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15-08-01

何以興邦

新加坡共和國五十年祝

于中旻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論語.顏淵12.7)

  生意頭腦精明的端木老闆,難免對其所敬愛夫子的理論,覺得極端而不合實際。但也許正是這智慧的原則,使端木賜(子貢)終身得益,並成為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經濟學家,兼第一名富可敵國,富而能仁的偉大商聖人物:信譽第一。
  這一番有意義的對話,是子貢問孔子為政的原則。夫子的回答,正確而概括的說:經濟,國防,政權,是國家存在的重要條件。子貢繼續追問哪個是最重要的,假使必須犧牲其次要的,應該怎作?那位智者以為國防,經濟都不如有信的重要:“民無信不立”。這似有些不實際,但具遠見:足兵,需要眾多的人口,才可以有足夠的兵員;足食,需要廣大的土地,才可以生產充分的糧食,空氣中總不能種出穀物來;至於立信,則須具有誠信的政府當權,廉潔無私,說的話算話,施行公義,否則縱然有食物維持活着,有國防保持安全,也不能生存,或缺乏生存價值。所以信是必不可缺少的。
  誰都知道,地大物博,人民眾多,是富國強兵的條件。但儘有這樣的國家,卻不能立得起來,只成為遭受欺凌的對象,被人踐踏在腳下。不由得你不相信,有的國家不具備優越的條件,卻得以生存,繁榮。原因在哪裏?正因其有可信的政權。首要立信,只要肯,任何政府可以作得到。
  當然,如果能夠人多,地大,兵強,國富,是好事情。那麼,如果不具備這些條件,是否就不應該考慮立國呢?就如籌畫作生意,沒有足夠資本,怎麼可以開張呢?你若請孔夫子作顧問,答案還是應該能夠作成的:有信則立。無獨有偶,現在工商業可以證明。實在說,世界上的錢,可多的是;只要你有好想法,可信可靠的經營管理,自然投資會來,白手也能成家。
  這裏且不談創業的理論,要講新加坡的故事。回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半個世紀,可說波詭雲譎,在東南亞地區尤其如此。當年建國之初,有人以為並不是個好主意,包括有些本地人,他們想,有地託足可必;對有國並不積極,有些人甚至預言難耐多久。因這裏並沒有自然資源,雖部分人還過得不錯,但不像猶太人富到不僅可以敵國,更足以影響世界經濟;佔新加坡人口大多數的華人,傳統的“有家無國”觀念:本於“各人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涉及家事,一家或肯合力掃雪;至於公眾的事情,就以為事不關己,少人願過問了。而新加坡並沒有霜雪,所以連清掃的麻煩也都可以省略,是否更不需要關心公益?至少值得存疑。


李光耀先生
  不過,幾位有遠見的領袖,及時興起,在李光耀先生倡導下,以堅強的信念和意志,拒絕悲觀妥協,幾乎是赤手空拳的艱苦奮鬥,建立了國家。在文官制度穩定的傳承下,有助於政府的“立信”;他們為人民不計私利,不黨附國際社會的強權;政府施政務求廉潔,在東亞貪腐黑暗的地緣環境,獨樹一幟,成為光明和希望的燈塔。因此,近不悅而遠來,得道多助,獲得各方稱揚;工商業者在今世的事上聰明,紛紛改變批評觀望的態度。他們以投資代表投票,以投注代表投降,使蕞爾小國能夠屹立,且聲譽遠播,與舊約蒙神眷顧的以色列,不無相似的地方。
  新加坡建國以來,經歷從相當於二級的海港城市,發展成為舉世仰望的國家,其人民不論到甚麽地方,都獲得應有的尊敬,並不是當然,也不會是偶然的。追跡其原因,是因有良好的制度。這個小國家以誠信馳名,屢次被選為最有效能的政府,最宜於投資的環境,和最適於居住的地方。

