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3-04-01

和平與荷馬奧德塞

于中旻

 

映着東方升起年輕的朝陽,“鴿子的翅膀鍍白銀,翎毛鍍黃金”(詩篇68:13),飛回生命的方舟,喙間啣來橄欖的嫩枝,有幾片新綠的葉子(創世記8:11)。鴿子輕輕降落在挪亞伸出的手臂上,發出兩聲咕咕的清叫,仿佛在歡笑。
  挪亞吩咐三個兒子,在大象的幫助下,才移開方舟的蓋子。西方亞拉臘山的前,蔚藍天空,嵌上一道彩虹,紀念上主止息了刑罰,懸起祂的弓。
  在基督裏,與神和好,得以承受和平的新世界。
  挪亞家一家八口,很自然的一起擁抱着新希望。
  一代英雄,暴人,富豪,都隨洪水逝去,甚麼也沒有留下。他們把所在的地方,加上自己的名字,以為紀念;只是後來的人,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這才是悲哀。存在的困乏,消逝的悲哀。

  耶路撒冷城外的山上,有許多橄欖樹,有的已經生長在那裏許多年。不知從哪時開始,人就知道橄欖樹是和平的象徵。
  新春的一天。
  一群羅馬兵,擁簇着幾名罪犯,要在小山上處決,是照他們最殘酷的方式,釘在十字架上。猶太人沒有那樣殘忍的文化。只有聰明的宗教人,想得出把自己同胞,交在外邦人手裏處死—悲慘的死。嫉妒,仇恨,使人甚麼事都作得出來,而且不必遵守摩西的律法。


Photo by eberhard grossgasteiger

  為甚麼祂有那麼招人仇恨呢?
  那位拿撒勒的拉比,能行神蹟奇事,其中包括趕鬼,醫病,使瞎子得看見,又使死人復活。許多人都跟隨祂去了。這才是最嚴重的事,群眾奉獻財物,支持祂和祂的門徒們。這樣,宗教人就減少了收入。有的人說,祂就是彌賽亞,那要來的基督!
  這可有了機會!不過,他們不能按褻瀆罪處治祂,因為人民承認“祂是”。他們使用殿役,加上羅馬兵?難以置信的是,他們跟羅馬政府的關係那麼好—因為大祭司的職位,就是重金賄買到手的!這樣,他們說,耶穌要搞革命,煽動人民造反!可巧,門徒中有人是從前的激進黨,而加利利就是常發生造反的地區,三十年內有兩次起事。
  祂是“猶太人的王”!必須捉拿了,解交羅馬政權!
  既然已逮捕了,要釋放就難!為了不背負包庇叛逆,反抗凱撒嫌疑,巡撫彼拉多寧可犧牲公義—在眾人面前洗手,同意判決把道成肉身的神子耶穌,釘在十字架上。
  當然,他們知道就地取材。不難找到橄欖樹,砍去多餘的枝葉,叫“罪犯”背負一根橫木,去釘十字架—人無法背直木,只能背橫木。照神的定旨先見,十字架代表神與人之間和好,也是人與人之間和好:“藉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歌羅西書1:20)
  在橄欖樹中,有的本是野橄欖,品種較差;園主可以選最美好的橄欖枝,接在上面,可以結出好的果子。這就如同外邦人本來不是蒙揀選的,卻在基督耶穌裏,成就了和平,蒙父接納,同得恩典。使徒保羅說:“你是從那天生的野橄欖上砍下來的,尚且逆着性,得接在好橄欖上;何況這本樹的枝子,要接在本樹上呢!”(羅馬書11:24)

  作以色列美詩的人,敍述和樂蒙福的家庭—“你兒女圍繞你的桌子,好像橄欖栽子。”(詩篇128:3)小橄欖栽子,由大樹繁衍,成為枝葉豐茂。橄欖山是如此開始的。
  夫婦是家庭的基本單位,表徵基督與教會的奧祕。“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以弗所書5:25-27)

  橄欖樹的信息,是人藉方舟預表基督,得免滅亡,得新生命,承受地土;是藉基督的十字架,外邦人與以色列成為同一國度;是因基督在十字架所流的血,得蒙救贖的人,成為教會,作為基督的新婦。將來要在新天新地裏,同享永遠的榮耀。
  得救,得國,羔羊婚筵,是人類三項最高永遠喜樂的因素,都合而為一,是橄欖樹的信息。

