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神的僕人

于中旻

 

  近年來有些人,基督教與非基督教都不乏其人,流行“僕人領袖”之類的名詞,甚至有“僕人神學”。說來希奇,是慣於受人服事的人,喜歡被稱其為“僕人”,甚至作“神的僕人”。歷代作羅馬教皇的人,養尊處優,十分威風,以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自居,常會同君王爭雄長;他們卻偏喜稱“眾僕之僕”,卻不以為荒唐,似乎不過是逗笑。
  今代有個李僕其人,曾膺某教會長老重任,一度是地區的最高領袖;此人不僅登壇說教,更自稱退休後要往山地傳道;有善於逢迎的基督教機構,拿他作招牌,還為他出版“心路歷程”。可是他退休已久,大概僅能登地圖上山地了。僕人也如斯!
  僕人有多種多樣,並不一定都穿制服,活躍服侍。
  如果說,江青是“神的僕人”,不僅新奇,還可能被視為荒唐。不過,這裏有個故事。不少年前,遇到譚雅各牧師。他送我一本書,是他的自傳。附有見證,說他曾為海員,在將臨絕境的時候,經顧仁恩引他信主的。當然我不認識顧仁恩其人,但聽說是多年前上海電影界的英俊演員。濫姘了個女演員藍蘋,後來被她丟棄,就起意投江自殺;忽然聽到教堂的歌聲,被吸引走進去,聽道信主得救悔改,奉獻成為佈道家高舉十字架,引領了不少人歸信基督,不少還作了傳道人。那位老牧師就是蒙恩者之一。而那藍蘋呢,由藍變紅,成為毛主席的夫人,後來為“四人幫”的女幫主,努力迫害教會;結果幫了教會的大忙,信徒分散各處,造成了復興。江青被使用,像是神大計畫之中的小幽默,顯出神的全知和權能。
  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方,神並不計較人的宗派背景。神不像某些政治領袖,定要僕人穿統一的制服。僕人,是事奉的人,也就是聽命服役的人。
  先知以賽亞書的中心,自然是受苦的僕人,“洗淨許多國民”,“行事必有智慧,必被高舉上升,且成為至高”(以賽亞書52:13-15,53:1-10),成就神救恩的旨意。但神也指着遠非仁慈的外邦王說:“我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耶利米書25:9,27:6)。看似凶猛殘暴的勢力,要毀滅神的子民,是“一個燒開的鍋,從北而傾…災禍…臨到這地”(耶利米書1:13,14),卻是要成就神所定的潔淨工作。正如神使用管教的工具:“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以賽亞書10:5)其目的是管教神悖逆的兒女,使他們悔悟,歸回神的慈愛。
  從字義上來說,“僕”是附從給役就是執行主子意旨的人伕,在古時的社會制度下,奴僕的任務就是如此。所不同的是,蒙恩得救的聖徒,是“從罪裏得了釋放,就作了義的奴僕…將肢體獻給義作奴僕,以至於成聖…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就是永生。”(羅馬書6:17-23)
  使徒保羅的生活,就顯出這樣的心志和典型,惟要行神旨意:“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使徒行傳20:24)為此甘受捆綁,不惜犧牲。
  舊約先知耶利米,幼年蒙神選召的時候,神就告訴他:“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耶利米書1:18,19)這樣的使命,要求該多麼嚴峻,足以使任何年輕人,嚇得變成蟲子般蜷起來。不過,主應許與他同在。對於神的真僕人,這該就足夠了。耶利米所傳最不受歡迎的信息,是要猶大王和領袖們,服在神僕人尼布甲尼撒的軛下(耶利米書27:4-22,28:12-17);他還要猶大盟國的使臣們,轉達他們的君王。先知傳這樣信息的結果,使他蒙上賣國的惡名,使他受了極大的苦。但僕人必須執行主的命令。


空中花園中的尼布甲尼撒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成為主命定歷史上的大樹,金頭,和獅子;可忘記了自己是神的僕人。他滿足於自己的成就,建造了華麗雄偉的王宮,和著名的空中花園,然後在王宮上游行,滿意的自言自語說:“這大巴比倫是我…要顯我…”;隨即有天上來的聲音,宣告對他的審判:“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喫草如牛…”直到滿了他的有期徒刑,他先恢復了聰明理智,知道舉目望天,宣認至高者的名:“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但以理書4:28-37)這嚴格的功課,使當世的偉大最高領袖,從狂人恢復正常理智,承認主憑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就是天使們循規蹈矩盡忠任事;自己再怎麼偉大,也當認分,不過是神的僕人。
  僕人必須“忠心有見識”,所表現的是:“儆醒”,是隨時準備好,不是在主人看見的時候,或將要回來的時候,才倉皇應付;“按時分糧”,是愛所有的同工,不單顧自己醉飽,和氣味相投的同黨人享樂(馬太福音24:42-51)。
  僕人必須認識所事奉的主,不在於討別人的喜悅,使徒保羅說:“我豈是要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拉太書1:10)作神的僕人,唯獨事奉神,凡事討天上元首的喜悅。有些挂名的僕人,惟知聽命於別的頭頭兒,像太監般的服侍主子,不知幹些甚麼。
  僕人不能自己妄動。你可相信有瞎眼的僕人?確有其事。英國清教徒詩人彌爾敦(John Milton, 1608-1674),最偉大的作品,是在失明以後。不能再像以前的活動,難免惆悵;但經過思量透徹了,就順從甘心負輕省的軛,不再以為重擔。他寫道:“急速遵行祂旨意的盈千累萬,遍佈洋海陸地工作不倦;但也有衹是侍立和隨伴。”(“當我思量”)
  得主救贖屬祂的人,都應該思量:我真是主忠心的僕人嗎?

(同載於聖經網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間”)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