  聖經中以色列最尊崇的大衛,被稱為“合神心意”的王,一生遵行神的旨意,不僅因為他敬畏神,更是因為他關心人民,治理國家。他的兒子所羅門繼位,向神說:“你僕人我父大衛,用誠實,公義,正直,行在你面前,你就向他大施恩典。…”(列王紀上3:6)可見牧民的君王,不是以能征伐侵略,窮兵黷武高舉,而在於敬神愛人,才得以蒙福,國泰民安。
  在今天的世界上,聰明的國家才有前途,已經成為相當普遍的認識;並且期求依法治國。誠信是法治的根本。沒有信,徒法不足以自行;沒有法,信無所依託,無以實現。
  立法的先知摩西,在將行完世上道路時,留給以色列人寶貴的遺言:

“我照着耶和華我神所吩咐的,將律例,典章,教訓你們,使你們在所要進去得為業的地上遵行。所以你們要謹守遵行,這就是你們在萬民眼前的智慧,聰明;他們聽見這一切律例,必說:‘這大國的人真是有智慧,有聰明!’哪一大國的人有神與他們相近,像耶和華我們的神,在我們求告祂的時候與我們相近呢?又哪一大國有這樣公義的律例,典章,像我今日在你們面前所陳明的這一切律法呢?”(申命記4:5-8)

  法律代表公義。以色列實在難以算為大國,但有偉大的法制。今天世界上的國家,雖不多施行猶太教律法,但盡多採其法意。盡心,盡性,盡意,盡力的愛神,並愛鄰舍如同自己,是宇宙性長久遵循的典範,這也是政府的可信,和彼此互信的根基。“愛是不加害與人的,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羅馬書13:10)因為即使世界上最邪惡的人,也願意被愛,就是承認愛的積極價值;即使自己不誠實,也願意別人以誠信待自己。因此,法治自然是最聰明的。法治自然會給人一時的不方便,但對於所有的人,除了慣於欺凌別人的特權,霸權主義者,公義是人人所愛的。
  法治就是保障社會公義。違反法治和公義,構成犯罪行為。不論任何形式的犯罪,即使給人特權的印象,也並不值得誇耀,而是羞辱。所謂“有錢斯有權”,或“有權斯有財”,貪污發財致富,不是特權,罪惡滋生,正是羞辱。國際社會“強權即是公理”,錯誤的匯集,也不會變成正確,仍然是羞辱。曾有有名無實的“基督教國家”;對外則侵略殖民,或販毒剝削,對內則歧視奴役,無視於神公義的存在,終致人民道德敗壞,自趨低鄙沒落。


路易九世
  法國的聖路易王九世(St. Louis IX, 1214-1270),終身銘記不忘方濟會教士Bro. Hugues的話:“在歷史中,無論基督教國家或非基督教國家,失國或統治者失位,從沒有一個不是由於忽略公義公平的。”路易從不計自己利益,無論艱難或平順,都奉行這教訓不渝。其聲名遠播,歐洲邦國,景仰路易九世的公義,信任他,自動請其判斷糾紛。其品績卓著,成為法國歷代最受人民愛戴的君王。1297年,羅馬教廷按他們的規格,封授路易王為“聖徒”,永為眾民表率。以史為鑑,個人或國家,都應該持守同一聖經標準:

公義使邦國高舉;
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新加坡備受各條件限制,在艱困的境況下,只循公義和平的原則,以立信為基本,依法治國,致不同種族協和同心,巍然屹立,無愧於大國之林,不僅以富庶智巧知名,以行信義優先於兵備,而獲國內外信任與高舉,歷久而益壯大。在此慶祝新加坡建國五十年,更慶祝這立國的宗旨,隨星月旗飄揚,光照普及世界,直到公義的太陽出現。阿們。

2015年八月一日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談天說地

最高領袖的傾倒 ✍于中旻

談天說地

領袖的言語 ✍于中旻

藝文走廊

大衛的獨白 ✍凌風

談天說地

作大丈夫 ✍亞谷

點點心靈

集中營記(六)空中投下的救援 ✍曲拯民 譯

藝文走廊

思情畫意 ✍郭雲

談天說地

人到老年萬事哀? ✍馮虛

談天說地

神學家趙中輝 ✍于中旻

談天說地

清教徒移民登陸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