史詩的三棵橄欖樹

  希臘文學中,荷馬(Homer)著名史詩奧德塞Odyssey)敍述英雄奧德修(Odysseus),參與十年特洛伊戰爭後,在返家途中,經歷許多艱難,十年抵達故土,以喜劇收場。其中三個高峰,都以橄欖樹為標識。
  特洛伊戰爭結束後,奧德修率部眾乘船隊凱旋。在茫茫海洋上遭受風暴摧毀,所有的戰友,都沉沒波濤下;惟有奧德修藉着殘存的船體,載沉載浮,歷十晝夜,到達一個悅人的島上。那裏仙女凱莉浦素(Calypso)深愛他,羈留他,願與他同為仙侶,永遠生活在世外樂園。奧德修思念故國妻兒堅持回家;見無法留住他的心,得允許離去。
  奧德修得自力動手,採伐林中巨木編筏,足載贈送給他的供應品,浮海划向所繫念的家國方向。起初是風送歸舟,順利駛向家園;忽來驚風怒濤,摧毀他的木筏;只乘騎着斷桅,失去所有的衣物,漂流到一座海島的河口。在那裏有林木掩蔽的灘岸,奧德修覓得兩棵枝葉虬結的橄欖樹,一棵是自然生長,一是人工栽植,濃蔭下沒有陽光和人的眼光透入。他收集落葉為床茵,以落葉覆被他全裸的軀體,像是初生的嬰兒,天真的沉沉睡去。(v.476-485

  從深沉的夢中醒來,聽到悅耳的群女嬉笑聲。原來他到了腓尼基。是公主率領着宮女們,在那河邊洗衣曬衣。奧德修取樹葉遮蔽下體,羞赧的乞求幫助。公主給他自己哥哥們王子的衣服穿着,然後叫他以落難流浪者的身分,去王宮向她的父母求助。
  奧德修問道尋得王宮,雅琴奴王(Alkinoos)自然認出他身上的衣服。樂於接待旅人的王,對英武有王者氣概的奧德修,予以貴賓禮待,正式設筵款迎;所有城邦王子參與盛會,並有著名盲歌手歌唱。當聽到他唱述二十年前,希臘城邦聯軍,為了奪回海倫,進行特洛伊曠日持久的戰爭,有關亞奇力和奧德修的英雄故事,坐在王身旁的昔日英雄,難以掩抑,不禁泫然泣下。慷慨的雅琴奴王既然身為主人,對奧德修深為同情;叫手下各城邦王子致送金鼎銀皿,衣物,比特洛伊擄獲的戰利品更豐盛,盡歡送別。
  善於盪槳航海的腓尼基水手,在王指示下,載奧德修返回故國。奧德修登船後,在船尾安然沉睡。抵達他的本土,希臘西海岸外的愛塔加島(Ithaka)。水手們未驚擾仍在熟睡的搭客,把他輕穩的抬起來,放在岸上一株枝繁葉茂的橄欖樹下,把所有的禮品重器,放在他身邊那蔭蔽安全的所在,然後悄然離去。(xiii.117-124

  奧德修醒來,發現自己在夢牽魂縈的故土!
  把身邊所有的財寶,收藏在山洞裏,奧德修先聯繫到忠貞的牧豬管家,然後,與兒子泰立馬克(Telemachos)相認,父子同心應付面臨艱難的復國大業。
  原來奧德修離國後,已經二十年音訊杳然。國內及鄰邦的王子頭目們,垂涎王后盼尼洛佩(Penelope)的美色,紛紛聚集作不速之客,糾纏提婚;其實他們是蓄意殺子奪產。貞潔的盼尼洛佩虛與委蛇,艱難因應,已三年之久。
  多智的奧德修,與泰立馬克父子商議,如何以少勝多的方略。然後化裝流浪者,混入大廳賓客人群,關閉了大門;英雄奧德修以勁弓利箭,利劍強矛,屠戮所有敵人;並凌遲處死通敵的內奸。最後,吩咐僕役們清洗場地,喚醒在樓上高臥酣睡的盼尼洛佩,共享團圓盛筵。
  酒筵過後,久別二十載的伉儷,薰沐完畢,在侍婢們高燃紅燭下,將要同床歸寢。盼尼洛佩提出末後的試驗,佯作建議移榻。奧德修說出他們婚床,是他自己親手建造的,用一株巨大的橄欖樹,削除枝葉,以樹幹鋸作床腳,建立偉大的床,然後才建造起房室。那個惟獨天神能移動的婚床隱密,只有他們夫婦二人共知。這自然成為喜劇收場的歡樂最高峰。(xxiii.183-204

  荷馬史詩奧德塞中—得生,得國,得妻,分別以三棵橄欖樹標識,成為喜劇的要素。其中所敍述的主角,英雄奧德修,狡慧機詐,形成欠缺誠信,並不太可愛的性格。而穿插太多神仙怪異,不像曾腳踏在地上。
  三棵橄欖樹,為喜劇的昇華。其與聖經中橄欖樹的表徵,不期而同,並非偶然,都是人類心靈深處的希望,這也是福音能夠滿足人心的原因。
  和平—喜樂的本源,與神和平,得新生命,得永遠的國,羔羊與教會婚筵,是最大的喜劇,人類的盼望。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善用剃刀 ✍凌風

談天說地

人權與政權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彩虹 ✍于中旻

談天說地

東亞復榮圈 ✍于中旻

談天說地

社會主義資本家—子貢 ✍亞谷

寰宇古今

西西里島薰風吹得遊人醉 ✍鄭國輝

談天說地

人間名利 ✍劉廣華

雲彩生活

骨質疏鬆症 ✍烝民

談天說地

毀醫止疾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美國花生傳到中國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