霍金(Stephen Hawking)認為,“人類已經步入越來越危險的時期。由於人類基因中攜帶的自私,貪婪的遺傳密碼,人類對於地球的掠奪日盛,資源正在一點點耗盡…”(We are in danger of destroying ourselves by our greed and stupidity. We cannot remain looking inwards at ourselves on a small and increasingly polluted and overcrowded planet.)看來,要減少和延緩人類危險,只有信賴上帝,昇華心靈,堅守聖潔,用彼此相愛取代自私貪婪,這才是治本之道。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