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三十而立談使命

于中旻

 

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馬太福音28:20)


陳終道牧師

  陳終道牧師創立金燈臺活頁刊,到今天已經三十年了。翻檢舊刊,有不少當年參與的人離去了,但“講解救道,造就靈命;探討聖工,實用研經”的目標,仍然是需要的,自然有待於努力。
  記得:有一段時期,陳牧師按期打電話,指定題目,囑我寫一篇:“從聖經看…”系列的文章;既然涉及實用,範圍又廣闊,並沒覺得困難。不過現在想來,就不能不說太“海”了些,因為那僅是管窺之見,芻蕘之議,而且是及於實在膚淺的話,無從算得上討論全部聖經;比較合理的,還是該限於耶穌基本的吩咐。如果這還嫌太寬,或許再減縮到最後簡要的話。
  人在離去前的囑託,教訓,叫作遺囑,通常是最簡約的重要話,表示於文字或語言,很少可能是不關緊要的絮絮煩言,所以值得特別注意。
  記得:小時候在校,主日禮拜次日,還要再來上一場類似宗教儀式,叫作是“紀念週”;照例口中念念有辭,誦過甚麼“遺囑”:“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可是主持大人們,雖然講不少話,就是從不作解釋,那些“余所著”,連那該簡單得多的“宣言”,是中山先生在世最後親撰的文章,也予忽略,如今回想起來,知道是被當作猢猻戲來耍,不免深深的慚愧,有極羞恥的感覺:不曉得當“依照”的內容是哪,怎能夠遵從?會議的決議,涉及政策和個別意見,往往決而不行成習,不談也罷;而宣言僅是原則,說到民主,自由,扶助農工,應該無需隱諱。想來當時的大人,至少其中有些人,明知其內涵,卻明知故違,壓根就沒有認真於事的意識,不僅騙小孩子,也欺騙國人,更是不可原諒的。
  可是那“國父遺囑”,非同小可,有關世界上最大的國家,資源豐富,更有四億七千五百萬靈魂,有否受到注意?後繼者忽視故違,成為國家帶來近二十年災難的禍源,真是創深痛鉅。


范得璧
  政治遺產往往成為遺害,不在法庭解決,要決勝於疆場。像一世之雄的亞歷山大,臨終時僅拋下了句:“勝者得之!”在美國不長的歷史上,確實曾有過萬人矚目的遺囑訟案。不過,爭訟標的實在是遺產,此外全不在意。受盡時人注意的范得璧(Cornelius Vanderbilt, 1794-1877)遺囑爭訟,涉案當時最有錢的船運大王,富可敵國,遺下的產業,導致後嗣纏訟不休,報紙不乏轟動的新聞,律師發足了財。如果所爭的不是個人利益,而為許多人的利益着想,該有多麼不同!
  想及基督徒,也領受了一份“遺囑”,卻非來自“死去原知萬事空”的世人,而是復活的主基督耶穌上升回天之前,對門徒說: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18-20)

這番話着意“教訓”(Go ye therefore, and teach [make disciples of] all nations... and teaching them to observe all things whatsoever I have commanded you. KJV)其要旨全在於教訓;沒有教訓,就沒有門徒,哪還談得到宗教,更談不上基督教。
  這有史以來最為嚴重的“遺囑”,是復活的主耶穌基督莊嚴宣告,祂有天父所賜“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豈容等閑視之?而所關係的,是世上所有受造的靈魂,豈能無動於衷?對於這麼莊嚴重大的使命,說來叫人難以置信,受託的基督徒,對於此等天下大事,並沒有多麼熱心,執行起來,是不快,不夠,不徹底,甚至壓根兒就沒打算行動!
  其實,要“依照”,“教訓”,“遵守”,都必須得先瞭解才行。說來似乎荒唐難信,導演的人自己不信,甚或反其道而行之,竟然有那麼多的群眾,盲從了那麼多年!這不是說別的,是說稱基督名下的教會,問起基督到底“教”了些甚麼,忠實聽眾茫然不知所對。
  不過,卻有些愛標新立異的人,不求其端,不問其末,惟怪之欲聞。竟然怪到非“基督教”。聖經記載“基督徒”的起源:“他們(巴拿巴和掃羅)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使徒行傳11:26)這是說,使徒照主的吩咐,傳講基督的教訓,門徒接受了,遵行了,他們表現於行為,與眾不同;人看見了,就開始稱他們為“基督徒”。他們就是如此得名,正因為其實踐基督的教訓。“教”重要嗎?身教,言教,都不可缺;如果沒有教,就不是基督徒。
  今天的華人教會對於宣教給予更多注意,傳播技術已經有顯明的躍進,也許更多的人“去”了宣教工場;可惜,宣教不同於發展事業,必須教導聖經的觀點,叫人得新生命,有新的價值觀,“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以弗所書2:20)並要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
  有些人隨意標榜甚“亮光”,“奧秘”,類似江湖話,近於虛謊,以至扭曲真理,變成了特別的藝術,自己形成新階級。這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幾乎把神的話變成神話,怎麼隨意用都可以。其實是遠離實用,無關救恩之道,更非依照主的使命。如果認識復活主基督的權威,知道祂不是死的主,就不能假藉主名,企圖自己的私利,就必須對這大使命認真:正讀,真誠,整全,落實。如此說來,反而成為單純的事。正讀是不摻雜私意,按着正意分解真道,不搞甚左傾右傾,故弄玄虛。真誠是把知識轉化為信念,不是空喊口號。整全是不斷章取義,完全的接納主的教導。落實是不折不扣,沒有保留的實踐。這樣遵行使命的結果如何呢?“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為要成就祂的美意…顯在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腓立比書2:13-16)
  值金燈臺發刊三十周年,追溯先賢的遺志,思省基督的遺命,祝讀者急起奮勉,弘揚救恩,直到主的國降臨,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公義的太陽普照,才是金燈臺使命完成的時候。阿們。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