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兩先知殊途同歸

于中旻

 

  列王紀上第十三章

那時,有一個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從猶大來到伯特利。耶羅波安正站在壇旁要燒香。神人奉耶和華的命,向壇呼叫說:“壇哪,壇哪!耶和華如此說:‘大衛家裏必生一個兒子,名叫約西亞,他必將丘壇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燒香的,殺在你上面,人的骨頭也必燒在你上面’。”當日,神人設個預兆,說:“這壇必破裂,壇上的灰必傾撒。這是耶和華說的預兆。”耶羅波安王聽見神人向伯特利的壇所呼叫的話,就從壇上伸手說:“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乾了,不能彎回。壇也破裂了,壇上的灰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華的命所設的預兆。王對神人說:“請你為我禱告,求耶和華你神的恩典,使我的手復原。”於是神人祈禱耶和華,王的手就復了原,仍如尋常一樣。(列王紀上13:1-6)

上面的指示

  耶羅波安登位,作了分裂後北國以色列的王。為了鞏固自己的王朝,他正式宣告自創的“牛羊教”為“國教”,拜公山羊和金牛犢,不遺餘力的熱心推行(歷代志下11:15,13:9;列王紀上12:25-33),政教合一,自己身兼大祭司,不論誰願意“委身”又獻牛羊的人,就立為祭司;定八月十五月圓那天為節期,鬧得好熱!神當然也差信使專程去殺風景。
  我們看見一位可敬的神人,是分裂後的北國以色列所未見的,有空前的能力,彷彿以後的以利亞;不過,他是奉神的差遣,從猶大來的。不用說,此人政治上正統,信仰上純正;就權能的表現論,他能夠使壇灰傾撒,使王的手枯乾並立即恢復;論預言的恩賜,他在三個半世紀前,就提名將要生的約西亞王,要領袖屬靈的大復興,並且及於北國的疆域,這似是預言將來南北的統一。一個人能顯出這麼多靈異,怎能不是神重用偉大的先知?怎能不立即聲名遠播?
  從神來的信息,常是會觸犯地上權威的忌諱:神計畫藉猶大的王裔,賜下在耶羅波安疆域的復興,豈不是宣告他的王朝將覆滅?豈不是宣告現今的人為宗教將摧毀?作為登位不久的新王,絕對有必要顯示統治者的權威,也有絕對必要禁止這不法言論傳播。兼政教元首的偉大領袖,伸手叫人把有顛覆嫌疑的神人立即拘捕。不過,就在那時,人為宗教的壇崩了,灰撒了,王的御手枯了!覆灰難收,但政治人物御口的話可以收回的,而且他不喜歡手不能收回,必須得收回。
  耶羅波安絕頂聰明,知道眼前的這人物得罪不得。他立刻改變態度,改口了,前倨後恭,不再堅持要神人吃監獄飯,改為邀請遠來的客人到王宮進餐,並應許給他賞賜。但神人勝過了這次的試探,謝絕王家作客的榮耀;他並且說明理由:王的御宴雖美,卻是祭拜金牛犢的祭餘,絕不能吃,也不能與鬼魔團契;主不准他沾染污穢,也不許他接受成功的榮耀,因為一切都是奉主的名,靠主的大能行事,自己不過是僕人而已(7-10節)。


耶羅波安拜祭偶像
Jeroboam Sacrificing to the Idols, 1752
by Jean-Honoré Fragonard, 1732-1806

