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地 ✐2023-12-15

鸛與鶴

于中旻

 

在“登山訓眾”的講道裏—耶穌說:“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馬太福音6:26)
  有人把“看那天上的飛鳥”,權當命令,就相當認真的“奉命行事”,去野外觀鳥,積久有成,寫了一本圖文並茂的“觀鳥集”!
  現在且來說鶴吧!
  中國人對鶴印象很好,幾乎與中國的歷史文化同樣長久。大概因為鶴清潔,羽毛鮮明可愛,高腿長喙,有隱士飄逸的形象。最有名的是魏靈公愛鶴,甚至給他們官秩,有俸祿。孔夫子以為“以吾從大夫之後,不可徒步而行”的官氣派,魏靈公的“鶴有乘軒者”,四條腿的馬,拉着有兩隻高腳的鶴。可惜,鶴只能巍巍乎在百姓之上,不能為公打仗,危急時也不能乘鶴飛去,逃難海外。
  林逋,和靖先生,性情恬淡,一生居住西湖孤山,愛植梅養鶴,有“梅妻鶴子”之稱。先生崩逝之後,墓葬也在孤山,並有鶴塚相伴—只是,有一件小事,他很可能忽略了分辨;如果他喜歡鶴立梅枝的清姿,鶴無法辦得到,他興許養的,愛的,原來是鸛!


Photo by Trip in Mexico

  鸛和鶴同屬涉禽,喜近水而居。
  從外形識別,鸛較大些,鶴小些。鸛與鶴,最為重要的分別,是足趾不同—鸛四趾,前三後一,看他們行過的腳步,着地足印分明。因為鶴僅有三趾,後面的趾較高,而短,成為距;所以行走時,足印只有三趾;也正因其如此,鶴只能棲息在水草地面,不能宿在松枝上。
  如此說來,中國傳統的“松鶴延年”,是出於誤認身分,張冠李戴—應該改正為“松鸛延年”。
  聖經“至於鶴,松樹是牠的房屋。”(詩篇104:17)中文譯本如此,認真究查,鶴有產權問題。
  如果認為鶴失業,也失去了家,值得同情;有個仁慈的解決辦法—把傳統“鸛鳥送子”的說法,改為“白鶴送子”如何?反正婦產科醫護人員,和孩子的父母,都親經確知事實,是不會改變的。

  希西家患必死的絕症,向神呼求,得痊愈後,感恩頌讚說:“我像燕子呢喃,像白鶴鳴叫。”(以賽亞書38:14)
  最高領袖面臨死亡冰冷的手,掐住鳥的長脖子,發出哀鳴;禱告聲音低微,如同朱門雕梁上作巢寄居的燕子,不能長久留戀豪宅。可憐的景象,令人不忍卒讀!

  神的子民,應該有屬天智慧,像候鳥知時令—春暖花開的時候,神給他們腦子裏裝設小磁石,必須順從,不要迷失方向,在神殿宇慈愛溫暖的舊巢,“燕子為自己找着菢雛之窩”(詩篇84:3);是自己個人和全家的救恩。鸛鳥和白鶴,找着他們的澤藪栖息;神有豐盛的恩典,為他們預備供應和安全。先知傳達上面來的信息:

空中的鸛鳥,知道來去的定期;
斑鳩燕子與白鶴,也守候當來的時令;
 我的百姓,卻不知道耶和華的法則。(耶利米書8:7)

耶路撒冷的百姓,有聖殿和律法,卻堅持恆久背道,耶和華如此說:“他們守定詭詐,不肯回頭。我留心聽,聽見他們說不正直的話,無人悔改惡行…各人轉奔己路,如馬直闖戰場。”(耶利米書8:5,6)幹甚麼呀!
  人類以為自己成年了,不受駕馭,如同脫韁野馬,要同全能的神戰鬥,哪會有絲毫的機會!惟有悔改,接受神的法則,建立新秩序,神的國臨世,是人類唯一的盼望。

插圖:

  1. “Sun over Flamingos at Sunset” by Trip in Mexico (pexels.com, accessed 12/2023)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西風吹華發 ✍史述

談天說地

夫妻情 ✍劉廣華

點點心靈

恐大病 ✍余卓雄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巴黎博物館  ✍郭端

樂趣飄送

歌唱的雲雀:海弗格爾 ✍凌風

寰宇古今

誰先發現美州? ✍劉廣華

談天說地

枯骨的復興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翻譯問題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