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1-05-01

好的使者

亞谷

 

  設若於不在,不能,不必的情境下,要達成同一目的,那代理的,就是“使者”。
  使徒保羅本來是猶太教的激進分子,反對基督,迫害教會的。他表現得非常熱心,作為大公會的使者,領受了授權的文書,到處搜捕基督徒;直到有一天,他出發上路,從耶路撒冷往敘利亞去執行任務。在將近大馬色的南北大道,見到上面來的異象,才悔改歸主。他本來是個謹飭道德的法利賽人,“就律法上的義說,是無可指摘的”(腓立比書3:6),但蒙了光照,知今是而昨非,說:“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提摩太前書1:15,16)為福音作了戴鎖鏈的使者。

我們既然蒙憐憫,受了這職分,就不喪膽;乃將那些暗昧可恥的事棄絕了,不行詭詐,不謬講神的道理;只將真理表明出來,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薦與各人的良心。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着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哥林多後書4:1-5)

使者的由來

  如果說,“作自己的使者”,必然是很可笑的事。因為使者必須是奉誰所差使,所任命,才產生這“職分”。正如保羅是被神所預定,所揀選,作祂使用的器皿。作使者的,必須分別出來歸主(使徒行傳13:2);然後奉派進入異地作使者,“當在羅馬人中,如羅馬人周六禁食”(St. Ambrose)在心靈的認同上,卻與他們分別。若被同化,就不是成為“外國人”,就不是使者的身分了。


使徒保羅的旅程
Paul Starts On A Great Trip
Source: Public Domain

使者的禁戒

  僕人如果心裏有隱藏圖謀,是“暗昧可恥的事”,必然難以作合理的事奉。誠信是作人的基本品德,事奉神更惟獨用心靈誠實;相反的,有人參與基督徒團體,“以自己的詭詐為快樂”(彼得後書2:13),仿佛騙人得逞沾沾自喜,“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提摩太前書6:5)。反而嘲弄老實人,以誠為愚,是最敗壞的類型。那類人跟走江湖的漢子沒有差別,只有使差他的蒙羞。就像現代的國際交往,使領舘“外交郵袋”,享有免檢免稅的優待,就屢有濫用特權的事例,致信任受到損害,使他所代表的蒙羞。這是不應該有的事。正如保羅所說的話“不是出於錯誤,不是出於污穢,也不是用詭詐;但神既然驗中了我們,把福音託付我們,我們就照樣講,不是要討人的喜歡,乃是要討那察驗我們心的神喜歡…從來沒有用過諂媚的話,這是你們知道的;也沒有藏着貪心,這是你們可以作見證的。”(帖撒羅尼迦前書2:3-5)福音的使者就是這樣的胸懷坦蕩,行事為人光明磊落。

使者的使命

  不是要介紹自己。有人斷章取義,謬解經文,把作基督的見證,當作是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1:8),到處宣揚自己,最後或許表示客氣,附加一句:“榮耀歸於主!”即使臉不會紅,也是言不由心,增加謊言而已。人敢於隨便說謊言,因為謊言是不必證實的,就說得天花亂墜,只需要他自己有好記憶就混得過。但基督是真理;真理是得表明出來的。

使者的爭戰

  人與人,國與國之間,本來應該有善意存在;使者奉差原是本於這種善意,表達這種善意。可惜,不論是語言或動作的表意,都存在被誤會的可能。在折衝樽俎之外,有時真面對劍拔弩張的局面。所以會有這樣的情境,是因為有“滅亡的人”,他們心眼黑暗,卻不自知,也不肯承認自己的視覺有毛病—保羅為以弗所教會禱告:求神的靈“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以弗所書1:17,18)。但光明的子女,如光照在黑暗裏,絕不妥協。“黑暗卻不接受光”〔不能勝過光〕(約翰福音1:5)。不論光多麼微,多麼小,都能使黑暗潰退。

使者與使命

  神的旨意是所有信祂的人,樂意肩負使命,作祂的好使者,並能完成使命:“忠信的使者,叫差他的人心裏舒暢,就如在收割時,有冰雪的涼氣。”(箴言25:13)這是說,得以舒暢滿意。可惜,有的使者,不能達成元首的期望,無異殘廢的肢體,或比殘廢更糟,反成資敵—“藉愚昧人手寄信的,是砍斷自己的腳,自受損害。”(箴言26:6)
  辜負主託付的僕人,是沒有愛心的黑山羊,同那惡者的使者無異(參馬太福音25:41)。祝主憐憫保守我們忠心到底。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約拿單如是說 ✍凌風

談天說地

父親的公義與兼愛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羨妒到同處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南丁格爾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問與答:話聖誕畫 ✍馮虛

點點心靈

人生何去何從? ✍吟螢

寰宇古今

生物知趣:小小麻雀 ✍蘇美靈

點點心靈

丈夫氣概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