外來的試探

  有個老先知的兒子,可能去參加了王家的宗教活動,或說是奉父命參與的,回來向老人家報告詳細情況。作父親的,立刻全家動員,分派人在家備豐盛的午餐,並告訴兒子們,備驢,老人家騎上猛奔飛趕;神也沒使他乘的坐騎像術士巴蘭的驢開口說話,他未受責備,心安理得,以說預言的動人姿態,發表其謊言(11-18節)。
  我們不妨考量老人家為甚麼不憚煩勞,要佈局欺騙猶大神人。曾有人以為他設局挽留神人,表明王作不到的事,自己作到了,可以滿足虛榮。這很難叫人相信。也可能是他要拖人下水,合流同污;損人不利己,以陷害人為樂的事,不是絕對沒有,但宗教人不該會作這種事。比較可能的,是出於宗教理由,其人信仰混合的合一;或是政治原因,建立統一陣線,取得王的喜悅。無論如何,伶俐的老人家,不曾說明動機,卻不臉紅的編造了個屬靈的藉口:“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樣,有天使奉耶和華的命,對我說:‘你去把他帶回你的家,叫他吃飯喝水’。”(列王紀上13:18)你我和所有讀聖經的人都知道,沒有那回事,這都是老先知誆哄他。
  神人既蒙啟示,怎會那麼無知易於受欺?神怎會是而又非?其實,是他受了頌揚,又體貼肚腹,先存心接受,就順水推舟!

墮落的結局

  聽老前輩推崇的好話,違背了神的使命。猶大神人竟然應邀去伯特利的老先知府上,在那裏吃喝。本來看似美好的團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有愛的交通,恩賜的交流,甚麼都好;不過,正坐席的時候,盛情的主人,發表了嚴重的信息:“耶和華如此說:‘你既違背耶和華的話,不遵守耶和華你神的命令,反倒回來,在耶和華禁止你吃飯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墳墓!”(21,22節)有這掃興的插曲,其餘的時間,我們很難相信賓主盡歡。餐畢分別,神人騎驢登上不歸路。
  不久後,伯特利的老先知聽到報告:獅子咬死了人,卻與驢並站在屍身的旁邊,像是在守護或等待向人來見證。老人家急忙去收屍,親視含殮。

就把他[猶大來的神人]的屍身葬在自己的墳墓裏,哀哭他說:“哀哉!我兄啊!”安葬之後,老先知對他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裏,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着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列王紀上13:25-32)

  老先知的兒子們很不錯,遵照父親的遺囑作了,把二人合葬,並且還立了墓碑。這碑似是工料良好,過了三百多年之久,到約西亞王時代,不僅碑身存在,其上的字跡仍未至漫漶莫辨。不過,奇異的是,聖經相當詳細的記述這事件,主角二人卻都沒有留下名字。這雙難兄難弟,至今還保留為隱名氏。當然我們不能據此以斷,他們在生命冊上不記載他們,也許這是為了警誡每個人,都有可能步他們的錯失。

口碑的迴聲

  三個半世紀過去了。亞述滅了北國以色列,把部分遺民強制分散遷徙。北國既覆沒了,國界自然也就沒有了,約西亞王的大復興,流惠溢到了伯特利,這是神已經先見並所藉人預言的。

約西亞回頭,看見山上的墳墓,就打發人,將墳墓裏的骸骨取出來,燒在壇上,污穢了壇,正如從前神人宣傳耶和華的話。約西亞問,說:“我所看見的是甚麼碑?”那城裏的人回答說:“先前有神人從猶大來,預先說王現在向伯特利壇所行的事,這就是他的墓碑。”約西亞說:“由他吧!不要挪移他的骸骨。”他們就不動他的骸骨,也不動從撒瑪利亞來那先知的骸骨。(列王紀下23:16-18)

  恩賜和能力,並不就等於屬靈生命,也不表示能夠得生命的冠冕。主耶穌在世時的十二使徒,包括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都曾奉差遣作信心傳道的事工,甚至能行異能(馬太福音10:5-15)。也有些大有恩賜,滿有能力的宗教人,當天國顯明的時候,主明明的告訴他們:“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1-23)主“不認識”他們,還稱之為“作惡的人”。多麼嚴峻的事!
  我們都必須謹慎,不可輕忽神的話。凡神所吩咐禁止的,絕不可逾越;凡神未曾說的,也不可臆想增加或改變。

神的言語句句都是煉淨的;投靠祂的,祂便作他們的盾牌。祂的言語你不可加添,恐怕祂責備你,你就顯為說謊言的。(箴言30:5,6)

神說了一次,兩次我都聽見,就是能力都屬乎神。主啊!慈愛也是屬乎你,因為你照着各人所行的報應他。”(詩篇62:11,12)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